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31章 五行阵
  夜摇光才反应过来,上次的事情陛下之所以完全没有怀疑她和温亭湛,就是因为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去陷害元国师的人,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和矛盾,否则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们夫妻在唱戏,陛下未必不会起疑。

  于是点头:“是我考虑不周全。”

  “你去歇会儿。”温亭湛轻轻的握着夜摇光的肩膀。

  原本要反驳的夜摇光,想着也不急于一时,于是颔首。她去午休,温亭湛给她点了香料,等她睡醒来天都已经漆黑一片,萧士睿已经去而复返,两人正在院子里商量一下朝堂上的事儿。

  见到夜摇光,温亭湛连忙终止了谈话,命宜芳去把小厨房炖好的补元气的药汤给夜摇光端来,夜摇光洗漱之后正好捧着一碗温热的烫喝了下去,才开始用膳。

  “陛下如何说?”夜摇光吃完饭才问。

  “皇爷爷发了好大的火气,将元奕叫来训斥了一顿,这事儿皇爷爷让元奕不动声色的将隐患拔除。”萧士睿似乎想到了当时的场景,幸灾乐祸的说道。

  原本修炼之人其实在凡人面前,即便是在帝王面前都是端着架子,元奕原本亦可以倨傲的站在背后指点江山,被温亭湛逼得不得不站出来,在朝堂任职,既然成了朝臣,陛下哪里还会客气?

  一想到元奕那憋屈的脸,萧士睿就不厚道的笑出声。

  夜摇光也跟着莞尔:“元奕一肚子坏水,给他找点事情做,我们也好松快一段时日,我可不想他在阿湛的冠礼时搞事情。”

  “摇姐姐放心,这会儿他定然是没有心力。”萧士睿保证道,“皇爷爷依然决定如期至离宫避暑,依然在勤政殿上朝,让摇姐姐费心布置一番。”

  “这都是小事儿。”夜摇光听了还蛮佩服兴华帝,不仅仅是对她的信任,而是作为帝王的气度和胆量在哪儿。

  勤政殿从圣祖开始就是离宫上朝的地方,如果突然换了地方,恐怕会引起朝堂诸多大臣的揣测,尤其是陛下前一日喊了她来,随着给陛下驱散体内的阴煞之气,夜摇光是干什么的朝中该知道的人几乎都已经知晓,那肯定会胡思乱想,以讹传讹,指不定想出勤政殿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什么惊天冤案,狠厉鬼魅之类,反正脑补是最可怕的东西。

  与其弄得人心惶惶,让虎视眈眈的元国师的人趁虚而入,不如装作不知,依旧如故,这就是一动不如一静。

  即便知晓兴华帝并不是多么的信任她,只不过是笃定她不敢坑害他,才会这么大胆,但夜摇光的心里依然高兴,所以吃饱喝足,恢复的也差不多,就当即沐浴之后绘制了一张阴阳符。

  这个阴阳符,用处很多,可以隐藏一个东西的阴阳,目前夜摇光的修为只限于用在没有生命迹象的东西身上,不能用在生灵之上。也可以改变一个物体的阴阳磁场,端看施法者如何去运用。

  而夜摇光运用的就是隐藏紫晶洞底部的阴阳之气,如此就可以搁置在那一处,使得两者之间没有排斥的迹象。

  将紫晶洞摆好,另外几座也贴上自己的符篆,夜摇光才收手,掐了掐手指,算了算天时,对温亭湛匆匆说了句话,就去了夜府。

  都在南园,隔着并不远,夜摇光回来的时候,是赶着马车,又弄了五座紫晶洞,萧士睿和温亭湛都还没有歇下,迎上去看到这几座紫晶洞,便问道:“摇姐姐这又是作甚?”

  “用这几座紫晶洞,布一个简单的五行阵。”夜摇光一边指挥着护卫将紫晶洞搬出来,一边回答萧士睿,“五行循环,乃是调和之道。如今我们幸运的发现了地下一处不妥,可未必其他地方没有,但元国师定然都做了手脚,我的五行之气根本无法感应出异样,离宫占地面积太大,我的修为有限,不能用紫灵珠一寸寸的去寻,便布下一个五行阵,五行相生相克,万物皆可以分化为五行,就算还有我们忽略的地方,也会在五行阵之下被缓解。”

  “有劳摇姐姐,我定然要回去告诉皇爷爷。”萧士睿连忙感激道。

  “我这人就是有些毛病,做事儿不做则已,做了便要尽善尽美。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若是真要感激我,就让仲尧凡下次再出去给我多留心这些奇异的宝物就是。”紫晶洞把离宫一布置下来,几乎耗尽了,她手上就只剩下几座了。

  “这事儿,便是不用我说,永福侯也不会忘了摇姐姐。”萧士睿笑道。

  随着百里绮梦嫁给了仲尧凡,温亭湛夫妇和仲家的情分那是与日俱增。尤其是夜摇光还救了仲尧凡的孩子。

  “天色不早了,明儿再动工,你们两早些歇息。”夜摇光命人将紫晶洞搬进去放好之后,就对萧士睿和温亭湛道。

  夜已深,月西移。

  萧士睿也的确有些困倦,于是三人就各自在离宫歇下。

  次日夜摇光在离宫布置下五行阵之后,就随着温亭湛和萧士睿离开,萧士睿自然是要回去公务,温亭湛在家里等待冠礼的到来。

  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日是温亭湛的生辰,也是陛下移驾南园的日子。马家村温家的庄子就和皇宫一样热闹起来。

  夜摇光也是一大早就爬起来,她早在前一日就派人将褚帝师请来住下,老人家浅眠,夜摇光起来陪着褚帝师一道打了拳,才去亲自监督温亭湛沐浴的水,将温亭湛加冠前所穿的童子服送过去。

  然后又去亲自检查了一翻温亭湛加冠时所穿着的衣物,全都是她亲手一针一线所做,包括鞋袜。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后,时辰差不多时,开始焚香设案奏乐。

  很快就迎接宾客,宾客并不多,约莫就三五十人,其中还有本村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族人,夜摇光站在远处的楼台之上,她的视角刚好可以将整个宗庙的行礼的地方纳入眼底。在奏乐停止,全场肃静。

  她听到了赞礼唱:“温亭湛二十岁成人冠礼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