|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77章 一对冤家诞生
  乾阳一脸求表扬的凑上前:“因着那一窝鬼就在甘肃境内,澳门赌博网站:师傅之前传信说你们来了兰县,我们就来看看,遇上了明世子。”

  “一窝鬼?”夜摇光惊愕,她只在地宫的鬼道内遇上了一窝鬼,“你们两没事吧?”

  “没事,这一窝鬼,都是干净的鬼。”乾阳乐滋滋的说道,“不过是其中好几只自愿割了一缕魂魄给我们。”

  “看来你们做了功德了?”夜摇光心领神会道。

  “对啊对啊,师傅,原来替鬼做事,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上轮回,竟然是一件这么高兴的事儿。”乾阳这一番出去,心境又变了,“师傅说的果然没错,万事有善恶,妖鬼也如此。”

  “任何生灵,能够为善如何愿意做那被厌弃的恶?”夜摇光赞许的点头,“好了,你们两把精魄交给我,去做自己的事儿,我和阿湛还有事儿。”

  乾阳将一个神丝织成的锦囊给夜摇光,那看起来干瘪的锦囊,夜摇光拿在手里,用五行之气感应了一番,都是最纯净的魂力,于是满意的点头:“做的不错。”

  “师傅……”

  “乾阳,你给我出来!”

  正准备跟师傅讨一点好的乾阳,一听到这一声高喝,吓得老鼠遇上了猫儿,顿时跳到了夜摇光的身后:“师傅,你要救我!”

  看着气势汹汹走进来的褚绯颖,夜摇光又侧首看了看极力将自己缩小的乾阳,不由纳闷不已。

  褚绯颖显然没有想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回来了,一看到夜摇光,就哇的一声大哭的扑到夜摇光的怀里,哭得惊天动地,委屈至极。

  “颖姐儿,怎么了?”心里有点明白,肯定是乾阳的过错,于是夜摇光语气柔和的问道。

  “灼华姐姐,你要为我做主。”褚绯颖哭得稀里哗啦,然后指着乾阳道,“他,他……”

  看着猫着身子,准备溜之大吉的乾阳,夜摇光冷喝一声:“站住!”

  乾阳立刻僵硬的站直身子,却不敢回头。

  “你说。”夜摇光看着连山道。

  连山看了看使劲儿给他使眼色的乾阳,然后一板一眼的说道:“师兄偷看褚姑娘沐浴,看光了褚姑娘的身子!”

  夜摇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乾阳,又听到哭声加大的褚绯颖,然后求助的看着温亭湛。

  这都是个什么事儿!

  这个时代看光了身子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可以说褚绯颖的清白都被乾阳给毁了,可乾阳和褚绯颖先不说辈分。她男人是褚绯颖曾祖父的徒弟,是褚绯颖爷爷辈儿的人。那么褚绯颖和乾阳就隔着一辈。

  这些于修炼者倒是没有问题,可关键是褚绯颖是世家大小姐,身份尊贵的郡主。若非褚帝师拎得清,褚家要把褚绯颖嫁给萧士睿,哪里还有喻清袭的事儿?

  “这事儿,既然褚姑娘是苦主,自然按照褚姑娘的要求来。”温亭湛自然要为夜摇光解忧。

  其实褚绯颖是那种不拘小节的性子,虽然姑娘家遇上了这样的事儿,再豪放的性格也会愤然,但褚绯颖绝对不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的人。既然如此,这件事想必知晓的最多不过褚绯颖、乾阳和连山。大可以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可褚绯颖非闹到夜摇光的面前。

  答案不言而喻,褚绯颖想要嫁给乾阳。

  当然,聪明如温亭湛都一时间有些闹不懂,褚绯颖要嫁给乾阳,到底是为了曲线救国,做不了夜摇光的徒弟,就做夜摇光徒弟的妻子,还是单纯为了乾阳这个人,亦或者两者都有。

  “我……我……”褚绯颖不敢去看温亭湛的目光,她真的是怕极了曾祖父这个关门弟子,比怕她曾祖父还怕,吞吞吐吐的说了半晌,才拧着手绢,“他……他得为我的清白负责。”

  “不要!”乾阳激烈的反对。

  “你说什么!”褚绯颖怒目而对。

  “我不娶你。”乾阳声音弱下去,可他的话却不含糊。

  “我有什么不好,你还敢嫌弃我!”褚绯颖气得小脸通红。

  “你……你一点都不温柔,我喜欢温柔贤淑的女子。”乾阳略有些腼腆的说道。

  褚绯颖胸脯气得一起一伏,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乾阳,说不出话来。

  夜摇光见此,伸手握住褚绯颖的手,拉着她:“颖姐儿你跟我来。”

  将褚绯颖拉到夜摇光自己的房间,就连金子她都赶了出去,只剩她们两:“颖姐儿,这事儿多少人知晓。”

  “只有乾阳和连山知晓。”褚绯颖闷声回答,“连山,是因为乾阳被我逼急了,才告知。”

  “颖姐儿,你心悦乾阳么?”夜摇光认真的问道。

  褚绯颖没有立刻回答,她又不是什么随便的女儿家,和乾阳也就才相处没有多久,只不过她终究是要嫁人的,对这个她看得很开,与其嫁到那些世家里,和婆婆玩心眼,管着丈夫的妾室,替臭男人操心中馈。

  不如嫁到夜摇光家里,乾阳又是个好欺负的纯正心性,夜摇光肯定不会让她吃亏,她的日子指不定多高兴呢。

  见此,夜摇光如何才能够不懂褚绯颖心中的小九九,于是叹声道:“颖姐儿,我喜欢你,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疼着。我也不想你日后嫁个不顺心的夫家,可你和乾阳的身份不配。”

  褚绯颖突然就红了眼眶:“灼华姐姐,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你们别看我平日里大大咧咧,可我到底是帝师家的姑娘,我如何看不明白,太爷爷是把姐夫当做接班人在培养,乾阳是你的徒弟,只要姐夫去提亲,我爹娘指不定多高兴,姐夫和褚家的情分就只有太爷爷在才牢固,若是太爷爷走了,还有什么比联姻更牢固?”

  夜摇光诧异,没有想到褚绯颖竟然这样的通透,正如她所言,到底是帝师家出来的姑娘,哪里能够笨。她也相信,如果温亭湛上门提亲,也许褚绯颖的爹娘和祖父母会看不上乾阳,但褚帝师一定欢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