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46章 请人看戏
  能够让夜摇光破例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庄家的灭门惨案,恐怕是因他们而起,是曹珪的人已经打探了明诺的下落,只不过明诺早一步走了,才会幸运的避开一场追杀,但是曹珪的人依然查到了这里。

  只怕他们还不知道温亭湛和夜摇光也在此处。曹珪的人追杀过明诺,被明诺亲眼所见,一旦明诺活着回来,那就是他大难临头之日。所以,他索性来一个一不做二不休,利用庄氏夫妇江湖人的身份,制造一场江湖仇杀,而明诺可以是受伤被庄氏夫妇相救,却无辜卷入这场仇杀的牺牲品,做的干净漂亮一些,他的罪行可以洗的干干净净。

  “庄庄主,是明某连累了你们。”这下明诺也是想明白其中缘由。

  温亭湛和夜摇光的踪迹只怕没有凡人可以追寻,那就只能是他暴露了小轩庄的存在。

  “世子无需如此。”庄庄主是个大气的人,即便是如此危急的时机,他依然没有对明诺有丝毫的不满,“此事与世子无关,索性今夜温夫人前来,我们既然提前知晓了有人对我们不利,便可以做出应对之策。”

  “我原本是欲将这事儿交给你。”温亭湛目光淡漠的看着明诺,“既然他等不急要送上门,那我们便成全他们。”

  “你是想要瓮中捉鳖?”明诺若有所思的说着,看着温亭湛唇边似有非有的笑容,他皱眉道,“曹珪定然不敢用他的人来。”

  这样太容易露出马脚。

  “他的确不敢用他的人来行事,但他却绝对不敢留下活口。”温亭湛淡声的说着,“我们便不需要再费心思,让他自作自受即可。”

  夜摇光也明白了温亭湛的用意,于是道:“我们晚一日再启程。”

  “嗯。”对夜摇光点了点头,温亭湛对庄氏夫妇道,“庄主和夫人若是信得过温某,就只当什么也不知晓,一切交给温某。”

  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最后决定相信温亭湛。

  于是夜摇光将金子派着跟着庄氏夫妇,以防他们中毒,而她则是贴身带着两个丫头,明诺和温亭湛在一起。温亭湛趁着夜色又出去一趟。

  这一夜,风平浪静的度过,第二日小轩庄依然很是平静,夜摇光就没有出现在大众的眼里,就怕小轩庄已经有了眼线。

  到了夜间温亭湛也不曾回来,而庄芷晴的面相越发的大难临头,夜摇光有些焦急,她都不知晓温亭湛去了何处。

  “喔喔喔!”就在夜摇光担心温亭湛之际,金子在饭桌之上发出了叫声,告诉夜摇光饭菜里有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

  夜摇光掌心运气,扫过饭菜,果然浮现出一层灰色的光。她连忙对还没有动筷子的众人颔首:“我们依计行事。”

  众人连忙将温亭湛白日里秘密让他们布包赶出来的穿着他们衣裳的假人给抱出来,把饭菜做出动过的痕迹,然后悄无声息的从饭堂的密道口走。江湖人,就算与人无仇,也是防着被暗杀。

  夜摇光一个纵身上了屋梁,她远远看过去,倒在饭桌上的假人因着角度问题,又有宽大衣袍遮掩,还真的可以以假乱真,只要杀手中没有修炼之人,感觉不到气息问题,就绝对会上当。

  她指尖一股暗气弹过去,一个碗砸落在地上发出了声音,很快被勒令屋外伺候的下人之中果然就有人跳了出来,迅速的将其他几人劈晕。而后是一阵哨子的声音,夜摇光就感觉到几道气息落入小轩庄。

  他们直奔饭堂而来,饭堂被特意关上的门被踢开,从外面的角度就看到五个人歪倒在饭桌之上,全部是黑衣蒙面,见此他们毫不犹豫的冲了进来,只等他们举起明晃晃的刀,还不等他们靠近假人,夜摇光手腕一转,房门倏地关上,等他们被惊动转身之时,只看到了一抹身影,就被定住了身形。

  解决了这里的人,夜摇光只凭着五行之气就一路杀出去,几乎让所有放哨接应的人都没有看清她的面目就被她给制住,也包括等在外面的领头人,将之一一困住,才让小轩庄的人将其全部捆在了一起。

  “竟然是你!”庄氏夫妇看到领头的人,不可思议的同时又大受打击,“你这个禽兽!”

  那领头的人看着不过二十五六,长得不算好看,倒也浓眉大眼,倒是庄芷晴看着他的眼睛颇为受伤,夜摇光算是看懂了什么,但她无心去探究,她现在担心着温亭湛。

  就在夜摇光担心温亭湛之时,却不知道从昨夜就离开的温亭湛已经骑着绝驰快马加鞭去了省府,此刻正和省府三位一把手三司一道喝茶。

  “这茶也已经喝了,不知温大人请我三人来,到底所为何事?”甘肃提刑按察使宋青按捺不住的问,他们被温亭湛握着把柄逼迫而来,心里本就有火气,可温亭湛倒是优哉游哉的只知道让他们品茶。

  鬼知道,他最恨喝茶!

  “算算时辰,也差不多。”温亭湛也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我想请三位大人随我去一趟兰府城,看一出戏。”

  “温允禾,你莫要欺人太甚!”都指挥使齐刚霍然站起身,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抑制着怒火看着温亭湛。

  “愿不愿,三位大人随意,下官不勉强。”温亭湛一副我很好说话的模样。

  一想到早晨温亭湛让人送到他们府上的东西,三人是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倒是布政使柯益是个稳得住的人:“温大人,此去兰州府城,只怕连夜出发,快马加鞭也要明日晌午,不如温大人说说是何事儿惹恼了温大人,我们能够尽力的自然会尽心尽力。”

  “这事儿啊,还非得三位大人亲自去看一看,以免有些人喊冤,有些人喊我温某与人勾结构害。”温亭湛说着就施施然的站起身,“听闻三位大人的骑术都不错,温某特意备了三匹千里马,三位大人愿不愿去凭心取舍。下官的妻子孤身一人在兰县,这兰县牛鬼蛇神太多,下官恐她夜间被吓着,就先行一步。”

  于是三人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温亭湛从他们面前走了,一想到今日白日里他们不信邪的难得联手派人想去干掉温亭湛,却反而落了更多把柄在他手上,心里就七上八下,尤其是站在窗户边看着温亭湛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策马而去,那一颗心更是被温亭湛给生生的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