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83章 夫人永远是对的
  “你说的总是不会错。”夜摇光点头,澳门赌博网站:“其实,以无音的性情,再艰难她也会让自己过得好,戈雾海的事儿……”

  夜摇光就将戈雾海的事情又说给温亭湛,然后把她的计划也告诉了温亭湛,温亭湛听后皱眉:“那你岂不是还要随着戈姑娘回门?”

  原来夜摇光的计划,就是让苍珺玥在这几日仿造出一个水灵珠出来,然后再在戈无音回门当天,用阵法遮掩了定海塔之中的水灵珠气息,营造出水灵珠失窃的假象。

  水灵珠于戈雾海而言多么重要,水灵珠失窃,戈雾海必然要搜查,这要是在杨菁菁那里翻出一个假的水灵珠,那杨菁菁就有口难言了。说有人栽赃她,可整个宗门只有戈宗主见过水灵珠,难道是宗主栽赃她?

  戈无音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一问杨菁菁是从何处得知定海塔之中有水灵珠?她若是说是戈裔重告诉她,那这夫妻情分就伤了,戈裔重就算要替她圆谎,也逃不过戈宗主的眼睛。

  无论如何,杨菁菁这一次也要尝一尝有口难辩的滋味。如此一来,戈宗主等人定要对杨菁菁重新起疑。日后多防备她一些是必然,还有就是把杨菁菁逼的没有退路,她从此以后都不敢去打水灵珠的主意。

  经此一事,只要水灵珠丢失,所有人都会怀疑她所为。只不过水灵珠的气息被掩盖,戈宗主定然要亲自去定海塔去看是不是真的丢了,才会搜查,就不得不由夜摇光引动紫灵珠,让水灵珠短暂的在原地消失一会儿。

  “如何?你夫人我聪不聪明?”夜摇光说完,扬起下巴道。

  “聪明,我家摇摇一直聪明。”温亭湛亲了亲夜摇光的唇角,“若是不用你亲自再回去一趟,那便更好。”

  “若是不这般,戈宗主一进入定海塔见到了水灵珠如何会再搜查?”不搜查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戈宗主知晓水灵珠长成何模样吧?”温亭湛问道。

  “嗯。”夜摇光点头。

  “既然如此,为何一定要以水灵珠引得他们去搜查?”温亭湛笑道,“戈雾海那么大,有的是东西失窃会引起搜查,你不妨问一问戈姑娘,只要从杨菁菁那里搜出了水灵珠,戈宗主自然会警醒。且如此一来,会让戈宗主对杨菁菁的怀疑更重。”

  夜摇光的计划,虽然杨菁菁有口难辩,甚至也猜不到是谁要用这样的手法陷害杨菁菁,但到底知晓是有人绕了一个圈暴露了杨菁菁对水灵珠的用意。不如用其他之物,来一个无心插柳。如此一来,戈宗主会认定那一个假的水灵珠是杨菁菁自己准备,就是在寻找机会掉包。

  “是啊,如此一来更加事半功倍。”夜摇光的目光一亮,然后目光闪烁着星光看着温亭湛,“果然还是我家阿湛的脑子好使。”

  “那日后这等费脑之事,摇摇就只管扔给我便是。”温亭湛轻笑。

  “哼,我不是觉得时间紧迫嘛。”夜摇光非常傲娇的冷哼一声,眼珠子一转道,“我怎么觉着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再告诉我,要时时刻刻将你带在身边呢?”

  “摇摇果然明白我心中所想。”温亭湛承认。

  “变着法说我不安于室是吧?”夜摇光斜睨着温亭湛。

  温亭湛伸手扶额:不安于室……

  “咳咳,摇摇,这个不安于室……”

  “嗯?我用的是字面意思。”夜摇光连忙纠正。

  温亭湛张了张嘴,见夜摇光斜眼看来,嘴边的话立刻一绕,变了一句:“夫人说的都是对的。”

  “夫人错了呢?”夜摇光挑眉问道。

  “夫人永远是对的。”温亭湛非常没有节操的说道。

  “噗嗤。”夜摇光终于忍不住乐了,扑倒在温亭湛的怀里,“你可要记住你今日的话。”

  “一定铭记于心。”温亭湛担保道。

  夜摇光笑着看着温亭湛,便没有再说话,两人在山头上玩了一会儿,就回了缥邈仙宗,刚一回到院子里,就看到乾阳游魂一般站在夜摇光大门前,抱着柱子,瘪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夜摇光。

  “你这哀怨的小眼神儿源自于何?”夜摇光嫌弃的看着他。

  “师傅你和师娘出去快活逍遥,真不厚道。”乾阳委屈巴巴的说道。

  “你也知道我是和阿湛一块出去的么?”夜摇光皮笑肉不笑,“干嘛要带上你这个电灯泡,你也想快活逍遥,快去寻个媳妇。”

  “媳妇有什么好,师娘整天围着师傅转,还要被师傅欺负,我才不要。”乾阳摇头如拨浪鼓。

  “你说什么!你这个孽徒。”夜摇光撸了撸衣袖,就要上前去收拾乾阳。

  被温亭湛一把给拦住,给乾阳使了个眼色:“还不快去歇息。”

  乾阳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把实话给说出口,看着要炸毛的师傅,连忙给温亭湛投了一个感激的小眼神儿,一溜烟的跑了。

  夜摇光是被温亭湛给强制拖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她抬眼望着温亭湛:“我何时欺负过你?明明是你总是欺负我。”

  “是是是,是为夫总是欺负摇摇。”温亭湛连忙顺毛。

  “哼,榆木脑袋的徒弟,气死我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收了他。”夜摇光双手环臂气哼哼的说道。

  “不气不气,明儿为夫替你出气。”温亭湛哄着。

  “那是我徒弟,你不准欺负他。”夜摇光冷哼道。

  温亭湛:……

  “夫人说的都是对的。”温亭湛点头。

  “我要睡了。”夜摇光白了温亭湛一眼。

  “好。”温亭湛好脾气的应声,然后转身离开。

  等到温亭湛走了,夜摇光才躺在床榻上,笑的犹如喝了蜜一般甜。

  人生有一个人,无论何时都依着你,哄着你,纵容着你的任性,这是几辈子才能够修来的福缘。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够享受这份福缘,她觉得既然老天恩赐给她,那她就要时不时的行驶一下这种幸福的甜蜜。

  尽管,她觉得这样很幼稚和刁蛮,可她非常的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