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84章 元鼎真君
  第二日,夜摇光心情非常愉悦的一大早爬起来,自己穿戴一新,又将早就给温亭湛带来的衣裳捧到他的房间。他们的衣裳是她亲手所做,她自己一袭浅粉罗裙,而温亭湛是一套淡蓝长袍,看似颜色不一样,实则衣裳的款式和上面的纹路,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一样。

  “为何你我的颜色不同?”习惯了和夜摇光同款同色,突然同款不同色,温亭湛难免问一句。

  “总是一样多没有新意。”夜摇光眉眼染上恶趣味的笑意,“还是阿湛,你下次想和我一样着一袭粉?”

  温亭湛立刻乖乖的摇头。让他穿一身的粉,真是无法想象,他长这么大,就见过仲尧凡穿过一身粉,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粉头的气韵,可他依然怎么看怎么别扭。

  很显然,夜摇光也想到了当初初见仲尧凡,仲尧凡次日就着了一袭粉色的长袍,将粉色穿的那么有格调,于是手托着下巴,打量起温亭湛来。按理说,她家阿湛无论是气质还是颜值都比仲尧凡好,穿一身的粉一定好看极了,这样想着夜摇光的目光就亮了。

  夜摇光的心思完全不遮掩,温亭湛一眼就看透,顿时懊恼自己不该多问一嘴,若是摇摇真的做了一袭粉给他,他就算再不喜欢,只怕也要硬着头皮为夫人献身……

  不敢再说话的温亭湛连忙跑到屏风后面换了衣裳,和夜摇光站在一起,那怎么看怎么登对,夜摇光自然不会告诉温亭湛,在她的前世,粉和蓝就是情侣最搭的颜色,而且她和温亭湛用了同款的玉簪挽发。她的玉簪雕琢大朵的兰花,垂着的也是兰花玉坠子。温亭湛则是扁平的玉簪,发簪上有兰花的纹路,他们的衣服都是绣着精美的兰花。

  两人一出现在礼堂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相熟的人都上前来打招呼,夜摇光也一一将温亭湛作为夫君引荐给所有人,这让温亭湛的心里万分受用,唇角的笑意就没有消失过。

  缘生观的长延真人也来了,夜摇光连忙带着温亭湛迎上去:“师兄。”

  “摇光师妹。”长延真人笑道,“我便知晓你定然会来。”

  “师叔可还好?”夜摇光问道。

  “师傅还在闭关,不过师傅的修为已经完全恢复。”当初在蓬莱消耗的真元,千机真君用了近四年的时光才填补回来。

  “那便好。”夜摇光松了一口气。

  “你莫要担心我们。”长延真人说着,将一封信从宽大的道士袖袍抽出来递给夜摇光,“这是你前些时日拖我打听的事儿。”

  夜摇光知道是关于月九襄事件背后的主导者,于是高兴的接过放到腰间:“又偏劳师兄了。”

  “举手之劳。”长延和蔼的说着。

  “元鼎真君到!”这时候一声高喝,一室寂静。

  夜摇光霍然抬起头看向大门口,就看到一个年约四十,头发乌黑,留着青山羊胡子的俊美男子仿佛踏云一般飘然而至,他一根青色的玉簪挽发,琥珀色的眼眸犹如神秘的镜湖,平静却看不透深浅,藏青色的长袍在风中飘飞,身姿挺拔,气韵深厚。他明明没有释放出属于真君的修为之气,也没有用倨傲的态度,甚至他的眉目仿佛散着柔和的光芒,可偏偏只是那样看着他,就觉得高山仰止,澳门赌博网站:莫名感觉渺小的同时,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

  “见过元鼎真君。”众人纷纷行礼。

  真君,自从含幽和董渊陨落之后,夜摇光以为这世间只有千机师叔一个乃是渡劫期的真君,这个元鼎为何她从不曾听说过,也不曾见过?

  “吉时到,请新人——”

  就在夜摇光心中极其纳闷的同时,司仪高喊了一声,云酉非常恭敬的将元鼎真君和长延真人迎到高位去,夜摇光和长延真人坐在一起。

  大家各就各位,静待着新人入场。

  “长延,多年未见,你倒是显得苍老了不少。”因为坐在邻近的地方,元鼎淡声的说着,他面色温和,外人看着好似与长延真人乃是故交叙旧一般。

  “是啊,算一算,我与真君有六十年不曾相见。”长延客气的回道,“真君依然犹如当年风华鼎盛。”

  “六十一甲子。”元鼎轻叹,“岁月无痕,不曾想虚谷真君已经飞升,那么我与虚谷真君的约定,是由千机真君代为履行么?”

  “元鼎真君不妨去缘生观问一问师傅。”长延真人婉转的说道。

  “我听闻虚谷真君有一女……”元鼎的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夜摇光的身上,“不知我可否一见。”

  “夜摇光见过元鼎真君。”夜摇光落落大方的对元鼎行礼。

  元鼎的目光打量着夜摇光,扶着山羊胡笑了笑:“夜姑娘小小年纪,就能够修为达到炼虚期,天赋委实惊人。”

  “承蒙真君夸奖,不过是在前人的大树下乘了凉。”夜摇光谦虚道。

  “不骄不躁,甚好。”元鼎的目光赞赏的看着夜摇光。

  “新人到——”夜摇光还没有回话,就听到司仪的高喊,她对元鼎礼貌性的一笑,就和众人一道站起身,迎接新人入场。

  看着一身大红色喜服,头上并没有盖着盖头,而是凤冠前面垂着一帘珍珠遮挡了面容的戈无音,和同样一袭大红色喜服的云非离一人牵着红绸的一端,缓步的走进来。

  和俗世夫妻一样,拜天地,拜父母,夫妻交拜。不同的是,礼成之后,并不是将新娘送入洞房。云非离当着众人的面,将一帘珍珠从中间拨开,挂在了凤冠的两侧,露出了戈无音美艳的脸庞。而后在众人的祝福之中,和戈无音喝了交杯酒。

  旋即夫妻在喜庆的旋律之中,开始酬谢宾客,先是新郎致辞,而后是新娘致辞,无非就是一些感谢的话语和允诺如何对待对方,和前世大同小异,只不过古人的言辞优美一些,话语婉转许多。

  说完之后,就是酬谢宾客,和前世一样,是新娘携着新郎一个个的宾客敬酒,夜摇光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宗门的婚礼,倒是觉得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