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74章 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
  白奇险些被刮飞,澳门赌博网站:是白月迅速的挡住他的面前。

  面对这样一个巨兽的魂体,这样强劲的毁灭之力,白奇和白月都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凤族长老所言都是真的,这样一个妖兽是真的存在。即便白鸣真君曾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没有将它彻底的消灭。

  它才是令他们至亲分离的源泉!

  两人几乎是心有灵犀,白奇站在白月的身后,他手中像埙的乐器抵在唇边,那一只原本对准众人的巨鸟发出鸣啼,方向蓦地一转,朝着那一个魂体攻击而去。

  可这只巨鸟的火焰穿透了这一个魂体,落在凤族的屋舍之上,将房屋烧得一干二净,而它拆分出无数只五色鸟群攻而去,却也是穿透了那一只妖兽的身躯。对它完全造不成一丁点的伤害,险些将这么多修炼者给逼死的五色鸟,对上这只妖兽,毫无攻击力。

  让看着这一幕,包括白奇在内的所有人都脸色煞白。

  而让他们更加恐惧的是,那只妖兽的脖子一甩,带着飓风就将一片五色鸟给甩过来,砸落到夜摇光等人这边,众人纷纷避开,这些五色鸟砸在地面上,打出一个个黑漆漆焚烧过的巨坑,坑里什么都没有。

  那些他们完全对付不了的五色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这只妖兽给消灭,看得所有人都胆战心惊,这到底是怎样强劲的力量。

  还不等这些人惊骇平息,那妖兽张开大嘴对着他们猛然的一吸,当下几个人被吸着飞上了天,好在同伴眼疾手快一个个的拉住。可在这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之中,他们这么多人叠加的力量却仿佛什么都没有。

  这一刻,以往心中自以为修炼不俗的人,才知道他们有多么的渺小。

  看着一个跟着一个被吸着飞起身的人,一个拉着一个拉出一长串,而最近的人也越来越靠近妖兽,修炼者还在不断的飞起身,再这般下去,这些人都得全部被一击而亡。

  白奇从怀中摸出一物,他的视线迅速一扫,高喊了一声:“夜姑娘!”

  夜摇光循声望过去的时候,白奇将一个透明的折射出五彩之光,弯月形的东西朝着她扔过来,夜摇光几乎没有多想,她一个纵身而起,伸手接住,那东西一落入手中,她的手腕一麻,强劲的力道她有一种自己的灵魂都被它给吸入进去的错觉。

  她几乎是运足全身的力量,握着那东西,拖着它朝着那只妖兽砸去。

  那一握,她宛如拖着整个世界一般沉重,她亲眼看到那东西仿佛能够穿破四周流动的气流,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空间和时间都禁止了!

  她像是从另外一个空间一般破碎了时空,横空而来。那全力的一掷,手中的东西飞碟一般横扫而去,砸在了那妖兽的魂体之上。

  再没有如同五色鸟一般不痛不痒的穿透过去,而是彩光一明一敛之间全部融入了妖兽的身体里。

  仿佛一瞬间,一切都停止了。夜摇光迅速的旋身飘回到温亭湛的身边,而后那妖兽的脖子仰天一扯,不少修炼者被甩飞出不知道多远,它发出愤怒的怒吼声,身子仿佛有刀片从体内切割,从透明变成半透明,最后裂开一道道五色的光芒。

  众人都忍不住要松了一口气之时,那裂开的口子又诡异的合拢,而后它仰头,朝着修炼者聚集的地方吐出一股犹如实质般五色的光芒,这东西正是被它给吞没的白奇所研制的东西。

  那一股倾泻下了,恰似发怒的龙王,巨浪的水一般打下来,众人脸色一变,纷纷向着两边飞跃逃离,身后是刺目的光,整个凤来山都是一阵松动,随着那迸溅的光芒,凤来山好似往海底之下沉了沉。

  看着因为逃离的太慢而丧生的宗门之人,有人脸色惨白:“这怪物不是我等能够应付,只怕要白鸣真君再生才能应付!”

  夜摇光也是心神紧绷,她从怀里取出一物,只需要放出去,千机师叔顷刻能够赶至,可她还没有用五行之气催动,就被一只细白的手给握住:“这孽是我造下,那就由我来平息。”

  “白月!”

  白月没有看她,而是转身看着被她带着逃离出来的白奇:“师兄,我们都错了,我们都辜负了师傅。”

  白奇沉痛的闭上了眼:“是,我们都错了。”

  “既然错了,我们就改。师傅没有完成的,就由我们去替他完成!”

  白奇缓缓的侧首看着白月,他的目光变得渐渐清明,唇角染着笑意。

  白月看着他,也是绽开了笑意,他们仿佛又回到师傅第一天带她回去的那一日,师傅说这是师兄,他虽然耳不能闻,嘴不能言,可他是个再好不过的人。

  那一日,师兄也是这般对她笑,温暖而又宽容,如兄长对妹妹。

  “师兄,来生让我们成为亲兄妹吧。”

  “好,来生我定然疼你护你永不舍弃你。”

  他们四目相对,彼此眼中都是对方,但却并无任何掺杂着杂质的情愫,有的是最暖最温最深的情。

  就是这样美好温情的画面,下一刻白月伸手迅速的挖去了白奇的眼睛,白奇的双眼血流不止,但却不曾呼痛一声。

  “白月!”

  在夜摇光的惊痛高喊之声中,白月带着白奇那一双眼睛,她毫不犹豫的朝着到底被白奇重伤,剧烈挣扎的妖兽飞奔而去。

  犹如飞蛾扑向了火光!

  她的身体也燃烧起了熊熊火焰,那火不是一般的火,是一种比至阳之气,比纯净的五行之火还要雄厚的火焰,磅礴的力量仿佛可以将天地焚尽。

  天空莫名一暗,乌云翻滚而来,无数股雷电之力交织着成为一股雷电巨龙,由远而近。

  “妖皇生,天雷劫!”

  “她要用天雷劫与这只妖兽同归于尽!”

  明白了白月用意的人都钦佩震撼的看着那带着雷劫砸向妖兽魂魄的女子,她一袭白衣如雪,在黑压压的夜空,仿佛深冬飘落的第一片雪花,那么美,那么纯,那么干净,那么的无暇。

  在白月飞到妖兽的上空之时,那雷劫恰好击中她的身体,她没有任何渡劫的反抗,反而把自己当做了媒介,将所有的雷电之力全部引到了妖兽的魂体之上。

  那一瞬,她看着天空,似有无数烟火炸开,最璀璨的地方依稀有他清俊无双的容颜,他对她微微扬唇一笑。

  师傅,当年你是否也如此义无反顾的绝然?

  师傅,你可愿等等我,等我去寻你。

  师傅,来生,来生我们结为夫妻可好。

  在生命消失的最后一瞬间,她好似看到他如往日她跌倒一般,向她含笑伸来了宽厚温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