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79章 重聚与共计
  “是,澳门赌博网站:我是如此作想。”

  夜摇光就这件事和温亭湛也讨论过,毕竟关乎戈无音,虽然戈无音是家事儿,他们不好插手,重不得轻不得。如果因为他们的插手而导致戈雾海纷乱,或是戈裔重致死,戈裔重再不对毕竟是戈无音的父亲,未必不会在戈无音心里留个疙瘩,故而温亭湛一直劝夜摇光不要插手,可不插手不代表不关心。和温亭湛重逢,夜摇光将这些事都告诉过温亭湛,然后温亭湛给她分析过,这极有可能是杨菁菁一手安排。

  夜摇光也几次想要写信给戈无音言及,但是没有证据,加上如果温亭湛所料是真的,杨菁菁的背后有一个修为极其高深的妖物。以戈无音的冲动,很可能会坏事儿,所以她也是到现在才当面点破。

  果然,戈无音就翻身准备下榻,夜摇光一把拦住她:“你要做什么?”

  “我要去查她。”戈无音一刻都等不了。

  她即将出嫁,等她走后就鞭长莫及,若杨菁菁真的是一个这样心思深远,且手段很辣的人,她的母亲恐怕要吃亏。

  “你急什么!”夜摇光庆幸,她之前没有来信对戈无音说这些,“在戈裔重修为没有大成之前,至少在高过她背后的妖物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你现在突然去查她,只会打草惊蛇。”

  “你为何如此笃定?”戈无音侧首问道。

  “这几年不也是相安无事?”夜摇光无奈道,“她对戈裔重有情!”

  否则以杨菁菁这样的手腕,早就把戈无音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哪里需要耍些不入流的小手段让戈裔重远离和厌恶戈无音和她娘这边的人?也正是杨菁菁对戈裔重有情,因此她才在费心思绕着她背后的妖或是人,不然戈雾海只怕已经鸡飞狗跳。

  “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等到戈裔重修为大成,只怕她就不会有顾忌。”戈无音皱眉道。

  “是不能坐以待毙,但不能如你这般横冲直撞,我们得想想办法。”夜摇光皱眉,最好是在戈无音出嫁前,让其原形毕露。

  “我后日便出嫁,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戈无音还是掀开被褥,走下床榻,“我去寻无息,给他打个招呼。”

  夜摇光没有阻拦戈无音,而是躺回去想想有什么办法。想着想着竟然想入了梦乡,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戈无音回来,夜摇光翻身继续睡觉,早晨起来和戈无音一起修炼,然后一起用早膳。

  刚刚用完早膳,戈无音带着夜摇光在戈雾海走了一小会,熟悉一下环境,就听到陌钦到来,两人连忙跟着过去。陌钦不是一个人来,他的身侧跟着一个宛如玉宫遗落的仙子一般的女子,正是苍珺玥。

  “你们一起来,我倒是颇有些意外。”戈无音看着陌钦和苍珺玥。

  “是我去寻钦哥。”苍珺玥也不忸怩,大方的承认,“我知晓钦哥要来此,便跟了上来。”

  “摇光。”陌钦亲切的喊了一声。

  “陌大哥。”夜摇光也回应一声,旋即对苍珺玥颔首致意,“苍姑娘。”

  “我早就猜到夜姑娘会来。”苍珺玥笑着说道,“好久不曾见到夜姑娘,夜姑娘的修为又大涨了。”

  “苍姑娘的手艺定然也精进了。”夜摇光回道:“还没有多谢苍姑娘别出心裁的镯子。”

  那几个镯子,苍廉矗在信中提到过,是苍珺玥所建议。

  “我想着夜姑娘在俗世中,有个暗器防身也是极好。”苍珺玥眉目含笑,“夜姑娘喜欢,可真是再好不过。其实夜姑娘不用感谢,父亲得到了夜姑娘的锽铁,把他允诺给母亲好几年的物件打造出来,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告慰了我母亲在天之灵,真要说谢,也是我谢夜姑娘。”

  “行了行了,你们不要谢来谢去。”戈无音打断他们,“快随我进屋子里吧,这几年摇光给我送的好酒我都屯着,就是留着这一日招待你们,你们确定要把时间浪费在此?”

  “无音你为何不早说?”苍珺玥连忙拽住她,“在家里我爹都不准我饮酒,快带我去,今儿他不在,我要喝个够。”

  于是戈无音和苍珺玥走在前头,夜摇光和陌钦就走在后头。

  陌钦便不由问道:“你和允禾打算何时成婚?”

  到现在他都没有收到请柬,他觉着有些不正常,按照温允禾对夜摇光的心思,不应该是一回去就迫不及待的成亲么?

  “明年,日子倒是定下来,可还早,才没有发喜帖。”提到婚事,夜摇光的眉目都晕染着笑意,“陌大哥放心,我和阿湛都不会忘记你。”

  “如此便好,我可当真怕你们把我给忘了。”陌钦的心里已经放开,对于温亭湛和夜摇光之间,他虽然没有做到对夜摇光断情,可却是真心期待和祝福他们两能够早日修成正果。

  “陌大哥的修为依旧比我高。”夜摇光感受到陌钦的气息,不由叹息道,“何时我才能够超越陌大哥啊。”

  “你的修炼速度已经极快,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赶超我。”陌钦无奈的笑着,“不过我如今在九陌宗一心修炼,不像你俗务缠身。”

  “清修有清修的好,操劳有操劳的乐趣,我挺享受的。”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很快就追上了戈无音和苍珺玥,两个姑娘已经喝了两杯,苍珺玥道:“夜姑娘可真是不厚道,这么好的酒竟然今日才让我尝到。”

  “咦,当年我收到苍宗主送来的几件武器之后,就回赠了年礼,有一坛酒啊。”她的记忆可是很好。

  “一定是被我爹给独吞了!”苍珺玥气得跳脚。

  看着平日里娴雅的一个人儿,为了酒变了个模样,夜摇光不由好笑。

  “快坐下,陌钦,我正好有个事儿让你拿个主意。”戈无音招待着他们落座,然后给他们各自倒了酒,我这杯子才道,“昨夜摇光给我提了个醒……”

  夜摇光没有想到,戈无音竟然会当着苍珺玥的面儿,将这么隐晦的家私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