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66章 夜摇光的戏
  回到了凤族的当日,夜摇光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还拉着戈无音去漫山遍野的跑,两个人也不图什么,就是来了一遭总是需要看一看,走一走,到了夜间他们才回来,回来之后就说凤族的上长老白尤请诸位一聚。

  名目就是迟来的关于如何分‘翳鸟蛋’这个宝的章程。

  在宴会上,夜摇光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白奇。她深信白奇已经进入了石室之内,也肯定看到了白鸣真君的尸身,不过这会儿他很是平静。

  由于连环的杀人命案发生,其实已经冲淡了这些宗门之人对宝物的窥觊之心,他们都在害怕隐于暗处的凶手,会不会趁着他们一个不注意就对他们痛下杀手,若不是如今没有水落石出,人人有嫌疑不可以离开,只怕有好多人已经生了离意。

  宝物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所以当白尤提出来询问大家之后,大家都是兴致缺缺,倒是有人道:“白尤长老,其实我们现如今最想将那杀人凶手给抓住,其他的等寻到真凶之后再议不迟,可不要没命夺宝就成。”

  气氛一下子凝滞,凤族的长老脸色都有些阴郁,损失最惨重的是他们,如今还得被别人逼着去寻凶手,心中的怒气可想而知。

  但涵养到底摆在那里,白尤面色郑重的说道:“凶手我们会尽力去寻,若是八月十五之后,还不曾寻到凶手,我们凤族认栽,也不敢再强留诸位于此,诸位可自行离去。”

  这才是所有人要的结果,他们不想在这里坐着等死,死的不明不白。今天已经是八月十三,他们也就再等两日。

  “白尤长老。”突然间带着一点磁性的独特女音响起,众人寻声而望,就看到夜摇光站起身,对着白尤道,“白尤长老,我可否问一问,白鸣真君是在何处飞升?”

  白尤的面色几不可见的一变:“夜姑娘因何有此一问?”

  “其实说来惭愧。”夜摇光有些虚心的说着,“我此次前来,想必许多道友都不知因何,乃是因为昔日我在昆仑地宫亲眼目睹家父飞升,当时似有所悟,可这几年却一直寻不到那当时昙花一现的顿悟。千机师叔见我快因此成执念,才会拿出昔日于白鸣真君有约的信物,让我入凤族来寻求顿悟。可我在白鸣真君的洞府却实在是一无所获。我便想问一问白鸣真君是否在洞府飞升,若是,可我为何觉着白鸣真君飞升之所与家父相去甚远;若不是,我就厚颜恳请白尤长老告知,好让我去证实一下其实并非我的悟性不够。”

  夜摇光这个要求并无过分之处,其他人也只能投来羡慕的眼神,毕竟他们可没有一个飞升的爹,真君的师叔,和随便可以给她进入真君洞府的信物。

  但就这小小的要求,却让白尤断然拒绝:“夜姑娘,白鸣真君便是在其洞府飞升,也许白鸣真君的缘法和虚谷真君不尽相同,故而所遗留之气也不同。亦或是白鸣真君飞升已久,洞府所遗留的真君之气已然消散。”

  “敢问白尤长老,白鸣真君飞升之后,可有人再入过白鸣真君的洞府?”夜摇光蓦然问道。

  白尤皱了皱眉:“不曾。”

  “那就不应该啊。”夜摇光睁着懵懂无辜的眼睛,“师叔曾说过,举凡得大道飞升者,必将滋灵万物,这一点想必在座有不少道友深有体会,当日家父飞升,我等受益匪浅。师叔说这种滋灵除非被生灵所吸纳,否则将恒古不消。我在洞府并没有发觉有任何残留的痕迹,既然不曾有人入过洞府,那若是其他生灵所吞噬,只怕凤族早已经发现。”

  “夜姑娘这是何意?”白岫听着夜摇光的话越来越变味,不由冷声问道。

  夜摇光一下子懵了:“白岫长老,我言辞有何失当之处么?”

  那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有些无措,有些茫然,水灵灵的完全不知自己怎么了会惹得白岫这样的厉声质问。这白莲花她也是会装的好吧!

  众人也是皱眉,澳门赌博网站:许多人也是费解莫名的看向白岫的反应,夜摇光不过是说了白鸣真君飞升的地方和她所想的不同,有些不合常理。值得白岫就这样对一个姑娘家疾言厉色?

  凤族的几位长老有些顿时有些尴尬,而温亭湛一直没有错过白奇的反应,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嘲弄与讽刺,而后对夜摇光投去一个再接再厉的眼神。

  于是夜摇光就略带委屈的说道:“我是担忧贵族不知内情,会不会让什么妖物有机可乘,又联想到近日缕缕有人遭迫害,才会善意提醒。”

  众人听了夜摇光的善解人意之言,看向白岫的目光就更加谴责。

  白岫有些下不来台,这时候另外一位长老站起身,他一站起来,温亭湛就注意到白奇的目光变得隐晦,他笑着分外慈祥:“夜姑娘勿恼,白岫他性直,加之近日凤族颇为不安生,难免有些焦躁,言辞失当之处,白青替代他向夜姑娘赔罪,也多谢夜姑娘一番好意。”

  白青乃是凤族的大长老,上长老之下最有权力的人,他都放低姿态了,夜摇光自然是不敢揪着不放,于是连忙回礼:“不敢,大长老无需如此,我也是恐慌我的无心之言,是否触碰到凤族的忌讳便不好,才会略有些惶恐,毕竟我来此已然打扰到了贵族。”

  夜摇光的话倒是让人心里莫名的多了些许疑问,夜摇光不就说了白鸣真君飞升之事么?哪里是什么忌讳?可看到白岫的反应还真有那么回事儿,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变。

  仿佛还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夜摇光又接着道:“对了,白尤长老,白青长老,我在白鸣真君的洞府发现了一物,让我对白鸣真君飞升之事心中多了疑虑……”

  “夜姑娘,今儿是来商议宝物之事。”不等夜摇光说完,白青就打断她,“关于白鸣真君飞升之事,若是夜姑娘心中有何疑惑,可单独与老夫道来,老夫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