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28章 邪门
  第二日,澳门赌博网站:萧士睿就带了旨意前来,夜摇光也是颇有兴致的带好了她需要的紫晶洞跟着萧士睿一道去了南园离宫,温亭湛也在休假之中,也与他们同去,站在气势磅礴,犹如巨龙盘绕的大山之前,看着建立在下方的南园离宫,夜摇光赞了一声:“好地方。”

  “怎么个好法?”萧士睿问道。

  他相信夜摇光看得绝对不是宏伟的建筑,精致的亭台楼阁。

  “这是一个水星拱照之局。”夜摇光给萧士睿比划着,“你看环抱的山形都是半圆形,原是属金,但是延绵起伏,离宫建在三座同属金的山形中,三金相聚为水,就成了水星局。而水忌土来克,在八卦风水之中西南和东北皆属土。”夜摇光指着两个方向,然后指尖又一绕,“可是元国师在这上方用了一个金水卦来化解,所以形成了这样堪称完美的格局。”

  时值七月,离宫四周树木生机盎然,可谓鸟语花香。离宫由远及近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过去都是高低错落有致,景色优美,即便是正午日头最毒的时候,在离宫看反光的琉璃瓦,都不会觉得刺目,这就是得益于这个水星局。

  风水,风水,顺风顺水,还有什么可顾虑。

  夜摇光身临其境,不论是站在山脚下,还是站在山巅,亦或是细致的走过离宫的每一个风水点,都不曾发现任何的异样,她觉得也许这就是元国师心情好,随手来的一笔,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没有可以动手脚的地方。”夜摇光摇着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就万事大吉,须知天地山川都是在被日月侵蚀,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只不过这个变化要长年累月我们才能够发现,待到这个山势改变之后,这里的风水格局自然也会改变,这就是为何没有长兴的缘故。任何风水局都不可能护着一人一户一族乃至一国生生世世。”

  “这个我懂。”萧士睿点头,“既然没有问题,那就辛苦摇姐姐布个风水局,让皇爷爷和帝师他们酷暑能够舒坦些。”

  “这个都是小意思。”夜摇光将温亭湛昨夜给她的离宫格局图拿出来,她已经走了一遍,该怎么布置已经了然于心,与她昨晚想得没有任何出入,所以勾画起来非常的迅速,“你让人把我编了号的这几座紫晶洞一一对应的放在这些位置,我上面有标好朝向,我就不随着他们走一遍,等他们摆好之后,我再去看一遍便是。”

  说着,就把温亭湛和萧士睿撵出去监督,她则是让人打水沐浴之后,取出黄表纸,绘制符篆。

  给离宫布置,虽然她所布置的地方都非常的安全,就算有所挪动也无伤大雅,可小人难防,她还是谨慎点为妙,在紫晶洞的底座加固她的符篆,一般的人休想破坏,就算有人挪动使坏,她也可以第一时间感应到,并且隔得再远可以斗一斗法,到时候闹点大动静,兴华帝自然知晓是旁人动的手,与她无关。

  “摇姐姐,摇姐姐……”

  夜摇光刚刚绘制完符篆,就听到萧士睿的疾呼,她连忙收好符篆奔出房门,迎上萧士睿:“发何事?”

  “你快随我去看看……”萧士睿一边拉着夜摇光,一边往外跑,“有一处真是邪门,那位置怎么放紫晶洞都放不下去,好似上方有一股气,允禾用了真气都不成,可其他物件都能摆放上去……”

  不等萧士睿说完,夜摇光就反扣住萧士睿飞掠而起,几乎是几个眨眼之间,他们就到了一个宫殿内,殿内有不少的侍卫,脸色都有些难以描摹,似恐惧又似好奇,温亭湛蹲在一个空位置上,似乎在仔细的研究什么。

  旁边有一座紫晶洞,还有一个大肚长颈,和成年女子一般高矮的描花瓷瓶,和两盆花坛,显然这个瓷瓶是原本摆在这里,而花坛是他们从殿外抱来做实验的东西。

  “摇摇,这个地方甚是诡异。”温亭湛低声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面色冷峻的点了头,然后越过温亭湛走到那个位置,从表面上夜摇光还真没有看出来有什么问题,她取出了罗盘,指针也是正常,那说明这里的阴阳是协调的,这个位置属阳,夜摇光选了一座属阴的紫晶洞,是为了吸纳整个大殿的刚阳之气,这是勤政殿,是离宫上朝的地方,朝臣都是男子,浑身都是刚阳之气,这些气息也会影响到人体感应的温度。

  但是她的紫晶洞放不下去,夜摇光亲自搬起紫晶洞,掌心蕴含着五行之气,将紫晶洞落在那个位置,临近地面的时候,果然好似磁铁遇上了相斥的一方,怎么放都放不下去。

  夜摇光加深五行之气,好不容易将紫晶洞咚的一声强势放下去,可她的手才刚刚一松,那紫晶洞顿时就转了一个弯,被弹到一边。

  掌心运足五行之气,夜摇光将手掌贴在地面之上,五行之气顺着地板延伸下去,却完全没有任何排斥或者被吸收的现象,而且根据五行分析,夜摇光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属于泥土石质的异物。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邪门。

  “这些东西都能够放下去?”夜摇光站起身扫视着花坛和瓷瓶。

  “唯有紫晶洞不行。”温亭湛颔首。

  夜摇光伸手触碰到了花坛,花坛里面竟然有不少虫子的尸体成为了肥料,她当即眉头一皱,若非有这么离奇的现象在前,看到这个夜摇光也不足为奇,因为这花就是一种专门吃虫子的花草,可此刻夜摇光由不得不多想。

  她转而伸手摸着花瓶,花瓶也没有任何异样,心思一动,她吩咐两个侍卫:“你们把它抬起来,竖着抬,让我看看它的底部。”

  两个侍卫连忙上前,按照夜摇光的要求抬起来,夜摇光蹲下身,底部竟然什么也没有,她掌心运气,袭向底部,一波气力顿时散开,有符篆的纹路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