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39章 百目妖
  看着温亭湛离开,夜摇光望了望石室堆砌的角落,四周都没有老鼠洞,看着被啃咬的箱子,多在后方,那只金钱鼠的洞肯定在箱子的后方。

  不过正如温亭湛所言,既然这笔钱已经落入元国师人的手中,那就没有必要再费心思去苦寻,不过夜摇光依然将手中的金钱鼠毛发给收起来放入衣袖,才和温亭湛一道离开。

  等他们回到客栈之时,果然发生了‘意外’,不但褚绯颖被掳劫,就连阴珠也不见了,看着跪在面前的卫荆等人,温亭湛沉默了片刻,就挥了挥手:“下去疗伤。”

  “你让谁假扮颖姐儿?”等到卫荆等人退下,夜摇光才上前问道。

  “从士睿的暗卫里挑了个出来。”温亭湛语气很随意,“天色也不早了,摇摇你早些歇息。”

  夜摇光扬了扬眉,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金钱鼠的毛发取出来,扔给金子:“找人,不,找鼠。”

  金子将毛发抓在手里,还在自己的身上对比了一下身上金灿灿的毛,然后颇为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德性!”夜摇光伸手拍了拍金子的脑袋,“快找。”

  “喔喔喔!”金子抗议的叫唤了几声。

  夜摇光拿了干净的衣裳,并没有理会它:“我去沐浴,我沐浴回来之后,告诉我结果。”

  靠在浴桶里,看着浅淡的热气在明亮的烛光之中缓缓飘散,夜摇光的思绪也随着这些白烟飘远。温亭湛将阴珠送到元国师等人的手中,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他们行动起来,然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肯定是打算和月九襄里应外合,但温亭湛竟然不让她去和月九襄联系,这让夜摇光有些奇怪,是时机未到呢,还是温亭湛他有别的办法与月九襄取得联系?

  “扑通!”就在夜摇光想得出神的时候,一抹金色的身影砸入她的浴桶,不仅惊得她回了神,还溅了她满脸满头的水。

  夜摇光伸手就抓住了金子的猴尾巴,然后一把毫不留情的将它给扔出去,在窗帘上滚了一圈,落在长案之上,夜摇光趁此起身披上了衣衫,然后气势汹汹的走到刚刚停下来的金子的面前。

  一把拎住它的耳朵:“说了多少遍,你是只公猴子,不准钻我的床,我沐浴时不准靠近我!”

  “呜呜呜呜……”金子连忙呜咽的叫着。

  夜摇光松了手,这只猴子像个四五岁的孩子,越是不让干的事儿,越是要干,真是让人头疼:“找到了吗?”

  “喔喔喔!”金子连忙捂着耳朵点头如蒜捣,爪子指向一个方向。

  “你去把它给抓回来。”说着,就毫不客气的将金子给扔出去。

  然后,夜摇光将她的房间给用五行之气封住,自己就舒舒服服的躺上榻闭目休息。被夜摇光扔出去抓老鼠的金子,因为这只老鼠的速度实在是太过于快,还得它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将其逮住,回来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不愤的它觉得无良主人太坏,它就想要打扰一下无良主人的好眠,完全不计后果,可惜它发现房门它进不去,心中的悲愤无处可发泄,于是就坐在夜摇光的房门前玩老鼠。

  等到夜摇光打开房门时,那只金灿灿的金钱鼠已经被金子给玩晕。

  “你这只蠢猴子!”夜摇光咬牙切齿的伸出细长的手指戳着它的脑袋,然后将金钱鼠从金子的魔爪之中一把抢过来。

  气势汹汹的走进房门,将金子关在外面,运气将金钱鼠给弄醒,和金钱鼠大眼瞪小眼,才发现她不通兽语,于是又打开房门,将蹲在门口的金子给拎了进来。

  语气柔和的说道:“问问它,银钱去哪儿了。”

  “哼唧!”金子非常傲娇的双手环抱,养着它的猴脑袋。

  “咳咳。”夜摇光轻咳了两声,“行行行,我下次对你温柔些。”

  金子眨了眨眼睛,表示还不够。

  夜摇光的脸色微变:“一会儿再给你做一条红烧鱼!”

  “喔喔。”金子非常敷衍的应了两声。

  夜摇光的目光变得危险:“你最好给我见好就收,否则……”

  金子缩了缩脑袋,然后看到一旁的金钱鼠,又傲娇起来。

  见此,夜摇光的火气也被勾起来了,运着五行之气的手一巴掌拍在金子的脑袋上:“你说你是不是犯贱,温声细语你给我拿乔,非要逼我变得暴力,嗯?”

  金子立刻怂成了一团:“喔喔喔。”

  我就问,就问。

  见此,夜摇光才冷着脸:“问。”

  真是受虐体质!

  于是金子毫不客气的拎起金钱鼠细细的尾巴,澳门赌博网站:将之倒挂在面前,四目相对:“喔喔喔……”

  也不知道这一只猴子一只老鼠是怎么交流的,很快金子的脸色都变了,它送来金钱鼠,任其从半空中砸在桌子上,侧身咽了咽口水对夜摇光一通比划。

  夜摇光瞳孔一缩:“你确定?”

  “怎么了,摇摇?”这时候,温亭湛恰好来寻夜摇光一道用早膳,在外面就听到她与金子交流,此刻感觉到她的语气非同一般的凝重,于是疾步走进来。

  看到温亭湛,夜摇光的面色变得复杂。

  见到夜摇光这般,温亭湛越发的悬起了心,大步上前,微微弯身,双手握住夜摇光的肩膀:“摇摇,到底发生了何事。”

  “阿湛,你尽快离开此地。”夜摇光伸手握住了温亭湛的手,语气非常的严肃。

  “摇摇,你若不告知我发生何事,我如何躲避?”温亭湛拉住夜摇光坐下,他轻柔的声音犹如镇定剂,一般让夜摇光冷静了下来。

  “此处,有一只百目妖。”夜摇光深吸一口气道,“且距离它修为大成只差了一双眼睛。”

  “百目妖?”温亭湛也是看了不少志怪奇谈,可对这个名词相当的陌生,而联想到夜摇光的最后一句话,他凝眉揣测着问道,“是以人目来修炼的妖怪?大成之期,需要一双尤为独特的眼睛,而我正是最符合它所需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