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55章 他是完美无缺
  三人拾柴火,澳门赌博网站:摘野果,采香料。为了不让夜摇光和陌钦单独相处,引来不必要的闲言碎语,虽然他们修炼者不注重这些,可戈无音考虑到温亭湛是凡人。所以,戈无音一直没有和他们分开。

  “陌大哥,何时有了心仪的女子,可不要藏着掖着。”突然夜摇光开口道,对上陌钦和戈无音投来的疑惑目光,夜摇光解释道,“你看无音和云宗主出双入对,日后我们要是聚在一起,就你一个孤家寡人,多凄凉啊。”

  其实夜摇光觉得陌钦和苍珺玥是真的很般配,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她觉着好,却未必是陌钦所喜,于是也不提苍珺玥。

  “非离和无音那是情势所迫,才早早成婚。”陌钦听了,笑着道,“在宗门我这个年岁就谈婚论嫁,为时尚早。”顿了顿,他倒是也一道开着玩笑道,“不过摇光所言极是,日后你们都成双成对,就我形单影只,看着委实凄凉。嗯,我努力去寻。”

  早在温亭湛为了夜摇光入阴阳谷,割皮肉,脱胎换骨,陌钦就把他和夜摇光之间看开了,是真心的祝福他们。爱一个人,就要给她最好的一切,既然这个最好的人不是自己,那就应该坦然放手,这才不负一场心动,一场真情。

  虽然他现在无心男女之情,不过对于夜摇光由衷的替他考虑,陌钦还是领情,态度也不敷衍,而是很认真的回答。

  见陌钦这样的态度,夜摇光也就不那么忐忑,其实朋友之间关心终身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这是夜摇光第一次这样去关心挚友的男女之情,前世她自己没有着落,也不信什么男女之情,所以就不可能去关心旁人,此刻她自己过得很幸福,自然也希望她周遭的亲友都幸福。

  “陌大哥为何不喜欢珺玥?”夜摇光直接问。

  陌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细的想过之后才回话:“我只是不想负了她。”

  他和苍珺玥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他就知道苍珺玥心悦他,待到彼此都长大之后,就能避则避,为的就是不想让苍珺玥泥足深陷。可到底还是没有避过去。苍珺玥是个外柔内刚,执着的姑娘。

  他日后为了九陌宗的传承,肯定是要娶妻生子,但他绝不会去考虑苍珺玥。因为娶一个对他有情,但他却不能回之以心的人,这是一种伤害。对你有情的女人,不可能不想要你的心,你给不了,她却又是你的妻子,长年累月就会成为一对怨偶。也许,还会让她因爱生恨,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与其造成这样的局面,不如早些斩断,以免日后连两个宗门都从儿女亲家变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宿敌。

  夜摇光深想了陌钦深意,不由赞叹:“陌大哥,你是真君子。”

  这世间多少男人一边享受着女子的爱慕和付出,一边恬不知耻的朝三暮四?又有多少男子将苦求的女子娶回家就翻脸无情,喜新厌旧?真正设身处地的去考虑作为妻子,该给予多少,该如何去爱护去尊重的男人,真的太过于稀少。

  听了陌钦的话,夜摇光觉得他和苍珺玥也许真的不适合。苍珺玥是个好姑娘,值得一个全心全意的男子去对待。即便她日后寻不到,可她至少也不用面临同等的付出求不到同等的回报。

  “我是真君子,那允禾是什么?”陌钦突然问道。

  “他是完美无缺!”夜摇光一点也不害臊的夸赞。

  “不害羞!”戈无音伸着细长葱白的手指戳了戳夜摇光的脑袋。

  “有什么可害羞的,我就喜欢他,爱死他,他在我眼里心里做什么都是好的,不成么?”夜摇光理直气壮的说着。

  戈无音一愣,没有再打趣夜摇光,而是想了想之后点头:“成。”

  陌钦笑着点了点头,听到夜摇光如此毫不避讳的说着她对温亭湛的情意,他竟然不再如往常一样黯然和心痛,反而也跟着觉得理所当然。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他释然了。而是在他的心中,温亭湛和夜摇光一样是他的挚友,他自然替挚友的付出得到了心悦之人的认可而感到开心。

  夜摇光没有去理会陌钦,而是看着戈无音的反应,有些奇怪,于是给陌钦使了个眼神,她们女儿家需要说悄悄话,陌钦很绅士的站起身:“我去四周看看。”

  “无音,你怎么了?”夜摇光伸手碰了碰戈无音。

  “我只是羡慕你能够这样大胆。”戈无音也不在夜摇光面前藏着掖着。

  夜摇光的手贴在戈无音的额头,在戈无音莫名的眼神下道:“你还是我认识的无音么?你连这个都不敢?”

  “我再张扬无忌,我也是个女儿家可好!”戈无音没好气的瞪着夜摇光,“我不信,若是温允禾没有整日向你诉情,你能够好意思开得了口!”

  夜摇光没有立刻反驳戈无音,而是沉默了片刻才道:“无音,我不骗你,我一直很胆小。若非阿湛用他细雨无声的情意一点点的蚕食我的心,在我想要挣扎的时候已经彻底上了瘾,我很可能连爱他的勇气都没有,更遑论如今日这般大胆直白。”

  说到这里,夜摇光话锋一转:“但,那是因为我曾经的过往造成。如果没有那一段过往,我若是爱上了一个男子,我会向珺玥一样,不辜负自己告诉他,尽自己所能去争取他。若是成了那是我的幸,若是败了那是我的命,至少我没有辜负自己的心。”

  戈无音听了之后,沉默不语,她伸手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撩至耳后,抬眼有些愣神的看着远方平静的湖泊:“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可我与云非离,与珺玥和陌钦不一样。”

  他们已经是夫妻,现在相处很快乐。但她不懂云非离的心,她害怕捅破这层纸,连现如今的舒心也失去。毕竟她不像苍珺玥还可以躲一躲,可以缩回苍家去疗伤,她得无时无刻面对着云非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