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42章 与妖作赌
  “你在用你的生命威胁我!”百目妖嗤笑,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一个与她非亲非故的人,竟然用自己的性命在威胁她!

  “每个人有惊天之变就会有一个沉重的故事,你从正统修炼者,沦为妖修,如此多的妖术修炼之法。你非得选择百目妖术,你很痛恨男人?尤其是男人的眼睛。”温亭湛云淡风轻的看着百目妖。

  百目妖那一双如同永远含着一层雾气的眼眸顿时变得澄明,随之浮上来的是浓烈的杀意。

  温亭湛视若无睹,依旧故我的说道:“这世间聪明的男子何其多,以你的修为不愁寻不到一双聪明而又蕴含着灵气的眼睛。可你偏偏要不惜放下你妖王的骄傲,和你最痛恨的修炼之人交易,也要温某这双眼睛。你不愿意将究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执念?”

  百目妖的双眸已经通红,那充血的杀气已经形成了实质,让她身后的小亭子都在颤抖,仿佛地龙翻身的前兆。

  温亭湛还是那样的泰然自若:“你想变得最强,你想去消除支撑你变成妖,支撑你活到现在的恨意。所以,若是没有见着也就罢了,可如今见着了,你还当真非温某这双眼睛不可,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威胁你?”

  “找死!”

  百目妖面目狰狞的扔下两个字,就双手振臂挥开,夜摇光正要一动,却发现自己仿佛被定住了,她感觉到一束束光芒从四面八方朝着她射来,形成了一股奇异的力量,虽然穿不透她的五行之气,伤不了她,却死死的将她给牵制住,而她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四周不知何时浮现出一只只不同的眼睛,这些光和力量都来自于这双眼睛!

  就在她如何也挣脱不了这束缚之时,百目妖已经越过她,朝着她身后的温亭湛袭去,夜摇光大急之下,感受到了一股火热的力量从背后袭来,甚至她的眼眸都可以看到空气之中有火热的浅红色热浪波动。

  这是……

  而百目妖却被这一股热浪给从夜摇光的身边击回来,就连控制夜摇光的那些眼睛,也突然消失不见,夜摇光火速转身,就看到靠在假山上的温亭湛面色有些苍白,而百目妖退后之后,唇角竟然溢出了鲜血。

  “你——”百目妖不可思议的看着温亭湛,眼中有惊骇。

  温亭湛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我说过,你想取我的双眼绝无可能。”

  “你也说过我势在必得。”百目妖冷笑。

  “你打算就这样缠着我?”温亭湛对着夜摇光投以温柔安抚一笑,才冷淡的看着百目妖,“既然你知晓我的妻子,就知晓我们自然识得收的了你的人,而你并没有在他们赶来之前就取走我双目的本事。”

  “你若想拖延时间,并不需要今日上门,你背后那位能够降服我的人,可缩地成寸,澳门赌博网站:随时都能够出现,你并没有求助。”百目妖若有所思的看着温亭湛,“你似乎想和我谈条件。”

  “总不能遇上事儿就去劳烦前辈。”温亭湛站正了身子,千机师叔哪里能够轻易动得了,旁边还有个元鼎虎视眈眈,从元鼎出现的那一刻起,温亭湛就决定凡事要靠自己,这世间能够镇得住元鼎的只有千机师叔一人,“我想要你手中的银钱,你想要我的眼睛,我们自然有谈条件的可能。”

  “你难道还能够乖乖的把眼睛送给我?”百目妖嗤笑。

  “为何不能?”温亭湛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笑话,而是正色的说道,“既然我们僵持不下,那我们便以双方欲取之物做赌注,赌一场如何?”

  “与妖作赌,你恐怕是千古第一人。”

  “凡事总有人开先河不是么?”温亭湛把百目妖的讽刺当做赞美,“而今是八月初三,距离八月十五极阴之日,还有十二日,据我所知这是你的大日子,我们便以十二日做赌。你赢,我自挖双目,双手奉上;你输,我要那百万两贼赃,和让你来挖我双目之人的首级!”

  百目妖冷眼看着温亭湛:“你要如何赌?”

  “赌什么由你说了算。”温亭湛很大度的说道。

  百目妖一愣,旋即讽刺的看着温亭湛:“这这是自寻死路!”

  “你不妨说一说。”温亭湛淡声道。

  “好,既然你自己寻死,我便成全你。”百目妖微微抬下巴,她的眼眸冷傲的扫过夜摇光,睨着温亭湛,“你们夫妻不是最喜欢化解妖鬼的怨气么,我也不为难你,你既然说我有执念,那不如就想办法化解我的怨气吧!”

  “好,我应下了。”温亭湛想了想点头,“可你总得要告诉我去何处寻找你怨气的根源,我可是一介凡人。”

  “你妻子不是未卜先知么?”

  “窥探天机这等事儿,我素来能不让她做便不让她做。”

  “凤来山凤族白月。”

  百目妖的声音依然在院子里飘旋,可她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阿湛,你冲动了!”等到百目妖的气息消失,夜摇光才冷着脸道。

  这样的赌局是随便可以开的么?而且她完全不知道温亭湛以什么为依据立下这个赌约。

  “摇摇,她是个有故事,还有情的人。”温亭湛很笃定的告诉夜摇光,一个人的琴声永远都表达着这个人的心境,虽然温亭湛将百目妖的琴声批判的一文不值,可一进入院子,在蝴蝶没有飞起来之前,他就已经听出了百目妖的心声。

  他相信只要打开她的故事,他就有办法将这件事圆满解决。

  “便是她有,可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我们都不知晓,这是在玩命!”

  “摇摇,我们别无选择。”

  “怎么没有?我们大不了承认无能,取不回这批银钱!”夜摇光皱眉,虽然对于温亭湛这样的人承认无能是极大的重创,可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何不能低一次头?

  “那你不顾月九襄了么?”温亭湛反问道。

  夜摇光一滞,她别开脸:“我会有旁的办法……”

  “月九襄是我亲手送到他们手中,这个局面是我一手造成,自然由我去化解。摇摇,她已经知晓你是五行修炼者,要我的眼睛是志在必得,千机师叔也不能帮我们,因为元奕可以站出来说这是他所设的局,当初在缘生观,我们约定好,元鼎不插手,千机师叔不管。最坏的结果我都得失去一双眼睛,为何不去赌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