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72章 残酷的真相
  老祖大限飞升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他的坐骑已经是灵鸟的翳鸟舍去了与他一道飞升的机会,决意留下来陪同凤族的先祖一起镇守那只妖兽,凤族的意义和传承就在这里。

  就这样凤族在无人得知的情况下,履行着他们作为修炼者的天职,本来可以飞升成为神鸟的翳鸟也这样一代代的传下去,直到那一位族长的出现,妖兽越发的强盛,翳鸟却因为生活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越发的衰弱,最后雄鸟为了让雌鸟完成这个使命,它牺牲了自己,让雌鸟吃了自己,与雌鸟合二为一,才第二次将汹涌而来的妖兽压制下去。

  那位族长心中对翳鸟的感念更甚,可即便如此也是杯水车薪,那位族长不是没有想过去外面寻找修炼之人相助,可当年虚谷真君和玄远真君都忙着对付元国师,天下又乱。族长害怕这只妖兽的事情传出去,反而落入元国师的手中,助纣为虐。

  最后,她无意间发现她的血可以让翳鸟精神振奋,那时族长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心疼母亲的小公主,为了少让母亲流血,她偷偷的用了自己的血喂养翳鸟,她的血不但可以让翳鸟精神抖擞,甚至能够弥补翳鸟衰退的生机,发现这一点之后,她更是将自己当做了喂翳鸟的祭品。

  知晓族长是祭品的族人都以为第一个献祭给翳鸟殒命的是那位族长,却极少有人知晓是他们的小公主。最后悲伤欲绝的族长不得不以无嗣为由广选族长。虽然族长都是翳鸟亲选,可到祭祀入宗族之前,上长老都会将族长的职责告诉族长,令他们欣慰的是,从那时起的每一任族长,都在得知真相之后,最多也只是犹豫过,但都没有退缩过。

  这才是凤族历任族长得到整个凤族尊重的真正原因。

  凤族的人也知道这并非长久之策,他们在元国师的事情平息之后,按照前任族长的指示去寻求过修真界第一人虚谷真君的帮助,可就连虚谷都没有奈何得了这只怪异妖兽。

  他们只能这样垂死挣扎般将这个使命继续下去……

  直到白鸣的出现,他让凤族看到了希望,他的天赋无与伦比,可白鸣从第一次看到族长献血给翳鸟之后,就非常厌恶翳鸟。原本诸位长老都想要将真相告诉白鸣,可却被白鸣的父亲拦下。

  白鸣的父亲让白鸣对翳鸟厌恶,与翳鸟实战,如果哪一日白鸣能够战胜翳鸟,或是从小学习翳鸟的习性,会不会能够战胜那一只妖兽?

  白鸣是凤族的希望,为了让整个凤族的人解脱,为了让这只妖兽彻底的被消灭,白鸣的父亲从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牺牲这个儿子的准备。

  直到白月的出现,对于白月。白鸣的父亲很是矛盾,一边他作为从未给自己儿子关怀的父亲,他也真切的希望儿子能够拥有一个知冷热的人在身侧。可另一方面,他身为凤族上长老的使命,却又不允许他有私心。

  偏偏这个时候上任族长已经油尽灯枯,并非白鸣的父亲针对白月,他们广选族长之后,发现真的再没有比白月更适合的人选,且白鸣那时候还不足以匹敌这只妖兽。

  在知道白月竟然有心想成为族长,白鸣的父亲就顺水推舟将白月送到族长候选人之中,这件事并没有瞒过白鸣多久。所以,白鸣为此与父亲大打出手,白鸣的父亲才知晓这个姑娘对儿子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

  为了白月,他竟然开口求了白灵,说到这里白青看着白月:“大选的前一日,你能够逃走,是白灵相助,想必你应当知晓。”

  白灵就是白鸣的青梅竹马,凤族上一任族长。白月记得当日白灵掩护她逃走,对她说:“出了这道门,你再也别回来,你答应我,好好待他。”

  白灵,一个百灵鸟一般令人疼惜的女子。她的姑姑是上任族长,她比谁都知道族长的使命是什么,她深爱着白鸣,那么高傲的男子,愿意答应她一切条件,只求她助他救了白月。

  她的心很疼,那时候白鸣还不知道,白月若是走了,她就是最佳的族长人选,她就要成为那个祭品,可她依然在心爱的面前妥协了,这是成全,她爱他。那她便成全他的心。

  这件事的发生,让白鸣的父亲很是震怒。最后无奈,白鸣的父亲只能提前将凤族的使命告诉了白鸣。

  一边是心爱的人,一边是一族的性命。白鸣不想让白月成为族长,同样的他也不愿让白灵因为他的私心来承担这一切,最后他选择所有的痛苦他一人承受,他带着翳鸟去迎战了那一只妖兽。

  这也是他明知道白月很可能带着对他浓浓的恨意离开了凤族,他也不曾再去追寻她,向她解释一切的原因。因为他已经抱着了必死的决心。

  三战三败,十年的光阴,正如他在翳鸟的攻击下成长一般,他也在这只妖兽的挫败下最终战胜了,但却是以生命为代价。

  他临死前对他的父亲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对外宣称他是飞升而去。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还想念着那个曾经心动已经不知身在何处的女子。

  他知她至深,如果她得知他的陨落,一定会回来要一个真相。而知晓她若是听到他飞升,定然会恨极,会将恨意化作动力,若有一日,她能够得大道,这将是他最大的安慰。可他却算漏了一个女人的恨意会扭曲了心性,白月沦为了妖道……

  “不是这样的,你们在说谎,不是这样……”这样的真相,白月无法接受,她不能接受!她的泪水止不住的一颗颗的滚落,“我不信,你们在说谎!”

  如果真相是这样的,那她这么多年算什么?他护着她,信着她,只想她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可她,的确如他所愿恨着他,恨得坠入了他最痛恨的妖道 !

  “小月,修炼之法不可投机取巧,那是妖道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