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09章 秘密泄露
  “到了,早些歇息。”夜摇光直接无视温亭湛的装可怜。

  第二日等到温亭湛去上朝之后,就早早的去南园准备,喻清袭等人也是先后不一的赶到,等他们来时,夜摇光已经让人备好了用具。

  和其他知晓今天要去打猎,穿了一袭骑马装的人不一样,夜摇光今儿穿了一袭男装,这还是褚绯颖第一次见到夜摇光着男装,被夜摇光那英姿飒爽,风度翩翩足可乱真的装扮迷得七荤八素。

  “灼华姐姐,你为何不是男子!”褚绯颖投去一个哀怨的小眼神。

  “哈哈哈哈,颖姐儿也被灼华姐姐的男装所迷惑。”卓敏妍笑道。

  “还有谁与本姑娘一样有眼光?”褚绯颖连忙好奇的八卦。

  “那还是我们在白鹿书院,是我的同舍……”卓敏妍又开始八卦。

  她说的乃是陈臻儿,在书院的时候陈臻儿就利用陈夫子的便利一直缠着夜摇光,没少让温亭湛吃飞醋,直到夜摇光主动坦诚身份,陈臻儿还为此抱着她大哭了一场,一度不相信她是女孩子。

  “哎,可惜我年岁小了。”褚绯颖非常懊恼,她今年才十四岁,夜摇光读书那会儿,她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澳门赌博网站:哪里有机会去书院,现在去书院,夜摇光他们早已经不在,错过了多少乐趣。

  “这也不是你我能够做得了主的事儿,好在如今也与灼华姐姐遇上了。”单凝绾安慰褚绯颖,侧首对夜摇光道,“灼华姐姐打算带我们去何处围猎?”

  “就去前面的后山。”夜摇光一夹马腹,当先而行。

  南园是建立在皇家围场的下方,但皇家围场这山脉特别的大,延绵起伏不断,靠近夜摇光宅子这方一侧也有一座不大的山脉,并没有圈入围场,而且由于在围场的外面,路修建的非常的好,骑马可以到半山腰。

  到了半山腰,就将马儿拴在了路边,留了下人看守,夜摇光带着褚绯颖他们,一人只带了一个下人,除了夜摇光带了宜宁和宜芳两个。

  夜摇光寻了一个地方,简单的布置了一个阵法,吩咐宜芳:“你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搭建帐篷,准备柴火。”

  “是,姑娘。”

  然后,夜摇光就带着跃跃欲试的褚绯颖等人进入了山林:“这个月份,山林里蛇类比较多,你们把这个香包挂上。”

  “这个香包好香。”褚绯颖忍不住多闻了两下。

  “这个不适合人多闻。”夜摇光拉住她的手,“是阿湛配的香料,有驱蚊避蛇之效。”

  几个丫头摆弄了一下就挂在腰间,夜摇光让她们不得分头行事,得紧跟着她,为了以防万一,还让金子大树之巅的高空看着她们。

  “灼华姐姐可是说了,要是猎不到猎物,咱们呀午间和晚上可得饿肚子,小姐姐们,我们可得加油。”褚绯颖是所有人当中最小的一个,“那我们就来比比,今儿谁猎的最少,谁晚上负责烤肉!”

  “好,不要以为你年纪小,我们就让着你。”喻清袭也颇为爽利的说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褚绯颖就背着弓箭先走一步。

  其他几个人也跟上,一下子就只剩下夜摇光和罗沛菡,夜摇光走上前:“云舒,我们去那边坐坐。”

  夜摇光选择了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可以看到褚绯颖他们活动的范围坐下,罗沛菡也紧跟着她坐下:“灼华姐姐,你有话与我说?”

  “云舒,你近日都心事重重的模样,你知晓么?”夜摇光问道。

  “灼华姐姐。”罗沛菡低着头喊了一声,抬眼时眼眶已经泛红。

  “这是怎么了?”夜摇光问道。

  “灼华姐姐,我前些日子遇上了一个道士。”罗沛菡声音有些颤抖的哽咽,“他说我命中无子。”

  夜摇光脸色一变。

  “灼华姐姐,你为我算算命可好,求你了。”罗沛菡眼泪落下来,目光满是信奈与渴求。

  夜摇光的心里翻起滔天怒火,命中无子这样的天机岂能够随便泄露,大街上人来人往,那个人没有一点霉运和坎坷,干他们这一行的人,从来不会见一个人就特意去看人家的面相,窥探天机也是要承受代价。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干拿自己的寿数开玩笑,风水师的五弊三缺谁都明白。

  他们极少会主动寻人去帮人排忧解难,都是等人找上门。能够让他们主动寻上门,那必然是有所图。夜摇光心里明白,这件事十有**和元国师的人脱不了干系。

  是算准了罗沛菡不敢将自己命中无子的事情张扬,不会寻到她的头上,是打算握住罗沛菡,从而达到控制闻游的目的,手已经开始往温亭湛身边人伸了,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一想到昨夜万昭仪的话,夜摇光的拳头就握得咯吱咯吱响。

  “灼华姐姐……”看着夜摇光许久不出声,面无表情的模样,罗沛菡的心一咯噔,她有些小心害怕的问道,“灼华姐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你和蚊子成亲前我就知道。”事到如今,夜摇光也不打算再隐瞒,看着瞪大眼睛,很受伤的罗沛菡,夜摇光又道,“不仅我知道,蚊子也知道。”

  罗沛菡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夜摇光一把扶住她,一股五行之气灌入她的身体,神智清醒的罗沛菡眼泪止不住的奔涌:“为何……”

  为何所有人都知晓,却要隐瞒着她一个人?

  “这是蚊子的要求。”夜摇光轻叹道,“你们大婚前,闻姑姑拿着你的生辰八字给我,原本是怕你和蚊子八字相克……闻姑姑有悔婚的心,是蚊子不愿退亲。”

  “少谦他……”罗沛菡的颤抖着煞白的唇瓣,她伸手捂住嘴。

  “你们成亲四年了,你应当知晓蚊子为何当初没有退亲,他是真心诚意的要娶你。”夜摇光轻声道,“这四年他待你如何,你心里明白。”

  罗沛菡摇着头,落着泪,她说不出一句话。

  正因为他明明大婚前就知晓她命中无子,却还娶了她;就因为他明明知晓她命中无子,还依然对她一心一意,她才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