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81章 摇摇陪我睡会儿
  “温公子的聪慧手段,本宗主在很早以前便已经领教过。”云非离移开目光,眸子幽寂看不出情绪的望着阴阳谷。

  很早以前,从云科父子被废的事情,他就知道那时候不过十岁出头的一个孩子到底拥有多么果敢的心,多么深的城府。在他出关之后,面对所有的物是人非,听到几年间他闭关发生的事情,他的直觉告诉他,温亭湛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可他却想不明白是什么角色。

  温亭湛这个人,不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诚如他所言,他要生命之花,而他的母亲提出阴阳谷为三关之一,固然过分,可却达不到温亭湛要对母亲下杀手的地步,还有母亲的死,确系被妖物所杀,他亲自检验过,而云恒乃是妖物在整个缥邈仙宗的弟子眼中暴露而出,温亭湛被真正二叔的神魂所救,也是合情合理。

  他寻不到温亭湛要杀母亲的理由,找不到任何破绽,可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他的心中会有这样强烈的怀疑,仅仅只是如温亭湛所言,因为母亲被害之际,温亭湛恰好脱困这个巧合么?

  “多谢宗主夸奖。”温亭湛面色淡然,“当年在地宫,宗主舍身救内子之情,温某不曾相忘,顾念这一点,温某没有对不起宗主之处,言尽于此,宗主信与否,乃是宗主自己之事。”

  说完,温亭湛就一拱手,转身不急不缓的离去,他的步伐从容坦荡。让紧盯着他的云非离产生一种挫败感。

  纵使云夫人乃是被他设计所杀死,澳门赌博网站:他也不觉得对不起云非离。从云夫人将含幽引来,险些害的他们夫妻阴阳相隔,若非有百里绮梦在,若非千机真君及时赶到,他的摇摇哪里还有活路可言?若非是顾念云非离,他绝不会让云夫人这样光荣而又没有痛苦的死去,死后还能够受缥邈仙宗的敬仰与供奉!

  故而,他没有觉得自己对不起云非离。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算不清,他却依然问心无愧。云夫人已经到了和他们不能共存的地步。既然你死我活只能择其一,他自然是选择自己生!

  走到转角处,温亭湛又顿住了,他背对着云非离道:“我被困于此三年,内子并不知情,还望云宗主守口如瓶,感激不尽。”

  云非离霍然抬头,就看到温亭湛已经转身离开,他的衣摆飘过一丝虚影。云非离其实看到夜摇光很意外,他原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与戈无音大婚,夜摇光最多在戈雾海送戈无音一程,不会来缥邈仙宗。

  虽然和夜摇光相处不多,可他是极其了解夜摇光的性子。恩怨太过于分明,他母亲那样的行为,会让她彻底厌恶缥邈仙宗。原来,她至今都不曾知晓,难怪她能够那般坦然的面对自己,更是那样高兴的将戈无音从戈雾海送嫁到这里。

  而此时的夜摇光在缥邈仙宗的石牌之前等着温亭湛,却突然感觉到温亭湛的气息,竟然是从缥邈仙宗内而来,她侧首就看着缓步走来的温亭湛,不由惊奇的望了望身后:“你怎会从里面而来?”

  “我半个时辰前便已到。”温亭湛伸手温柔的牵起夜摇光的手,“不过是遇上了陌大哥,听陌大哥说你正陪着戈姑娘试嫁衣,我也不好去打扰,故而向陌大哥讨教了几个医理上的问题。方才苍姑娘去寻陌大哥,我才知你到了此处等我。”

  事实上,温亭湛和云非离分开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去寻了陌钦,总不能告诉夜摇光,云非离私下单独找他,肯定要说一个合理的缘由。

  “你怎会这般快……”说到一半,夜摇光就反应过来,“你是连夜赶路?”

  “和你分开六日,我朝思暮想,只想早些见到你。”温亭湛执起夜摇光的手,轻轻的在她的手背落下一吻。

  夜摇光瞪了他一眼,就拉着他不发一言的快步去了她的院子里。来了缥邈仙宗她自然不能和准新娘一个屋子,不合规矩,而戈无音知晓她带了连山,就连温亭湛和乾阳也要来,就如同其他门派一样给安排了一个小院子,所以很是方便,夜摇光白日里就把温亭湛的房间打点好,直接拉着他进了屋子。

  在屋檐下看着抱着柱子打盹的乾阳:“你在这里抱着柱子睡什么?”

  乾阳一个激灵,掀开惺忪的眼睛:“师傅,我好困。”

  “困,就滚去睡觉。”夜摇光踢了乾阳一脚,将他朝着温亭湛隔壁房间踢过去。

  乾阳转了身,就哦了一声,然后乖乖的进房间。

  夜摇光才拉着温亭湛进入了给他准备的房间:“你先睡会儿,我会给你留膳。”

  夜摇光正要转身,温亭湛一把拉住她,幽深而又内敛的目光温和的看着她:“摇摇陪我睡一会儿可好?”

  看着温亭湛就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夜摇光不由无奈,于是真的将他当做了孩子,给他宽衣脱鞋,然后强势的将他按在床榻上,给他掖好被子,才在榻沿坐下来:“睡吧,我守着你。”

  温亭湛的唇角微扬,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夜摇光,夜摇光也默默的回视着他,他们的彼此眼中只有对方的身影。

  相对凝望,沉寂无音,一室融光,情暖入心。

  很快,疲惫的温亭湛就撑不住眼皮,缓缓的合上,陷入了梦乡。

  他确实累了,为了追查月九襄事情背后的主导者。为了安排他不在时的所有事宜,自夜摇光走后的这几日几乎每夜只睡了两个时辰,为了早一步赶来,害怕他还未到之时云非离就将他三年半囚禁于阴阳谷的事情在夜摇光的面前说漏了嘴,所以催促着乾阳连夜赶来。

  耳边是他均匀的呼吸声,夜摇光看着他合着眼帘垂下的一排细密长翘的睫毛,投下的阴影都覆盖不了他眼下的青黑,心莫名的一疼。握着他的手,将一缕缕五行之气输入他的体内,缓解他的疲惫同时,也让他睡得更加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