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20章 你是我活着的意义
  “陛下,这符篆乃是前几日臣妾身子不适,小禾说臣妾的家中去求来的平安符,保护腹中胎儿,臣妾拿着也确感舒适,才会随身携带。”万昭仪的反应很快,她一脸茫然的回答,“臣妾怎知这竟然是温夫人所绘制,且小禾既然是修炼之人,为何要给臣妾一张旁人绘制的符篆?”

  小禾不是修炼者么,小禾自己不会制符?就算小禾不会,小禾背后的人也应该会啊,如果她与小禾是同伙,小禾为何要用夜摇光的符来保住她腹中的胎儿,这是多么矛盾的事情?

  “昭仪娘娘,你敢用你腹中的殿下向臣妇起誓,你绝不知这符篆是我所绘制?”夜摇光突然气势逼人的说道,见万昭仪张口欲言,夜摇光先一步道,“昭仪娘娘,我是什么样的人,昭仪娘娘应当知晓,向我起誓可不是向旁人一般,说个谎不痛不痒,你的每一个字都会应验。”

  原本因为夜摇光拿自己龙种逼迫万昭仪,有些微怒的兴华帝,在看到万昭仪的脸色一变,就知晓这个曾经说过绝不会欺瞒他的女人,欺骗了他,可是为何万昭仪在明知道这符篆是夜摇光所绘制的情况下,还收藏在身上?

  “温夫人与万昭仪是故旧?”兴华帝立刻联想道。

  “陛下,臣妇的确在十年前就见过万昭仪。”夜摇光自然不会隐瞒,“那时万昭仪还不姓万。”

  兴华帝的脸色大变,不姓万,那就意味着万昭仪改名换姓,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兴华帝的心口升起一股怒火,其实兴华帝并不是一个老不正经的人,他过了五十之后就不曾再采选妃嫔,临幸的都是后宫的女子。

  万昭仪是个意外,而这个意外让他的心里还有些愧疚,加上万昭仪一直是个知心善解人意的人,因此兴华帝给了万昭仪自发妻之后,再也无人曾拥有的宠爱和宽容,可如今却告诉他,这一切都只是一个精心设好的局。

  兴华帝压下心口的怒火,问道:“万昭仪不姓万,又姓什么?”

  “万昭仪姓仇,父亲曾任齐州府知府,九年前因旱灾,而被斩。”夜摇光目光冷淡的扫过万昭仪,“时隔十年,当初在闻喜宴之上见到昭仪娘娘,虽然只是匆匆一面,臣妇也觉得面熟,可无凭无据臣妇也不敢向陛下进言,若非今日看到臣妇的符篆落入昭仪娘娘的手中,臣妇依然不敢确认,毕竟昭仪娘娘较之十年前,容颜也是大有变化。容臣妇冒犯猜度,昭仪娘娘只怕早已经认出了臣妇吧。”

  “你告诉朕,你是谁?”兴华帝目光冷凝的看着万昭仪。

  万昭仪面色灰白,看着兴华帝欲言又止,最终只能低下头,现在狡辩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兴华帝会去查证,且一定会查出来。

  这盘棋,是她输了。

  万昭仪的沉默,让兴华帝一怒,手一挥案几上的东西都七零八落,殿内的人都跪下去,大气不敢喘,就连温亭湛也是退到一边低下头。

  “来人。”兴华帝站起身,“万昭仪,欺君罔上,持宠而娇,即日起幽闭兼和宫,任何人不得探视。”顿了顿,看着小禾,目光犀利,“此女乃是元氏余孽,有弑君之罪,将之压出去,游街示众,告诫众人,与元氏余孽勾结,朕必将九族诛之。”

  元氏的人都把手伸到了后宫,兴华帝不确定朝堂内还有没有,只能杀鸡儆猴。

  言罢,兴华帝就大步而去。

  而夜摇光和温亭湛就这样离开了皇宫,兴华帝的心情很不好,他们自然也不敢往上凑。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夜摇光一直绷着脸。

  “为夫的不是,夫人莫生气,生气伤自己,要打要骂为夫都认了。”温亭湛摸了摸鼻子,凑上前对夜摇光柔声道。

  “你错哪儿?”夜摇光斜眼看着温亭湛。

  “为夫错在不该胆大包天,连陛下也算计。”温亭湛自然知晓夜摇光担心的点在哪里,他把陛下给牵扯进来,一个不慎就是玩火**。

  “阿湛,我知晓你行事周密谨慎,我也知晓你聪慧无人能及,你行事没有完全的把握不会铤而走险。”见温亭湛态度良好,夜摇光也不给脸色,而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可阿湛,我们现在的敌人也不笨,万昭仪的事儿根本不急于一时,不值得你冒着风险出手。”

  “夫人教训的是,为夫定然谨记于心。”温亭湛连忙点头。

  见到温亭湛这样的模样,夜摇光哪里还有气,她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抓住温亭湛的手,水润的桃花眼极其认真的看着他:“阿湛,你这样,我日后都不敢轻易向你诉说烦恼与委屈。”

  从对付郭家的事情开始,夜摇光就发觉,温亭湛行事很任性,她随意的一句话,就可以影响到他的行为,当初因为她为郭家说了一句话,温亭湛就临时改变了计划,绕了一个圈将窦家给弄下去。

  如今,何尝不是这样,就因为那日*她从宫里回来,对万昭仪多有吐槽,觉得自己格外的憋屈,不能给万昭仪施以颜色,向温亭湛吐槽了一番。所以,才有了今日这样的局面。

  温亭湛,为了替她出一口气,连陛下都去算计。

  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把鼻息埋在她的发间,温润悦耳的声音从上方飘入她的耳里:“摇摇,在我眼中,惹你不快之人,都没有活着的必要。”

  夜摇光心神一震,她此刻说不出心中的震撼有多深,也不知道用什么动作,什么表情,甚至说什么话来表达她的心情。她想她已经成了魔,成了温亭湛的心魔。

  “摇摇,每个人活着都要有信仰,都要有所追求,所欲所求或是财富、名利、正义、私欲、甚至是情。那都是活着的意义。若没有这些,人就是行尸走肉。”温亭湛宽厚温暖的手,轻轻从上而下的抚顺着夜摇光的发丝,他的声音永远那么犹如清泉一般令人舒心,“而你,就是我活着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