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70章 不是被杀害
  这声音一阵阵的如水波一般荡开,澳门赌博网站:响应它的是一阵阵的鸣啼,而后是一束束五彩刺目的光,从外面飞进来。

  众人抬目望去,那一只只五彩之色的鸟被光包裹着根本看不清轮廓,像极了传说中的凤凰,长长的彩翼拖着摇曳的星光,美得神圣不可逼视,然而它们才飞到近前,那尖锐的喙便露了出来,爪子利似铁钩,泛着森冷的光。

  这些可怕的鸟成片的飞进来,朝着正堂内除了白月和白奇之外的所有人攻击而去。原本迷人的五彩之色刹那变成了邪门的火焰。

  有那不信邪的修炼者一拳打过去,那鸟儿不但不躲不避,生生的受了他们的攻击力不止,还好似将他们的攻击力给吞噬,燃烧着的火焰顿时膨胀了一圈,当这火焰划过人的时候,顿时变成了冰蓝色。

  一触即燃,轰燃大火,火焰所过,人骨成灰。

  见到几个人被烧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众人心里大骇,他们迅速的运气抵挡,可这种怪物也不知是怎么炼成,竟然将他们的五行之气屏障当做蛋壳一般用爪子和嘴抓着啄着。

  “我花了四十年的心血,用你们弄出来的凤凰池之水养出来的宝贝,你们不是人人都想要么。”白奇露出诡异的笑容,“不用抢,不用争,我一人送上一只。”

  面对这种越打越疯狂,越打越厉害的怪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这个白奇简直就是一个鬼才,竟然能够驯养出这种恐怖的玩意儿,尤其是这玩意好像五行兼具,管你是几灵根,管你是五行之中的那一种,通通克制不了它。

  云非离护住戈无音,他的目光划过白奇所站的位置:“我去拖开白月,你想办法动一动白奇所踩的位置,将允禾放出来!现如今只有允禾才能够制止得了他。”

  拉着戈无音一个纵身飞离,云非离将戈无音于半空之中推开之时,自己却朝着白月攻击而去。戈无音的脚在殿柱上几个轻踏,朝着白奇攻去,白奇面不改色,只见他吹了一个口哨,一只五色鸟就转而飞向戈无音。

  和白月只一个交锋,云非离就看到这一幕,当即也顾不得攻击而来的白月,一个纵身朝着那一只五色鸟的方向扑过去,飞出的腰带,迅速的缠住五色鸟,速度快如闪电的不顾蔓延烧过来火焰,将之前往边上一拖。

  旋即他硬生生的挨了白月一掌,从半空之中摔落在地上。

  而适才那只被云非离打偏的五色鸟转过身利箭一般从上空对准云非离直射而去,势如破竹,带着越来越幽蓝的火焰。

  “非离!”戈无音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

  白月却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将云非离拉开,扔到戈无音的怀里:“想活命,就别轻举妄动!”

  白奇只是淡漠的一扫,并没有对白月的行为多置一词。

  这时候所有的修炼者,看着就快被啄破的护体屏障,顿时心下一惊,这样下去他们定然要被逐个击破,于是几个带头的对视了一眼。他们顿时粉碎了护体屏障,迅速的往后移,步伐极快的沿着八卦一转,就朝着中心凤族几位长老靠拢,很快他们就成了一个圈,所有人凝出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大屏障。

  “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少修为可以消耗。”白奇见此目光一冷。

  他垂下的手,再度抬起来,那似埙的乐器再一次抵唇,森冷的旋律飘出来,那一只只五彩鸟顿时一只接着一只撞入最中间的那一只身体里,每撞入一只,这只被撞入的身体就变大一些,最后成了一只巨鸟!

  上面的形势一阵焦灼,下面的温亭湛似乎终于似有所悟。

  “摇摇,我发现这四周是活络的。”

  “活络的?”夜摇光疑惑。

  “我们应该是悬浮在半空之中,你用五行之气试探一番。”因为用的是至阳玄铁,魔君顺着阳珠的感应肯定不会错。

  夜摇光和陌钦同时运气,两人都发现五行之气渗透之后呈现漂浮状态,证明这层铁墙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无论是上方还是下方。

  “这应该不是白奇所为,只不过白奇不知从何处知晓。”凤族的待客正堂,这样的机关绝对是建立之初就有。

  “摇摇,陌大哥,你们按照我的方法做,看能否解开。”温亭湛蓦然想到昔日夜摇光玩的鲁班锁,当时他拿过来随手解开。

  他觉着他们现在就在一个立体的鲁班锁的中心,如果按照解锁的步骤来运转整个屋子,那一定可以解开。

  “将这一面往右推。”温亭湛指着右边的墙。

  夜摇光和陌钦同时运气,果然可以感觉到他们推动了所在的铁房子。

  “这一面往前……”温亭湛又指着一面。

  这一面一推,他们就听到了松动的声音,顿时大喜过望。温亭湛立刻信心十足,直接按照他的解法迅速的指令夜摇光和陌钦。

  这需要强大的逻辑空间推理能力,当屋子变幻之后,还要记得变化之后的面与面,由于这一座铁屋子四面一样,他们又在内部,根本掌握不了方向,稍有不慎就会全部忘记,夜摇光和陌钦都不敢发出声音打扰温亭湛。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们完成了温亭湛的最后一步,上空的铁板果然打开,然后他们就看到刺目的五色光投射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狂暴的力量,这是那一只五色巨鸟冲破了众人屏障的余波。

  “不好,摇摇,我们快上去!”

  夜摇光一把拦住温亭湛的腰身,一个纵身而起,就看到已经掀翻了屋顶的巨鸟,在半空之中燃烧着熊熊火焰,它的下方站着的是白奇和白月两人,就见着白奇已经抬起手,就只等他一声令下,那一只巨鸟张开的嘴就能够喷出将修炼者化为灰烬的诡异火焰。

  “白奇,你住手!”温亭湛高喝一声,“白鸣真君非凤族所杀!”

  白奇的手指一顿,目光犀利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落在地上,立在所有修炼者的面前,幽深的目光幽寂的回视着白奇:“白奇,白鸣真君是为了护卫凤族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