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10章 有时惜有时
  看着情绪不稳的罗沛菡,夜摇光握住她的手:“云舒,你别胡思乱想。”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摇姐姐我做不到……”罗沛菡猛然挣开了夜摇光,就要往外面跑。

  夜摇光一把拉住她,将她拥入怀中:“云舒,你冷静些。”

  “我不能冷静,老天爷既然让我生为女儿身,为何要如此残忍的剥夺我做母亲的资格,又为什么要让我嫁一个待我如此好的丈夫!”罗沛菡近乎嘶吼的说着,她剧烈的挣扎,想要挣开夜摇光的束缚。

  如果她没有嫁给闻游这样的男子,如果她嫁一个她瞧不上眼的男子该多好,她宁可安慰自己,是她不屑为一个令她恶心的男人生儿育女。也不愿意如现在这般,她竟然没有办法为自己心爱的夫君留下血脉。

  她多爱他啊!老天爷,为何要这样愚弄她。

  为什么!

  她那样的爱着他,他对她那样的好,明明知晓她无法生育,而她一次次的对着他因为这件事闹脾气,澳门赌博网站:认为他不懂身为儿媳的她因此多么的为难,原来最痛的那个人是他,可他却一次次的包容她。

  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他!

  “云舒,这不是你的错!”夜摇光双手固定罗沛菡的脸,让她强制性的面对自己,她浑身五行之气萦绕,笼罩在罗沛菡的身上,平复她的心绪,“云舒,这是天命。与你无关,你只是命中无子,可你知晓我的厨娘田嫂子么,她天生邢克,她的父母、丈夫孩子都是被她克死。”

  罗沛菡这才安静下来,染着泪光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夜摇光。

  见此,夜摇光才放轻声音:“云舒,这世间比你残忍的命数更多,有些人生来就带煞,有些人注定坎坷一生,有些人一生霉运,却怎么也死不了。云舒,做人要知足常乐,你不能想着老天爷对你残忍,至少你生在富贵之家,你有疼爱你的爹娘,又嫁给了懂你知你的丈夫,你想一想,你拥有了多少?如果要交换,给你做母亲的权利,但你从此不再拥有你的爹娘,这一生也不可能遇到一个如蚊子这般爱护的丈夫,你真的愿意交换吗?”

  夜摇光的话一字一字的敲入罗沛菡的心口,愿意换吗?她扪心自问,不,不愿,她不能没有爹娘,也不能没有少谦,可她也想有孩子啊!

  如果她没有孩子,她很快就会失去少谦,她如何能够忍受他的温柔深情再给旁的女人。

  “灼华姐姐……”罗沛菡扑在夜摇光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用力的哭,高声的哭,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又好像除了哭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的哭声,直接惊动了褚绯颖等人,几个人闻声赶来,看着这一幕都是摸不着头脑,默默将刚刚到手的猎物放在一边,也无心再去狩猎。

  罗沛菡哭了好久,才哭累了停下来。夜摇光一直在用五行之气护着她,所以她倒是没有特别的晕眩或者困倦的感觉,回过身看到所有人,也没有觉得尴尬,而是颇有些心如死灰的模样。

  褚绯颖年纪小,又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她便有些迟疑的问道:“我能否问一问,发生了何事么?”

  单凝绾拉了拉她的衣摆,褚绯颖才怯怯的退了两步。

  “我只是想到一些伤心事儿,向灼华姐姐倾诉,让你们见笑了。”罗沛菡勉强扯出一抹笑意,哭得沙哑的嗓音令人疼惜。

  “你们几个快去打猎吧,看看才一只兔子一只野鸡,我们这么多人,总不能让下人们都饿肚子吧。”夜摇光连忙将几个人打发,“这里没事儿。”

  “好,我这就去,我还什么都没有呢,我可不想晚上伺候小丫头。”卓敏妍立刻响应,拉着喻清袭,“素微,走,我们得加把劲。”

  “哎哎哎,你们两耍赖,不能跑我们前头。”褚绯颖拉着单凝绾就跟着跑了。

  “灼华姐姐,我该怎么办?”等到就剩下他们两人,罗沛菡才抱着双膝,低声的问道。她知道,既然夜摇光早就知晓她命中无子,肯定是她也无能为力,否则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就连夜摇光都没有办法,她哪里还有希望?

  “云舒,你为何一定要有孩子?”夜摇光反问。

  罗沛菡一愣:“我是少谦的妻子,如果我不能为他延绵子嗣,我如何在闻家立足,我如何阻拦婆母给他纳妾,我如何面对他。”

  “云舒,你说为何蚊子明知你命中无子,却依然娶你为妻?”夜摇光又问。

  “他……”罗沛菡迟疑不语。

  “云舒,在闻家立足,比蚊子于你而言更重要?”夜摇光换一个方式问,看着罗沛菡摇头,她又问,“蚊子若是要纳妾,不用等到今时今日,他明知你命中无子,依然娶你,是因为他觉着你比子嗣重要。他能够为你做到这一步,你为何不能自私一点,不去管旁人,一切交给他,你只需要不辜负他的这份情意便好。”

  “可、可如果有一日,他累了倦了,不要我了呢?”罗沛菡茫然无助的问。

  “云舒。”夜摇光握住罗沛菡的手,“我也很怕。”

  罗沛菡疑惑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才道:“阿湛待我极好,好得我每日都以为自己活在一场梦中,害怕自己一觉醒来梦就醒了,然后我便再也寻不到他。故而,我懂你现在的心。”

  “灼华姐姐。”罗沛菡仿佛找到了知己和希望,有些激动的反握夜摇光的手。

  夜摇光轻轻一笑:“可是云舒,就算这是一场梦又如何?谁的梦不会醒?便这不是一场梦,可谁的人生不会结束?我们每个人都在往坟墓靠近,指不定那一日便一脚踏进去。难道要等我们躺在棺材里,再来后悔当时没有紧紧的抓住拥有的欢乐与幸福?未来有无数的变化,便是明日距离我们也太遥远,为什么要去想明天我会失去什么?而不去享受今天我们拥有的是什么?”

  “云舒,我今日赠你一句话:有时惜有时,无时一笑之。”

  强求不来的,何苦要去委屈自己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