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98章 破阵
  夜摇光没有说话,澳门赌博网站:而是沉默着走到案桌前,将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取出来:朱砂、黄表纸、罗盘。

  伸手将案桌上的东西简单的归置到一旁,然后寻了一个香炉,将她特意让温亭湛炼制的香料放入香炉之中,很快缭绕青烟弥漫开来,却与往日不同,这香料竟然没有一丁点香气,可空气之中随着烟雾的散开蓦然多了一丝厚重。

  而一直不敢睡着,害怕他一睡着,就无人能够控制得住身体的另一个他的宁安王,却眼皮开始沉重。

  “王爷,你去贵妃榻上小憩片刻。”夜摇光的声音很轻,独特带点磁性的音质仿佛有一种魔力。

  宁安王犹如木偶一般点了点头,就走到书房靠窗的贵妃榻上安静的躺下,夜摇光从腰间取出一张符纸,贴在了宁安王的心口。

  看着睡的安详的宁安王,夜摇光听到了有嘈杂的声音朝着这个方向而来,她水袖一挥,书房的门窗都已经关上,几张符纸从水袖之中飞出,贴在了门窗之上。

  “你不是说王爷在书房么?”一道清亮含着疑惑的女音响起,语气之中自有一股威严,夜摇光知晓这是宁安王妃。

  果然外面类似于王府管家带着一点苍老的声音恭敬的响起:“回禀王妃,王爷确然在书房。”

  “为何这门推不开?”宁安王妃沉声问道。

  “这、这老奴也不知晓,王爷吩咐过不准人打扰他。”

  “混账,若是王爷在里面有个闪失,你有几个脑袋?”宁安王妃厉喝了一声,便亲自伸手拍着房门:“王爷,王爷,您听得见吗?你若是听见了便应妾身一句。”

  夜摇光看着睡下的宁安王目光倏地睁开,只不过漆黑的瞳孔之上附着一层幽绿的光芒,他的眼珠朝着夜摇光这一个方向转了转,才学着宁安王的口气沉声道:“都退下,容本王一个静一静。”

  屋外静了一会儿,但人却没有动,很快宁安王妃又道:“王爷……”

  “本王让你退下!”宁安王的鬼兄弟一声高喝,“齐埠!”

  门外有劲风闪过,应该是宁安王的贴身护卫,就听到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王妃,请回。”

  门外的气氛凝滞了一会儿,宁安王妃终究还是带着人走了。

  “你知道我是为何而来吧。”夜摇光看着宁安王体内的鬼魂。

  他压根不理会夜摇光,而是面无表情的闭上了眼睛:“这几日,我才体会到,人死了没什么不好,活着真累。”

  一个鬼发出这样的感叹,夜摇光觉得有点惊悚,不过想来是来自于宁安王周遭的人带来的压迫,恐怕不仅仅是宁安王妃。但,这是宁安王的家事,夜摇光可没有询问的好奇心。

  “你愿意配合更好。”夜摇光点了点头,而后伸手掐指。

  时辰差不多,夜摇光就没有再说话,而是走到案几的后面,将她的东西摆出一个阵法,才将黄表纸铺开,指尖萦绕着五行之气,手诀迅速的翻转,无形的气流凝聚,肉眼看不到的光芒形成了一个纹路复杂的图案。

  夜摇光三指在图案之上一点,另一手五行之气将黄表纸拖到图案的中间,待到黄表纸贴在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无形图案之上后,夜摇光指尖迅速的点上朱砂,一手掐诀,一手迅速的在黄表纸之上书写。

  随着夜摇光晕染着五行之气的朱砂落在黄表纸上,那无形的古老图案开始旋转,淡蓝色的光晕犹如阳光一般以黄表纸为中心朝着四周射散开去,天上的星光猝然变得明亮,洒落在窗户外的月光也犹如精灵一般跳动出来零星点点。

  夜摇光细长的手指一划,就将那一串星光牵引了过来。手腕扭转,待到最后一笔划下,另一手将萦绕在指尖的星光注入黄表纸内。

  符纸上的朱砂蓦地被星光覆盖变成银白色,最后消失在符纸之上,那黄色的符篆之上,隐隐散着浅紫色的光芒。见此,夜摇光才呼出一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等到夜摇光将符篆拿到手中,就感觉到了金子飞奔而来,金子摊开手,将阳珠递给夜摇光。

  抓过阳珠,夜摇光问道:“阿湛呢?”

  “喔喔喔!”

  金子告诉夜摇光,温亭湛还在淳王府,他有事与淳王相商。

  夜摇光也就没有多问,抓起罗盘推开了房门走出去,一个翻身上了屋檐。书房的外面有一个三十多岁,身强力壮的男子,应该就是齐埠,他看到夜摇光都没有动,而是继续笔直的站在大门口。

  夜摇光看着罗盘上面的指针,迅速的定位,寻找最中心的生门,然后在那里盘膝而坐,双手运气,罗盘悬浮在她的两掌之间,有金色的光芒散开,很快阳珠叠加到罗盘之上,在金色的光芒之上增加了一圈红色的光晕。

  看着夜摇光催动着阳珠,月九襄很是诧异,竟然完全没有魔君的影子,这么短的时间,这么紧急的情况,温亭湛这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法子,月九襄不得不佩服不已。

  随着夜摇光施法,屋檐下的铃声响的越发的剧烈,躺在书房内的宁安王体内的鬼魂变得面目狰狞,那一双眼睛幽绿的光芒犹如丛林深处的饿狼一般瘆人,但是它无论如何挣扎也动不了半分,仿佛被宁安王胸口那一张符纸给定住。

  铃铃铃……

  一**铃声越发的清晰于耳,那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铃铛发出的声音,明明很是清脆,可钻入人的耳里,却仿佛万虫蚀骨一般令人痛苦。

  站在一旁的齐埠额头上顿时有青筋一跳一跳,夜摇光对金子使了一个眼色,金子迅速的跑到了齐埠的旁边,五行之气萦绕而起,将他护住。

  这个时候,那一根金丝仿佛连通了电流一边,一股金色的气劲不断的顺着金丝流动,铃铛响的更加刺耳。

  夜摇光唇角微微一扬,她的指尖灵巧的翻飞,强劲的力道让罗盘之上的阳珠犹如旭日一般爆出一波艳红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