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63章 让摇摇出马
  可事实上,白鸣真君就是变成了一副骷髅骨。

  除非是他死前受了重伤,亦或者修为被废,可谁能够重伤一个渡劫期的真君!除非是真君对阵真君,难道是凤族五十年前还有另外一个真君?亦或是可以匹敌真君的其他生灵?

  原本以为进入了石室,她就可以得到有利的信息,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局面,夜摇光也不敢耽搁,赶快的离开,回到洞府。

  然而,就在夜摇光进入石室的时候,安静了两日的凤族,再一次掀起了波澜,这一次死的还不是别人,而是凤族的一位太长老。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太长老不是被人所杀,而是自爆筋脉。众人只听到一阵爆破声,追过去的时候竟然是凤族的凤凰池,凤凰池便跪着已经断气的太长老,他的脸上还有泪痕,表情不是痛苦而是悔恨。

  凤凰池的水艳红犹如血,据说天然便是如此,而此刻在夕阳的映照下,有着刺目的红。反射的光映照在跪在凤凰池边缘的太长老身上,说不出的血腥与诡异。

  看着凤族长老们铁青的脸色,温亭湛等人也不好多滞留,于是就和所有人一道离开,倒是在离开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凤族的现任族长,一个长的并不是多美的女子,不过一白遮三丑,这个族长肌肤如雪,完全看不出已经年近三十。

  温亭湛等人见了礼就离开,回到院子里,陌钦道:“不能再这般与之纠缠下去,我们永远比凶手慢一步,允禾你的时间已经不多。”

  “我已经传信给白月,想必不是今日,就是明日她便会来。”温亭湛道,其实以白月的修为,她应该早就来了。不过凤族这个让她没有留恋的地方,她不想来这里罢了,不过温亭湛相信他的话能够让百目妖下定决心。

  “你为何把她叫来?”戈无音奇怪,“难道是为了节省时间?”

  毕竟百目妖在这里,温亭湛就不用再回去寻她。

  “有些事,需要她亲耳听到她才能够信。”温亭湛抬首看向陌钦,“陌大哥你知道凤族历任族长,可有何特殊之处?”

  “特殊?”陌钦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殊,可温亭湛这样问了,他就仔细的想了想,“凤族的族长都是从凤族同年岁段不计出身挑选,除了在位时间不长,并无大权,到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位时间不长?”温亭湛立刻问道,“最长的多少年?”

  “最长的应该是上一位族长,也就是我与你提到过的白鸣真君的青梅竹马,任凤族族长近四十年。”陌钦道。

  “你们不觉奇怪?”听后,温亭湛问道,“这些族长都是修炼之人,为何如此容易陨落?”

  “历任族长的修为几乎都没有突破过元婴期。”云非离摇头,“五六十的寿数也不足为奇。”

  戈无音也点头认同,修炼者也不是长生不老,渡劫期都才六百年,元婴以下都还不曾进入大道,寿数还受天命束缚,若是原本寿数就只有二三十年,再加上金丹期的二十五年,五六十陨落是常事。

  “难道凤族这么多任族长个个都是只有二三十年寿数的短命鬼?”关于修炼者的寿数,夜摇光曾经在昆仑山的时候对温亭湛说过。

  这不说不知道,一说细想也真是怪哉,凤族的历任族长唯有上一任是元婴期,据说十八岁就元婴期,二十五岁成为族长,可修为就没有再进一步,直到近七十岁陨落,元婴期原本就可以延长五十年的寿数,那就意味着这位在任最长的族长,其实除去延长的寿数,也是个一二十岁的短命鬼?

  这样一算下来,澳门赌博网站:凤族的族长好像都是短命鬼,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可个个都如此,会不会太巧合了?

  “这个和我们要做的事儿,有何干系?”气氛一度沉凝,戈无音轻声的问道。

  “有,很有干系。”温亭湛沉声道,“我想我知晓为何白鸣真君突然收了白月为徒,很可能就是不想让白月参加族长竞选,是为了保护白月,不让她成为这个短命鬼。故而,白鸣真君才会在得知白月成了族长候选人之后怒不可遏。”

  “如果凤族族长真的有问题,允禾这个推测极有可能。”云非离联想到了今日在凤凰池看到的一幕颔首,“也许白月很适合做这个短命鬼,且是千载难逢的一类,因此以白鸣真君的地位,也无法将她给拉出来,白鸣真君为此与整个凤族的长老为了敌,最后遭了毒手。而凤族不敢让这样的家丑外扬,如果是陨落,必然需要大肆操办丧葬,至少如同千机真君和虚谷真君这样的人物也得来送行,到时候就太容易露馅,凤族万般无奈之下,才会对外宣称白鸣真君飞升……”

  “十有**。”听了两人的话,陌钦点着头道。

  “如果真是如此,那凶手就真的只有可能是……”白奇两个字,戈无音几乎是无声的用口型说了出来。

  三个男人同时点头。

  “凤族的人为何到如今还不怀疑白奇?”能够为白鸣做到这个地步的,只能是白奇,可凤族的人到现在还不怀疑。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得起过白奇。”温亭湛一语点破,当一个人如蝼蚁一般存在一群人中,他们已经习惯忽略这个人的存在的时候,除非是亲眼所见,否则他们都会一叶障目,宁可疑神疑鬼,也不会想起这个人。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戈无音皱眉,“总不能就凭我们的推测,去抓了白奇来交给凤族吧?”

  凤族的事情,原本就不该他们插手,虽然他们现在作为也有嫌疑的对象,插手也还说得过去,可这明显牵扯到凤族的丑闻,凤族会不会事后杀人灭口?要知道,他们可是连一个真君都舍得!

  温亭湛深吸一口气,站到门口,抬起头看着夜空渐圆的明月:“是时候让摇摇出来,这件事得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才能够安然无恙的脱身。也能够……护住白奇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