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53章 一笑泯恩仇
  戈无音穿了一袭蓝色的衣袍,澳门赌博网站:外面罩着冰蓝色的轻纱,而云非离穿着深蓝色长袍,外面照着透明的浅紫色外袍,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相配。

  看着气势汹汹的戈无音,夜摇光连忙摆手道:“你得怪陌大哥,我可不知晓你们会亲自过来。”

  毕竟其他门派来的都不是宗主,夜摇光还真没有想过戈无音和云非离会亲自前来。

  “那你定然也不曾关怀我,否则稍一问陌钦我的近况,难道还能不知?”戈无音故意目露凶光。

  “额,我……”夜摇光被问的哑口无言。

  “戈姑娘勿怪,我们昨晚深夜才到此处,且有些与翳鸟无关的要事请了陌大哥相帮,一直在同陌大哥打听消息。”温亭湛立刻替夜摇光圆话,“若是戈姑娘有个不好,不用我们问,陌大哥也会告知我们,故而便没有急着打听戈姑娘的近况。”

  夜摇光在温亭湛的身边点头如蒜捣,这绝对不是推诿,而是真的是这般想,如果戈无音没有来,她很快就会问陌钦。

  戈无音审视的目光在二人的身上转了一圈:“行,看着温允禾这般维护你,我且信你一回,下次可别被我逮着。”

  然后云非离和温亭湛互相抱了抱拳,算是见礼,陌钦就招待着所有人落座。

  “你说说,是何事让你劳烦陌钦。”戈无音坐在夜摇光的身侧,凑近问道,“定然还未曾解决,不如说来看看,看看我们夫妻能否为你解忧。”

  听着戈无音开口就是我们夫妻,看来他们的日子也过得不错,夜摇光由衷的感到高兴。她看了看温亭湛,征询到温亭湛的同意才道:“这事儿,和俗世有关……”

  于是夜摇光就把他们现在的处境,以及百目妖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啪!”戈无音听完一拍桌子,而后怒瞪着温亭湛,“你真是胆大包天,这等事也敢作赌,那百目妖再厉害也厉害不到何处去,你们还有我们啊,降妖除魔是我们的天职,传个信我们还不能将她给杀了?”

  对于戈无音的义气,夜摇光的心里很感动,但是要为温亭湛辩解一句:“她知晓我是五行修炼者。”

  在这里的人都知道夜摇光的底儿,夜摇光说的很坦然。

  “你怎么这么容易又泄了底?”戈无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夜摇光。

  “百目妖已修炼至九十九双眼,她的修为岂是摇光能敌?若是不露底,只怕要送命。”陌钦不得不提醒一下戈无音,“恐怕等不及你来相助。”

  戈无音一听也是这么回事,但是现在这个局面简直糟糕透了,白鸣与百目妖之间的纠葛鬼知道是怎回事儿,他们两一个飞升,一个沦为妖道,便是去算上一卦,也算不出什么东西来。

  “也许有个人,可以帮到你们。”沉默了好一会儿,云非离才开口。

  “非离,你有办法?”戈无音立刻伸手抓着云非离的衣袖,那目光夜摇光非常的熟悉,就和她看温亭湛是一个模样。

  云非离唇角也染着笑意,对戈无音颔首。

  看着两人的互动,夜摇光的心里别提多高兴,甚至还给戈无音投去打趣一眼,倒把素来清冷的戈无音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云非离也没有避嫌,反而伸手握住戈无音的手,对夜摇光他们道:“白鸣真君有两个弟子,为世人所知的是白月,另外一个则是一直伺候白鸣真君的道童,这个道童是个孤苦无依的聋哑人,他也无法修炼,白鸣真君见他可怜,就收了他打理日常起居之事,担忧他在凤族被人欺压,才给了他入室弟子的头衔。在白鸣真君飞升之后,他一直留守在白鸣真君的洞府,不过他在凤族是自由之身,几年前我曾见过他,当时他遇上了危险,是我救了他,并且将他送回凤族。”

  夜摇光的目光一亮,终于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她侧首看着温亭湛,露出了开怀的笑容。他是聋哑人没有关系,只要他是贴身伺候白鸣真君,他就应该知晓许多白鸣真君的事情,只需要和他神识相连,自然能够知晓他们想要知晓的事情。

  “别急。”见夜摇光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温亭湛伸手按住夜摇光,“等到师兄回信,我们总要有个由头上门,接近他也要不让人怀疑。若当年白月当真是被人陷害,只怕害她的人还在凤族,而且这么多年修为恐怕不低,引起他们的怀疑,反而对我们不利。”

  “嗯,你说的对,我们再等等。”夜摇光按捺住急迫的心,对云非离和戈无音特别感激,蓦然她就想到了翳鸟蛋的事情,虽然就算没有这事她也会告诉云非离和戈无音,但现在更加亟不可待的投桃报李,“翳鸟蛋的事情,你们最好有个防备……”

  夫妻二人听了俱是面色凝重,戈无音快人快语:“凤族想要做什么?”

  显然是认为这是凤族给他们使得的计。

  “凤族没有必要这般做。”云非离摇头道,“几大宗门唯有我身为宗主前来,其余人都不曾,若是我们这些人都葬身在此,凤族将会被群起而攻之,他们要毁灭各大宗门,绝不会用这般拙劣的计策。”

  “那你是怀疑摇光的话?”戈无音顿时柳眉倒竖。

  云非离无奈的说道:“我何曾怀疑过夜姑娘?”

  “你这是什么反应,觉着我蛮不讲理?”戈无音怒瞪着他。

  “不,我的错,没有把话说完。”云非离连忙抬起双手,好脾气的说道,“我是说,凤族的人知晓那不是翳鸟蛋是真,但未必知晓那有危险,所以才会是这样敷衍的态度。”

  “我倒是赞同云宗主所言。”温亭湛颔首,“凤族也不知晓那是何物,值不值得他们大费周章,因而他们也不好定出对策,才会这般表态,若是宝物,就光明正大的与你们争一争,若不是什么善类,也有你们和他们一道对敌,也许现如今是凤族深思熟虑过后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