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27章 离宫
  “少来,说吧,士睿又许了什么条件?”夜摇光抽回手。

  “是紫晶洞。”温亭湛笑道,“陛下前头去了士睿的府邸,看到了你给他摆的紫晶洞,陛下就是让你在离宫给布置一番,让别宫凉爽些。”

  “这倒不是大问题。”反正紫晶洞也还有很多,用几个紫晶洞来换的温亭湛一个风风光光的冠礼,很划算。尤其是这既然是交易,就算有人在当天对兴华帝出手,兴华帝也没有办法迁怒温亭湛,“可这布置离宫,总得要在陛下移驾之前,我怎么去离宫?”

  “明日士睿就会拿着旨意与你一道去。”温亭湛含笑道。

  “好啊,你们两合起伙来是吃定我会答应。”夜摇光危险的眯着眼睛。

  “不是吃定摇摇。”温亭湛轻声缱绻道,“是都知晓摇摇心疼我,定然会愿意为了我的冠礼操劳。”

  “现在知晓我对你的好,可不比你对我少。”夜摇光对这话很受用,不过还是要傲娇的来一句。

  “我一直认为摇摇对我的好,是我付出生命都不能及。”温亭湛非常认真,遣词清晰的对夜摇光道。

  “好了,别贫嘴。”夜摇光正色道,“既然你和士睿允诺了陛下,那可有行宫的地形图?”

  她需要先看一看格局,再来敲定如何布置。既然是皇家别院,那么它的风水在初建之时定然是有高人指点,夜摇光不打算改动风水格局,以免日后被人加以利用反而给自己留下隐患,只能在南园离宫现有的风水局上加一个风水局,左不过兴华帝要求也很低,就是让离宫变得更加凉爽而已。

  温亭湛不疾不徐的将离宫的格局图取出,递给夜摇光。夜摇光拿着地形图就去了书房,有局部有整体,夜摇光先看了看整体,然后才看了看局部。

  看完之后,夜摇光不由感叹一句:“离宫的风水也是大格局。”

  “离宫是当年元国师督建而成。”冷不防温亭湛来了一句。

  闻弦歌知雅意,夜摇光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场交易的真正目的。说是萧士睿和褚帝师为着温亭湛着想,劝说兴华帝在其冠礼时移驾。其实绕道最后就是想要引到兴华帝联想到酷热,再想到她的紫晶洞,然后顺利的让她去仔细研究一下元国师有没有给离宫做手脚。

  不得不赞叹温亭湛和萧士睿的用心良苦。

  “那皇宫呢?”夜摇光好奇的问了一句。

  皇宫的构建难道和元国师没有关系?

  “皇宫乃是太祖陛下言他夜有所梦,请了无数的建房大师还有画师根据他梦境所描绘出来。”温亭湛叹了一声,“只可惜构图完成之后,迟迟没有银钱大兴土木,直到圣祖陛下才完成太祖陛下的遗愿。”

  听了这话夜摇光险些笑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难怪皇宫的格局和后世的紫禁城一模一样,甚至很多宫门的名字都相同。也幸好太祖没有让元国师插手这件事,而是聪明的选择了和后世一样的紫禁城。不然,可是有大麻烦了。

  后世的紫禁城乃是厉害的风水师完成的夜摇光所见的最大的手笔,这个风水局叫做“星辰之都”,以紫微垣局为中心展开,这也是为何陛下的寝宫叫做‘紫微宫’的缘故,后宫建立以坤宁为主,属阴,却又细致到每一条路,都有‘阳中之阴’、‘阴中之阳’,按照八卦易理连色彩和图纹都是细致入微。

  想到了这里,夜摇光不由联想到了什么,于是委婉的说道:“其实太祖陛下乃是逆天之人……”

  夜摇光将时代真正的轨迹告诉了温亭湛,据史书记载,当初宋末蒙古铁骑异常凶猛,若非萧家元太祖横空出世,历史不会拐了一个弯,也就是说元太祖抢了真正元太祖的命数。

  “你说这其中会不会一早就有元国师的刻意为之?”夜摇光低声的问道,她越想越觉得有理,元国师于乱世寻找明主,很明显帝星当时不应该是萧家的太祖陛下,可元国师偏偏选择了他。

  “我有翻过关于对元国师记载的史册,他这个人极其喜欢行不可为之事,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想试试自己能否战胜天意。”温亭湛推测道。

  “所以,他自认为自己成功了,才会越来越大胆。”夜摇光接下温亭湛的话,“因此,他觉得天意也不过如此,人定胜天,而他就是那个可以战胜天的人,慢慢的他的内心得不到满足,他需要在更大的事情中得到满足,很可能他怂恿过太祖陛下修建皇城。可太祖陛下是个十分警醒之人,依然察觉到了他的心思,却又奈何不了他,才会用这样的办法来修建一座皇城。”

  这就是为了避开元国师在皇城的格局使坏,因为太祖陛下自己不懂风水,唯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后辈成了元国师祸害苍生的工具。

  想到这里,夜摇光也不得不轻叹一口气,元国师机关算尽,以为自己扭转了乾坤天命,其实他依然是天命之中最为渺小的那一粒沙,兜兜转转,自己依然没有逃脱过一个死。自然,到如今他还不认为自己死了。

  “我正是想到了此处,才借机让你可以看一看离宫的风水。”温亭湛颔首道。

  “陛下也未必没有这样的心思。”离宫是除了帝都以外,帝王的久居之所,每年都要来离宫,元国师那样的人算的那般深远,肯定不会弄一个浅显的弊端,而沉寂在风平浪静之下的波涛爆发出来才是最可怕。

  “让我仔细揣摩一下吧。”夜摇光侧首看着温亭湛。

  “辛劳夫人了。”温亭湛亲了亲夜摇光的脸颊,就转身离开。

  夜摇光深入的仔细的研究过离宫,虽然她觉得离宫应该没有什么可以窃取的东西,毕竟代表帝命的还是帝都的皇宫,但万事无绝对,她也不相信,元国师会突然善心大发,尽心尽力的弄了一个离宫,不图半点好处。

  然而,事实证明,夜摇光在构图上还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