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62章 石中室
  五行珠,澳门赌博网站:乃是寻找到可以吸纳五行之气的珠玉打造,而后再逐个逐个寻到蕴含着充沛五行之气的地方一次次的滋养而成。这种五行珠用来修炼,对于元婴期以下,不管拥有哪些灵根,都可以辅助五行相生功法,将之容纳,那修为就相当于坐火箭一般蹭蹭直上。

  夜摇光伸手取出一颗,那精纯的五行之气,让夜摇光都心动不已,这样一颗放出去,只怕要让元婴期以下挣破头,这样一盒,一个宗门都舍得豁了脸皮,这可是能够打造三十六个元婴期啊,如果天赋卓绝的,完全可以突破元婴期。

  最最主要的是三十六颗五行珠都是经过真君之力融合,可以无限利用,将里面的五行之气吸纳完毕之后再放到五行之气浓郁的地方逐个滋养,要是夜摇光这样的五行修者,随时就可以保持它的五行之气不耗。

  看着手腕上的那一串水晶珠,再看看这一盒五行珠,夜摇光心拨凉拨凉的,真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货比货该扔。

  金子也凑上来看着这一盒珠子吞口水,夜摇光撇了它一眼:“看什么看,看了也没有你的份儿。”

  这个可是要用来打开石床,而其后得交给白奇,白鸣虽然不在人世,但是人家还有弟子,这该属于别人的东西,再好夜摇光还是不会做贼。

  金子闻言不舍的耷拉着脑袋。

  夜摇光也不搭理它,猴子能够有什么操守?她绕过案几,写了一封信,将这件事情告诉温亭湛。吩咐金子天渐亮后再送过去。然后就躺下休息,恐怕白鸣不在之后,也就她这种‘不拘小节’的人,才会趟白鸣的石床,否则到如今也不会没有人发现这个秘密。

  其实最开始她也还是遵守着礼数,一直只是打坐,实在是找了好几遍心太累,才会一时忘了就倒下来,有了这个意外之喜。

  很快夜摇光陷入了梦乡,梦少得可怜的夜摇光,竟然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些景物很熟悉,夜摇光看得出来那是凤族,她看到了一男一女,却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却可以看到无论何时,女子都跟在男子的身侧。有男子俯身教她习字,握着她的手臂教她练剑,面对面的传授她术法手诀,带着她上山采药,即便她总是被鸟语花香吸引,也不曾责难……

  画面定格在了男的站在屋子里,背对着女子,女子对他跪下叩首,而后一步一回头的离去,至始至终男子不曾回眸看过她一眼。

  冷风吹拂,屋檐下的风铃清脆而又孤独的鸣唱……

  夜摇光霍然惊醒,天已经大亮,金子已经不在,她坐起身伸手捏了捏鼻梁,看着这张石床,她的内心是震撼的,这一刻她感受到了白鸣对白月的深情。

  正如她所言,白鸣的这个洞府恐怕进来,会去睡这张石床的只有白月一个人,而她实在是意外,其他修炼者最多是盘膝而坐。

  早就听闻到了渡劫期的修炼者可以分割记忆,然后用术法将之封存,想必白鸣将他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留在这里,是等着白月回来,让她知晓,他其实对她动过情。

  可这样的举动到底又是为什么?是害怕白月一念成魔,以此来阻止白月的魔性?可既然知晓白月会成魔,白鸣为何又坐视她成魔,而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给她最后的救赎?

  夜摇光觉得她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但她现在却很清楚的明白,白鸣肯定没有飞升。有这样割舍不下的情,白鸣根本无法心无旁骛的得道。

  既然白鸣没有飞升,为何凤族的人都说他飞升了?虽然一个飞升的修炼者可以给一个家族和宗门带来荣耀,可当真没有必要为了这点荣耀而撒这样的弥天大谎。

  蓦然夜摇光又想到了白奇的手札,也许从那一日之后白奇就不曾再见过白鸣,白鸣不是飞升而是失踪,更可能是陨落,而这个陨落的方式经不起推敲,或者隐含着巨大的秘密,还和凤族有关,因此凤族才会欺骗世人。

  就在夜摇光沉思的时候,金子跳入夜摇光的怀里,带回来温亭湛的回信,温亭湛的推测与她一致,也将凤族内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夜摇光,但是没有将怀疑对象是白奇说出来,担心夜摇光忍不住去套白奇的口风,逼的白奇不顾情分对她动手。

  至于密室的事情,温亭湛让她自己见机行事。

  虽然,温亭湛没有将怀疑白奇告诉夜摇光,可夜摇光还是提防着白奇,一直在等一个白奇不在的机会进入石室,和温亭湛合计了一下,第二日温亭湛午后再度来洞府外陪着夜摇光,而后温亭湛离开白奇相送。让温亭湛想办法缠住白奇一会儿。

  夜摇光抓住时机,将一颗颗一模一样的五行珠凭着记忆寻到石壁上的位置,五行珠果然能够突破那一层屏障,轻而易举的嵌入进去。等到最后一颗嵌入,石床几乎是无声的朝着内抵入墙壁中,然后原来的位置出现了一条石阶。

  夜摇光让金子在外面守着,她就顺着石阶缓缓而下。

  下方依然是一个洞府,比起上方的整齐干净,下方虽然不凌乱,可石壁很是粗糙,显然是没有经过打磨,甚至有些潮湿。

  让夜摇光大为吃惊的是,下方什么都没有,夜摇光用五行之气沿着石壁扫了一圈,发现了一个暗格,打开暗格,寻到了石中室。

  室内很小,只有一副水晶棺,棺材内躺着一具骷髅人,骷髅人衣着完好,手中拿着一副合上的画轴,夜摇光对着骷髅人行了礼,才伸出蕴含五行之气的手将画轴取出来,缓缓的展开。

  画上是一个女子,女子趴在案几之上,下方是歪歪扭扭的字,她枕着自己的胳膊,睡得正香,这个女子赫然是白月!

  那这具骷髅人……不就是白鸣么!

  夜摇光瞪大眼睛,不可思议,渡劫期的真君就算是死了,也不可能尸身腐化的这么快,而且还在水晶棺之内,这幅画上纤尘不染,可见这一副水晶棺蕴含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