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64章 借个榻养神
  温亭湛和夜摇光可谓心有灵犀,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正打算通知夜摇光寻个借口出来,而夜摇光觉得在洞府内能够寻到的应该都已经寻到,于是就连夜让金子送信给温亭湛。

  刚好将陌钦等人送走,温亭湛就接到金子的传信。灯光下,他俊美的脸被光晕给柔和,漆黑幽深的凤眸散开一缕缕浅笑,提笔写信交给金子,将金子送出院子的同时,他去寻了陌钦,让陌钦带他去见凤族上长老——白尤。

  没有人知晓温亭湛对原本只是看在陌钦和九陌宗还有缘生观的情面上忙里抽闲见温亭湛的白尤说了什么,最后是白尤将温亭湛面色凝重的送出来。

  此时夜色已深,接近中秋的圆月已经挂在西边,有下沉的趋势。走过月光下斑驳的长廊,脚踩着月光迈入自己的房门,温亭湛的动作一滞。旋即唇角微扬,面不改色的进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你的胆子永远这般大么?”房门甫一关上,清冷的声音便响起。

  屋内的烛火一阵明暗,几欲熄灭,那一袭轻纱白衣的绝色女子就坐在房内的圆桌前,自己动手斟了一杯茶。

  “你若欲杀我,便是我畏惧惊恐,你也不会手下留情。”温亭湛转过身,没有靠近一步,“既如此,又何故惶惶?”

  白月清冷的目光投过来,看着温亭湛划过一丝赞赏:“确然有气魄。”

  “多谢夸奖。”说着,温亭湛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走到与白月直对的桌前,将小瓷瓶放在桌子上,细长的指尖运气轻轻一弹,小瓷瓶移到白月的面前。

  “何物?”白月垂下眼看着这个精巧的小瓷瓶。

  “抑灵丹。”

  温亭湛的话音一落,气氛一冷,百目妖的眼睛杀意尽显。

  “你无须这般看着我。”温亭湛依然云淡风轻,“我要带你去看清事情的真相,众目睽睽之下你若不压制妖气,只怕还不曾靠近,就已经被众人伏诛。”

  “你适才从何处回来?”百目妖冷声带着一点质问。

  “呵!”温亭湛轻笑之中流露着冷嘲,“我若要将你交给凤族之人,何须绕这样大一个弯子?正如你昔日所言,我要你的命,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为之。我温允禾不是一个坦荡君子,没有所谓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可言出必行。既然与你有赌约在身,断没有毁诺之理。”

  白月怀疑他和白尤密谋害她,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白月定然不会知晓他们与元鼎的约定。所以在白月眼中,他想要白月死,请来千机师叔不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么?还需要浪费这么多的时间,特意跑了一圈凤族,与凤族长老来合谋?

  为了那一笔银钱,也为了元国师人的首级,他也不会让白月有事。

  白月伸手握住小瓷瓶,她手微微一用力,瓷瓶就在她的掌心粉碎,她森然的看着温亭湛:“抑灵丹一旦服下,我便会封锁法力,犹如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你凭什么自以为是的认为我会应下。”

  温亭湛面不改色:“就凭我传给你的六个字,就凭你心中对白鸣真君余情未了。”

  “温允禾,你要知道妖是没有原则之物,我随时可以毁诺杀了你!”白月的话中带着浓烈的警告。

  “我若有事,你这一辈子都不知晓你的恨到底有多可笑。”温亭湛的语气平静没有欺负,可威胁之意却远远不逊白月。

  白月的手捏得咯吱咯吱作响。

  温亭湛却依然镇定自若:“信我,我让你看清当年的真相,以及白鸣真君……对你的一腔爱护真情。”

  “爱护真情?”白月冷冷的笑着,“温允禾,你莫要自作聪明,你根本不知他对我做了什么!”

  “是你不知他为你做了什么!”温亭湛终于冷冽的回了一句。

  一直不温不火的温亭湛突然变了脸色,倒是让白月愣住了。

  “是你不知他为你牺牲到何等地步,背弃了整个凤族,与凤族诸位长老为敌,甚至……牺牲了生命,也要护住你。”温亭湛语气沉重的说道。

  “你说什么!”白月霍然站起身,目光凶狠阴冷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毫无惧意的回视:“我现在说什么,你都未必会信,服下抑灵丹,你就留在此处,很快我自然会让能够令你信服之人亲口说与你听。”

  言罢,温亭湛站起身,走出了房间。除了他的摇摇,他不喜欢和任何女人共处一室。

  白月目光清冷的看着那身姿挺拔的少年走出房门,披着轻纱朦胧的月光走出月亮门,淹没在夜色之中。她始终没有追上去,她被温亭湛的话震撼得心神不宁,可她却也知晓任她如何心急如焚,温亭湛不愿说,她便是杀了他,也撬不开他的口。

  以及她心中有些不信,不信所谓的真相,也不信那个男人对她的情!

  缓缓的摊开手,瓷瓶碎了,可抑灵丹依然还躺在她的掌心。

  当年他也给了她一枚抑灵丹,她那么高兴的服下,可最终她落到了怎样的境地?时隔几十年,又有一个人为了他再给她一枚抑灵丹……

  白月的沉重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愿意再去相信,可为何她的心依然还有那么一点渴望,她对他真的哪怕是他伤她至深,却依然无法忘情。

  微微养着脸,清冷的泪划过她的眼角,她原本以为她的眼泪已经流光了,可此刻才知并没有,只不过没有遇上他这个劫难罢了。

  罢了罢了,都说她欠了他,那她就还,她倒要看看她要还到怎样的境地才能够彻底的心如死灰。

  伸手缓缓的擦干眼角的泪水,白月一仰头将抑灵丹服下。

  “你为何又到了我这里?”陌钦看到再度来寻他的温亭湛很是诧异。

  “白月在我的房内。”温亭湛交代了一句,就往陌钦的床榻上躺下,“借陌大哥的榻养个神,明早要去接摇摇出洞府,若是精力不济,被她看出,我可要被她好一顿数落。”

  温亭湛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天已经快亮,时间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