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03章 903章:湛哥的计
  “那若是摇摇对人施了煞气,澳门赌博网站:可有妨害?”温亭湛又问道。

  “这得看度,也得看什么人。”夜摇光认真想了想才仔细对温亭湛道,“若是与我有仇怨对我饱含敌意,并且让我受过伤,那就是整死也无妨;我若是无冤无仇,仅仅是他品行不端,我也可以小惩大诫,只要不玩过火,要了他的小命便是。若是,品行没有问题又与我没有仇怨之人,这倒是不好下手,但只要人不死,他因为阴煞之气倒霉不牵扯到旁人,那也无妨。你怎么想到问我这个?”

  “我今日在宫里,被陛下召见之时,万昭仪也在陛下身侧。”温亭湛顿了顿才道,“她给陛下斟茶之时,不慎让我看到了她袖中你的符篆。”

  其实是魔君感应到了万昭仪的身上有夜摇光绘制的符篆。所以,只怕万昭仪都不知道她已经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我的符篆?”夜摇光惊愕,“我自上一次闻喜宴之后,就不曾见过万昭仪,且我与她根本不曾有接触,我何时给她绘制过符篆?”

  “你没有给她绘制过,可你给旁人绘制过,且还不知去向。”温亭湛道。

  夜摇光顿时反应过来:“你是说那是婷姐儿那一张符!”

  夜摇光的符篆被遗失的只有那么一张,其他的都已经用过,用过的符篆,而且都在豫章郡的人才有,到了帝都,除了昨日宁安王,她不曾给任何人做过法。

  另外就是夜摇光一直想不明白,萃依这个藏在深宫里面的老鬼,怎么就那么容易被抓了出来,要知道她可是亲自闯过皇宫,皇宫内自然是没有修炼之人,却有凡间的功夫十分高深的武者,当初她都差一点被察觉,就算修为比她高,要找一只鬼就要做法,还得去筛选,哪里那般容易瞒天过海,她一直认为皇宫内有元国师的内鬼。

  “元国师留下的人,可真是能啊,简直无孔不入!”夜摇光不得不佩服。

  从十九年前的月九襄,再到九年前的仇家,只怕还有更多的潜在的棋子,正如温亭湛所料,他们渗透在不同的阶级,就连深宫都有了一个独得帝宠的万昭仪。

  “的确是无孔不入。”温亭湛颔首,“比我所想的更深。”

  “那个万昭仪,她把我给婷姐儿绘制的符篆带在身上作甚?”夜摇光想不明白,“那符篆只能对婷姐儿有作用,我可没有写下婷姐儿的生辰八字,而是直接取用了婷姐儿的血,她又不曾修炼,更不懂术法,若是想借此来对付婷姐儿牵制我,也应该将符篆交给元国师的人才是。”

  “若是我没有猜错,她应当是在研究摇摇你这个人。”温亭湛眼底有冷光一闪而过。

  “研究我这个人?”夜摇光更加莫名其妙。

  一个女人去研究另外一个女人,绝对不是对这个女人有爱意,要么就是把对方当做要超越的目标,这一点不是夜摇光自恋,万昭仪要超越她得重新投胎才成;要么就是对她存在敌意,打算知己知彼对付她!

  想到这里,夜摇光看向温亭湛的目光变得不善。

  察觉心爱的妻子目光不善,温亭湛先是紧张了一下,旋即哭笑不得的了悟过来,一把将夜摇光抱在怀里:“天地良心,我可不曾招惹过她,当初我们在寻文曲星峰,路过仇家之时,我也只是和她的哥哥仇万壑畅聊过,见都不曾见过她,且那时我才十岁!”

  温亭湛把最后一句话咬得极重。

  “若是不心虚,你这么急着解释干嘛?”夜摇光白了他一眼。

  “我……我这不是怕夫人误会。”能言善辩如温亭湛在夜摇光面前,也是失去了语言功底。

  “哼。”夜摇光轻哼一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宫里到处显摆,据说这位昭仪娘娘可是天天伴驾,那你岂不是每日都能够见着她?指不定,你什么时候给我惹了桃花债,你还不自知!”

  “你把陛下想得太公私不分。”温亭湛哭笑不得,“我只在陛下召见之时,见过万昭仪两次,今日是第二次。”

  “那你说,我何处得罪了万昭仪?她要准备对付我?”夜摇光质问。

  “你知晓她的身份啊。”温亭湛急忙给出理由,“她现在用的是假身份,她难道不怕你拆穿她,让陛下明白她是别有用心的接近陛下,谋得帝宠?”

  夜摇光想想,觉得这个理由还是说得过去,但她反问道:“不对啊,她认出了我,那定然也知晓你也知道她的身份,比起我这个内宅妇人,你这个天天能够见驾的人才更有威胁吧?她不对付你,竟然来对付我?”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温亭湛伸手包裹着夜摇光的手:“我是朝臣,后宫不得干政。便是她现在正得宠,可我如今明显深的陛下信任。她就是因为聪明,才不敢对我贸然出手,一个不慎反而惹火烧身。对付你,比直接对付我更让我害怕,谁不知道你是我心头的宝,是我的致命弱点?”

  夜摇光唇角一扬,嗔了温亭湛一样:“算你过关。”

  温亭湛笑着执起夜摇光的手,轻轻吻了一下。

  夜摇光便问:“你方才问我阴煞之气,你是打算用这个来对付万昭仪?”

  “嗯。”温亭湛也不隐瞒夜摇光,“既然万昭仪是元国师的人,如今又正值盛宠,想必元国师的人绝对不舍得这么轻易的放掉万昭仪这么举足轻重的一枚棋子。既然如此,我便打算来一场栽赃嫁祸,将元奕逼到明面上来。”

  “如何栽赃嫁祸?”夜摇光连忙问道。

  “让万昭仪被‘元家人’暗害!”温亭湛目光一深,唇角微扬,“最好是万昭仪腹中的龙子也岌岌可危。我自有办法让陛下深信这是元家人所为,届时要么元奕站出来牺牲掉元国师的人正名。要么,他就眼睁睁看着陛下对元家更加的厌恶与提防,他想要达到推翻朝堂,毁护国龙脉的目的,绝对不能让后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