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25章
  第二日一早,温亭湛和夜摇光还没有动身,元奕便登门。

  看着他沉着脸,浑身携带着一股冷气,衣袍也在行走间猎猎翻飞,夜摇光不由扬了扬眉:“元少爷这一大早,就如此气势汹汹,这是登门兴师问罪么?”

  “兴师问罪?”元奕站在这对夫妻面前,他目光深沉的落在温亭湛的身上,“本尊是小看了淇奧公子,果然是不出手则已,出手便制敌千里。好手段,好计谋。”

  “元公子前来,便是恭维本官么?”温亭湛淡声问道。

  “不是恭维,而是恭喜。”元奕面色冷凝的说道,“恭喜温大人,轻易的将太子死因推出去。”

  明德太子之死关系何等重大,元奕这举可不仅仅是为了要让温亭湛身陷险境,借刀杀人,让其他人把温亭湛这个烫手的山芋给解决,还有后招。他原本以为事关夜摇光,温亭湛怎么都不会袖手旁观,还特意精挑万选的找了一个女鬼送到夜摇光的手上。

  而温亭湛也的确没有袖手旁观,只是他没有想到温亭湛竟然敢这样的大胆,用这样的办法将明德太子的死来个明朗化,如此一来他的后招还没有用上来,就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

  “我也多谢元公子,为内子送了一份功德。”温亭湛不温不火的说道,虽然没有从那个女鬼的那儿得到一个功德,但度化一个恶鬼,于夜摇光而言就是一份功绩。

  “温大人的回礼,本尊也收了。温大人,很快我们便要共事,还请温大人多多指教。”元奕似笑非笑道。

  “拭目以待。”温亭湛简略的回了四个字,澳门赌博网站:“若是元公子无旁的事儿,本官今日难得休沐,要携内子去庄子上游乐,便不招待元公子。”

  元奕目光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夜摇光和温亭湛,转身就走了。

  等元奕走了之后,夜摇光和温亭湛坐上去庄子上的马车才纳闷的问道:“他说和你共事?这是何意?”

  “我说过,他必然要亲自出面为元家正名,才能够洗清。”温亭湛把我着夜摇光的手指,她的手指从白如玉,指尖细长,指甲修剪整齐,没有染蔻丹,白生生的晕着一层肉粉,晶莹剔透的像粉玉。

  “好吧,我知道他会出来正名。”夜摇光点了点头。

  毕竟那个小禾的事情那么轰动,陛下可是让人押着游街一整日,一边游街一边敲锣打鼓,搞得所有朝臣都寒蝉若惊,回家还好一顿的肃清一下府邸,就是害怕自己疏于管教的子女和元氏余孽扯上关系。要知道,兴华帝可是许久都不曾发这么大的火。

  温亭湛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别说是元氏族人,就是常和地师修炼者打交道的人家也突然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慎结交了元氏族人。

  另外就是如同岳书意那一类,已经被元氏族人盯上,而不自知的人,这类人元氏族人必然已经废了不少心血和心力去布置。可若是元奕不出来正名,这些心血就付之东流,等到这些人寻上他们盯上的猎物时,再大的恨意和痛苦都不能驱使他们不顾帝王的怒火,不顾及九族的安危,去报仇去听从元氏族人的教唆。

  包括岳书意在内,他最多只会被元氏族人蒙蔽与邑德公主同归于尽,绝对不会被元氏族人利用。

  “但元奕正了名,难道还能够让陛下重用他?”夜摇光觉得不太可能。

  “我的傻摇摇。”温亭湛满是爱意的轻叹了一声,而后将夜摇光抱到膝盖上,揽着她的腰肢,“这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帝王也是人,我当日能够用百万两撬动陛下,元奕自然也是有本事有筹码和陛下交换。”

  “那你这次岂不是成全了他?”夜摇光皱眉。

  元奕一旦入朝,就更加碍手碍脚。

  “哈哈哈哈,凡事有得必有失。”温亭湛看得很开,“如今的局面,总比他隐藏在暗处,隐藏在元国师的人背后对付我们好很多。而且,他要正名,要抹去那一把属于元国师心腹之人的匕首。就不得不忍痛,将元国师留下的人中最重用之一送给陛下表示诚意。这一局,无论如何,都是我赢。”

  元奕已经被逼到没有任何办法的地步,他最有利的办法就是站出来,以元家后代的身份站出来,割舍一个天价筹码,换取一个正大光明从新走入朝堂的身份。为了表示诚意,也为了力证他所言是真,他和元国师留下的人绝非一丘之貉,他就一定要亲手了解了谋害陛下的凶徒。

  不从元国师的人中下手,如何能够将元国师那一把匕首圆过去?

  如此一来,元奕与元国师的人,必将会貌合神离。

  而且,元奕也会提防元国师的人,他要将元国师人这么多年苦心筹备的人选一一接手过来,自己掌握在手中,才好在朝中运作。为了提防夜摇光和温亭湛使坏,他会很长一段时间将元国师的人冷落。

  在这个冷落期间,元国师的人会陷入一种惶恐,元奕博取帝王的信任,杀了他们一个核心人物的事情会不尽的放大……

  温亭湛将这些分析给夜摇光听了之后,唇角微微的上扬,漆黑幽深的凤眸有冷光从眼角一闪而过:“若是这个时候,我再让元国师的人知晓,当初那一把匕首是元奕一手安排,摇摇以为如何?”

  夜摇光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在元奕和元国师的人陷入了焦灼的僵局时,在元奕日渐有过河拆桥想要将元国师的人踢到一般的时候,如果温亭湛再在这个期间搞点小动作激发两者间的矛盾,等到这个矛盾被积压到一定的深度。

  温亭湛再让元国师的人知晓这把匕首是元奕自导自演,目的是为了将他们逼走,从他们手中正大光明的接手他们这么多年的苦心钻营。这就是狠狠的扯开了两方的遮羞布,会让元国师的人彻底的爆发,一个不慎他们很可能对元奕采取疯狂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