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16章 是煞气入体
  寒凉的冷意,让万昭仪一个激灵从梦中苏醒过来,她一动就有守着的宫女上前服侍,万昭仪问道:“可是起风变天了?”

  “回禀娘娘,云遮了太阳,看日头好似今儿会下雨。”宫女毕恭毕敬的回答,

  万昭仪听了也就点了点头,她最近有些嗜睡:“你给我加床被褥。”

  说完,就又躺了下去,很快就沉入了梦乡,只余寝殿内缭绕的白烟弥漫着芬芳。万昭仪自然不知道她近日如此嗜睡,有这香料的功劳,就连御医都认为她只是孕妇正常的反应。

  温亭湛记得夜摇光说过,中了阴煞之气的人就会极其的倒霉,为了害怕万昭仪外出出事端,提前被人所察觉,坏了计划,他才想了这么个办法。

  等到温亭湛散值回到府邸之后,夜摇光就主动对他道:“我今儿又给万昭仪加了点料,恐怕她会提前发作。”

  “随时发作都无妨。”该安排的,温亭湛都安排好了,“前两日,万昭仪就被查出体寒,御医现如今正在给她滋补。”

  “任他们怎么补都无济于事。”夜摇光扬了扬眉,“我现在就想把元奕整治乖了,别老是跟我们添乱,扰人安宁。”

  “恐怕他怎么都学不乖。”温亭湛摇了摇头道,“你要他停手,除非要他死。”

  “如今他已经开始忌惮我,等到万昭仪的事情爆发之后,他定然会更加的忌惮我们,轻易不会再出手,咱两总能够清静几日。”夜摇光心情愉悦的挽着温亭湛的胳膊,“走,我们用膳去。”

  转眼,就这样过了两日,这一日陛下正在上朝,却突然察觉浑身犯冷,便提前罢朝,就是害怕他的不适被朝臣看出来之后,引起朝廷动荡,奈何他才刚刚站起身,就在下阶梯之时,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朝臣们惊慌失措的高喊着,陛下被送到后殿,御医们急忙赶来。

  “父皇到底如何了?”几位王爷都守在殿内,看着太医院提点为陛下诊脉收手之后,作为现如今最年长的永安王不由问道。

  太医院提点乃是太医院最高官,姓钱,据说乃是钱乙的后人,如今不过四十出头的年岁,他把完脉之后,皱着眉让两位太医院院使也前后把了脉,三人商议了一会儿,钱提点才上前道:“回禀几位王爷,陛下这是寒气入体……”

  “寒气入体?”永安王冷哼,“太医,这可是酷暑之际,你告诉本王,父皇乃是寒气入体?”

  “回禀王爷,陛下确然是寒气入体。”钱提点只能躬身道,“这天热,若是夜间歇息贪凉,而吹了风也是会寒气入体。”

  “可陛下近日并没有畏寒肢冷的症状。”福禄作为兴华帝的大总管,还是有说话的资格,他提出了疑惑。寒气入体的人,在病发之前,怎么也应该有些症状,“昨儿太医院来请过平安脉,陛下身子尚且稳健,昨夜里陛下在昭仪娘娘的寝宫,万没有贪凉之理,今儿一早陛下也是神清气爽。”

  万昭仪怀着孩子,陛下有多看中这个孩子,整个宫里谁不知晓,福禄亲自伺候在一旁,陛下有没有吹了冷风他比谁都清楚。

  “这……”钱提点顿时一愣,他想不明白,“可陛下确然是寒气入体。”

  “臣等与提点大人断症相同。”两位院使也说道。

  “让允禾进来给皇爷爷看看。”萧士睿见此便提议道。

  几位王爷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永安王对温亭湛的可谓恨之入骨:“本王也听闻温参议略懂歧黄之术,可他能够比得了御医?治彦,你可不能把父皇的身子骨当做儿戏。”

  “三皇叔,允禾的医术我说了不算,你可以问问钱提点。”萧士睿沉声道。

  几人将目光落在钱提点的身上,钱提点连忙道:“回禀王爷,温大人的医术不在微臣之下。”

  这话倒是让其他几位王爷一惊,福安王便道:“既然钱提点也信得过温参议的医术,那就让温参议来给父皇诊脉,温参议说的对不对,这不还是有钱提点在。”说着永福王的目光扫过两位哥哥道,“三哥,四哥,你们以为如何?”

  “既然治彦和九弟都力荐温参议,那就这么办。”四皇子广安郡王道。

  四个人,三个人都赞同,永安王也不好再阻止,于是默不出声。

  福禄立刻派人去将温亭湛给请来,温亭湛进到内殿对萧士睿等人行了礼,来时自然有人告诉他为何请他来,故而他便上前给兴华帝诊脉。

  诊脉之后,温亭湛面色严峻:“王爷,陛下恐怕得请内子出手,才能够救治。”

  几人脸色大变,他们可都是知晓夜摇光是干嘛,永安王急声问道,“你的意思是,父皇沾染了不干净之物?”

  “回禀永安王殿下,微臣与内子走南闯北,曾多次与内子并肩作战,陛下这等脉象,倒不是沾染了不干净之物,而是被阴煞之气入体。”温亭湛不急不缓的说道,“想必几位太医诊断出来,陛下乃是寒气入体。阴煞之气入体在脉象上与寒气入体一般无二,可症状却不同。寒气侵的乃是身子,故而寒气入了何处,何处便会有乏力、酸软、精力不济的症状。然而,阴煞之气入体,则是入体的一瞬间会感觉到莫名寒凉刺骨,待到阴煞之气蹿入体内,便无知无觉,唯有等到阴煞之气爆发才会有如陛下这等症状。”

  “前几日,陛下确然在日头正热,也无凉风之时,突然觉着一冷,还与奴婢说笑了几句。”福禄连忙道。

  原本对温亭湛的话将信将疑的永安王几人,也是面色一紧,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好决断。

  “王爷,陛下龙体要紧。”福禄看着几人不开口,就是害怕担责,便上前一步说道。

  “来人,给本王备马,本王亲自去请温夫人进宫,”萧士睿也不管几位叔叔,一边往外走,一边高喊了一声,身影迅速的消失在宫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