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34章 兰县出事
  “少爷今儿一早被陛下急诏去了离宫。”幼离一边伺候夜摇光洗漱,澳门赌博网站:一边回答。

  “急诏?”拿着擦脸的锦帕的手顿了顿,夜摇光皱眉。

  如今是七月末了,温亭湛曾经说过,琉球战事将起,难道是为了这件事?那是不是按照温亭湛的计划,他还得去战场之上督促?

  夜摇光怀揣着心事用完了午膳,也没有耽搁就带着幼离等人离开了庄子去了南园的夜府,并派人去离宫之外等着温亭湛,告诉他一声。

  大概是刚刚申时的时候温亭湛回了府,去沐浴换了一身衣裳才来见夜摇光:“摇摇,收拾行李,我们明儿要启程。”

  “启程?去哪儿,琉球?”夜摇光站起身问道。

  温亭湛一笑:“不是琉球,琉球的事儿暂时还没有动静,快则一月,慢则三月,也要动起来,不过便是琉球战事起,我一个文官去琉球作甚?把小六安排过去便是。”

  “那我们去何处?”既然不是琉球的事儿,陛下怎么会把温亭湛派出去。

  “是去甘肃兰县。”温亭湛道。

  “甘肃兰县……”夜摇光立刻了悟,“是那一笔百万两贼赃出了问题?”

  “唔。”温亭湛面色冷峻的点了点头,“前后两个月,陛下派了三队人马按照全跃的路线图去寻,不但财宝没有寻到,就连人都是有去无回,兰县那边的府衙和军营里都派了人去寻,白日里都是没事儿,有一队人夜间似有所觉,却也是有去无回。”

  “你是说,老狼山很可能存在妖魔鬼怪?”夜摇光立刻听明白了温亭湛的潜台词。

  “也不能如此笃定。”温亭湛略一沉吟道,“人也喜欢夜黑风高行事,陛下也拿不准,这事儿总是我查出来,陛下又想到你,既然由我掀出来,那就由我去了结,不论是人是妖,你我联手,无须顾忌。”

  “这话我喜欢。”夜摇光眉眼一弯,“好,我这就去收拾行囊。”

  这个可是出差呢,她终于可以甩掉陆永恬那一拨人,单独和温亭湛一起出去游山玩水,还有乾阳和连山也在外面,想想夜摇光就觉得美。但是想到了乾阳,夜摇光还是得去封信,让他们知晓她的去向,别到时候提前回来寻不到人。

  然后就是雷婷婷的安排,虽然把她一个人留在家中,有幼离几个人照料,肯定是不会有问题,且雷婷婷和幼离他们也已经玩成了一片。

  但是还不等夜摇光做决定,已经得到消息的关大太太夜里就上门,她的来意不用说也知晓,许久未见雷婷婷竟然还记得关大太太,且对关大太太很是亲昵,又有温亭湛在一旁劝说,夜摇光想了想也就让关大太太将雷婷婷带去了,只不过这一次不仅仅让刘姑姑跟着,还让宜宁跟着。

  夜间夜摇光还是决定带一个丫鬟去,原本想带着已经及笄的宜薇去,结果宜芳却跪在夜摇光的面前:“姑娘,奴婢想随姑娘一道。”

  夜摇光一愣,她可是没有带上薛大的,宜芳却要抢着跟着她去,很明显是要和薛大分开。夜摇光看了温亭湛一样,温亭湛会意站起身:“早些歇息,我去书房整理些文书后便歇下。”

  “嗯。”夜摇光点了点头。

  温亭湛离开,就连在清点夜摇光行囊的幼离也悄然退下,屋子里只剩下夜摇光和宜芳,她伸手将宜芳扶起来:“你这是和薛大闹别扭了?”

  宜芳略惊,她以为她的事儿夜摇光和温亭湛都不知晓。

  “我府邸的事儿,我岂能不知?”夜摇光戳破了宜芳的心思,“我府中的每一个人我都一样上心,原是打算阿湛冠礼之后,抽个空问一问你们两的心思,若是你们两郎情妾意,那我们便为你们主婚。这不,阿湛冠礼刚过,就出了兰县的事儿。”

  “奴婢的事儿让姑娘费心了。”宜芳感激的行了行礼才低声道:“姑娘也不用再想着成全奴婢,奴婢没有这个福份。”

  夜摇光扬了扬眉:“仔细与我说说。”

  宜芳顿时就红了眼眶:“姑娘,他欺人太甚……”

  原来宜芳也是看着自己年岁大了,她和薛大从来没有捅破那一层纸,薛大也迟迟不表态,甚至她稍微主动一点,就躲着她。那一日宜芳就直接逮着薛大问他到底愿不愿娶她,若是愿意就去向少爷求恩典。

  岂料宜芳的孤注一掷,换来薛大的沉默,最后薛大说了句他们两不相配,他不是她的良缘,就再也没有理会过宜芳,宜芳原本是坚信薛大对她是有情意的,可是被宜芳纠缠狠了,薛大竟然和一个寡妇开始议亲。

  这一下子,真的是把宜芳的心都伤透了,原来在薛大的眼里她竟然不如一个寡妇,他宁可娶一个寡妇,都不愿意娶她。

  听完之后,夜摇光冷声道:“你可要听我的建议?”

  感觉到夜摇光的语气不对,宜芳有些小心的颔首。

  “忘了他。”夜摇光冷情的吐出三个字。

  “姑娘……”

  “若他对你无心,你何必痴恋于他,糟践自己?”夜摇光反问。

  宜芳微微的摇头:“不是如此,奴婢知晓他心中有奴婢,只不过他……”

  “只不过他认为你们年龄相差甚远,故而不愿耽搁你?”夜摇光将宜芳说不出口的话接过来,看着宜芳点头才冷笑道,“既然你认为这是他给你的情,你心中有他为何不顺了他的意?非要去折腾?”

  “奴婢……”宜芳张了张口不知道如何来回答夜摇光。

  “宜芳,我这次且带你一道去,不是让你避开什么,而是让你去看一看这世界有多大,而你并非为一个男人而活。”夜摇光沉声道,“一个自以为是为你好,完全不顾你心中伤痛,甚至还在你心上划下伤口的男人,当真值得你伤心难过?这一路上,你给我好生想一想这个事儿,去收拾行李,明日我们一早启程。”

  看着茫然无措的宜芳离开,夜摇光叹了一口气,她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她是个不完整,哪怕刮骨疗毒也能咬牙挺过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