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33章 延寿数
  “我想……”素来从容不迫,澳门赌博网站:万事冷静理智的温亭湛,顿时一张俊美的容颜爆红,从未陷入过如此窘迫境地的他,目光有些慌乱的移开。

  这样可爱的模样,真是让夜摇光爱到了心坎里,她不由坏心眼的起身上前,半个身子都压在了温亭湛身上,那一双盈光流转的桃花眼似阖非阖,微微垂着的眼帘,让那长翘的睫毛似展翅欲飞的蝴蝶。

  纤细指尖圆润的手指按在了温亭湛红润的唇瓣上,她的声音轻而低哑,充满着无限的诱惑:“你想什么呢?”

  温亭湛的喉结滚动着,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嗅着她身上独特的桃夭之香,感受着她压在他身上玲珑有致的柔软身段,他觉得整个身体都燃起了一把火,而某个地方也开始不听使唤的有了反应。

  “摇摇,别诱惑我……”温亭湛哑着嗓子,带着极力的克制说道。

  夜摇光冲他魅然一笑,贴在他唇瓣上的手指也一路轻轻的下滑,轻轻的麻酥酥的划过他的下巴,划过他的喉结,最后落在了他的腰带之上,她的声音变得异常轻柔如羽毛:“我何曾诱惑你?”

  哧啦一声,夜摇光话音一落,温亭湛的腰带就被夜摇光给拉开。在温亭湛瞪大的眼睛下,夜摇光迅速的将温亭湛的上半身给剥了个精光。

  “摇摇,你要干什么!”

  看着惊慌失措,漆黑的凤眸变得惊恐不已,活像是要被自己给强了的温亭湛,夜摇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适可而止,这一点夜摇光还是懂得,于是收敛了嬉笑的神色道:“我欲将功德光环打碎,融入你的身体里,淬炼你的身子骨。”

  功德光环这东西,若是渡在温亭湛的身上,可是会招祸,不乏有心人寻找替死鬼整死温亭湛,而窃取功德光环,所以从一开始夜摇光盯上功德光环,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功德光环,摇摇还是留着吧。”温亭湛也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口的燥热,努力平静的说道,“日后你若渡劫……”

  不等温亭湛说完,夜摇光艳红柔软的唇瓣就压了下去,她也只是用了力道亲了他一口,就脸贴着脸对他道:“阿湛,我们不要想那么遥远的事儿,功德光环乃是至善之灵凝聚而来,将之打入你的身子骨,不但有强筋韧骨之效,最重要的是可以延长你的寿数……”

  最重要的是可以延长你的寿数。

  这一句话戳入了温亭湛软肋,让他的心又是微微的刺痛,又是深深的滚烫动容,虽然嘴上说希望夜摇光去寻找他的转世,可那到底不是一样,他唯一的私心就是希望能够与她天长地久。

  于是温亭湛没有再矫情,他放松了身子,目光柔情四溢的看着她。

  夜摇光从他的身上翻身盘膝而坐,整个身体都悬浮在了温亭湛的身上,她宁心静气,手指法诀变幻,原本静静悬浮在她掌心的功德光环就飞了到温亭湛不着一物的上半身上悬空。

  很快紫灵珠飞旋而出,嵌在了功德光环的中间,在夜摇光五行之气的催动之下,开始沿着功德光环的边沿旋转,随着夜摇光越发的用力,紫灵珠撞击的也越发激烈,功德光环就似一个玉环在紫灵珠的撞击之下,飞溅出来残缺的碎屑,这些碎屑被夜摇光另一手用五行之气引导着,拖着璀璨的星光,在虚空之中蜿蜒而下,犹如一条荧光的蛇,钻入了温亭湛的心脏。

  初初钻入之时,温亭湛的心脏猝然感觉到一阵刺疼。很快适应了这股疼痛,温亭湛感觉得到有细微的电流,好似汇入他的心脏,密密麻麻的将他的心包裹着,而后一点点顺着与心脏相连的血管经脉流向他的四肢百骸,整个身体很快在一片麻意之中变得无知无觉,宛如服用了麻沸散。

  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直到功德光环被紫灵珠撞击成薄薄的一圈,最后在一个有力的撞击声砰然炸碎,被夜摇光迅速一收拢,汇聚成为一个缠绕着无数碎片的光球,温亭湛才猛然仿佛被电狠狠一击,整个身子都往上空不由自主的一跃。

  双手绕了一个八卦,旋转一周之后,那一个碎片光球在夜摇光渐渐拉开的双手下变成薄薄的一层光纱,拉出了温亭湛整个上半身的长度与宽度,而后被夜摇光运气推入他的身体。

  那一层轻纱,犹如施过法的金缕玉衣,甫一进入温亭湛的体内,他的身体就仿佛吸纳了最纯净的灵气,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好似有生命精灵在跳动,那一**麻醉的感觉褪去,涌上来的是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舒适。

  就在温亭湛欲开口和夜摇光分享这一种舒适之时,蓦然间胸膛一重,感受到她肌肤细腻的脸庞,以及她略带不稳的呼吸。温亭湛脸色一变,立刻坐起身,抱着软绵绵的夜摇光,抬起她的脸庞,入眼的是一片苍白:“摇摇!”

  夜摇光掀开疲惫的眼帘,看着温亭湛:“现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

  说完,夜摇光就闭上眼睛,歪倒在温亭湛的怀里,温亭湛连忙扣住她的脉搏,感受到她只是疲劳过度,略微损了一些元气,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躺在怀里娇软的身躯,毫无反抗之力的她,温亭湛唇角牵起一抹苦笑,这是把他当禽兽了?她都这副模样,他哪里忍心折腾她。

  小心翼翼的翻个身,抱着她犹如抱着一个婴孩,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榻之上,撩开她的发丝,仔细的端详了她好一会儿,才倾身落下了温柔的一吻,为她褪去了外袍,盖好锦被,才整理衣襟离开了屋子。

  夜摇光这一觉睡得很沉,加之温亭湛点了香料的缘故,她睡到了第二日的晌午才幽幽的睁开眼,伸手撑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姑娘,可算是醒了。”听到动静的幼离连忙进来。

  “少爷呢?”昨儿温亭湛冠礼,他的休假今儿才是最后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