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73章 摇摇,澳门赌博网站:要当心
  夜摇光那些推测完全建立在邑德公主是真凶的大前提之下,可如今邑德公主是真凶被推翻。那么凶手如何要费了这么大的劲用震阴符将月九襄的阴气镇压的同时,又将她矛盾的埋在千年槐树之下。

  就如同温亭湛所问,既然对方修为如此之高,怎么可能看不出千年槐树之内有一颗千年阴珠即将形成?明知道有千年阴珠,还把月九襄放在那里,那岂不是……

  电光火石之间,夫妻俩对视了一眼,夜摇光目光一冷:“他是有意为之!”

  “是。”温亭湛点头,“其实摇摇从一开始就忘了一点,若是邑德公主当真是懂这些,并且害怕月九襄化为厉鬼来寻她复仇的人,她不是费尽心思的用震阴符镇压月九襄,而是寻人在月九襄的鬼魂还没有凝聚之前将之强行度化,修为在你之上,难道做不到这一点?”

  “是啊,我竟然忘了这一点!”夜摇光伸手重重的一拍脑门。

  与其用震阴符镇压一个含冤而死的人,增添孽缘,不如等到邑德公主杀了人,在原地守着等到月九襄凝魂成为厉鬼,将之强行诛灭,这样反而是功德……

  “你不过是初闻月九襄的事情,被她的遭遇困在了其中,这是人之常情。”温亭湛心疼的低头看着夜摇光的在月色下光洁的额头,动作温柔的揉了揉,“日后不可在这般。”

  “你别安慰我了,我就是不够聪明。”夜摇光耷拉着眼皮,垂头丧气道。

  “我家摇摇,人情练达,美貌无双,修炼天赋卓绝,若是你再聪慧冠绝,那要我做什么?”温亭湛笑道,“这世间哪儿有那般十全十美之人,且摇摇虽然不是绝顶聪慧,也绝不是愚笨之人,还有何值得丧气?”

  “我哪里有丧气。”夜摇光白了他一眼,“我只是在想,若是日后我们的孩子随了我可如何是好。”

  前世,夜摇光虽然不认为自己是聪明的人,但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笨,可这辈子身边有个多智近妖的温亭湛,把她的智慧衬托得真是低入尘埃,这要是不知道聪明人是什么模样,亦或是再聪明的人不是你能够接触的人也就罢了,可老公这么聪明,要是宝宝达不到这个高度,那岂不是她拉了后腿?

  温亭湛忍不住低声笑出声来,他伸手将夜摇光搂入怀里:“我和摇摇的孩子如何能够不聪慧?摇摇只要不要想着他们个个如我一般,就定然不会失望,其实若可以,我倒希望他们不要如我一般,像小阳那般也是挺好不是么?”

  “这可是你说的,日后你可别嫌弃。”夜摇光斜睨着温亭湛。

  “摇摇为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肉,我宝贝着还来不及,哪里敢嫌弃。”温亭湛温和的笑着。

  “好了,不跟你闹了。”夜摇光怎么可能是个会嫌弃自己智商的人,若是这一点都看不透,还谈什么修炼,不过是就是和温亭湛说着玩,“我们言归正传,你的意思是凶手,亦或是凶手的身侧有修为高深的修炼之人,为的其实就是故意蓄养九襄,如此说来,凶手对九襄这样残忍的手段倒是有了合理的解释,为的就是刺激她的怨气和戾气。可凶手既然不惜一个血本,赔上一颗千年阴珠,为何十九年过去不将九襄掌握在手中,且我将九襄救走之后,他也不曾出现?”

  “这一点我尚且还不知为何。”温亭湛双手握着夜摇光的肩膀,“不过摇摇,你可要当心,对方既然不惜用一颗千年阴珠养出月九襄,你这样带走了阴珠和月九襄,虽则不知他们为何到如今还没有动手,可我觉着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你不要担心,既然他们现在都没有追上来,那么说明他们并不知晓月九襄和阴珠是何时消失不见,便是去打听也打听不出来,我在汉阳一直是以男装出行,并没有让人看清我的面貌。且以我现在的修为,他们便是起卦,也不行。”夜摇光对温亭湛道。

  进入元婴期,就已经踏入了修仙之途,在卦象上也会变得模糊。若是起卦所寻之人乃是大乘期,那就无法成卦,就和当初她为仲尧凡起卦寻百里绮梦一样,百里绮梦不是人,大乘期也已经是半仙。

  听到夜摇光这样说,温亭湛也是松了口气,因为牵涉到了修炼之人,他不好把握的对象,他不敢贸然派人去打听是否有人打听夜摇光,害怕这样反而暴露了夜摇光,因此心里格外的没有底。

  “别担心,对付人我不擅长,可对付不是人的管他妖魔鬼怪,我都是有千方百计。”夜摇光圈着温亭湛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就推开他,“早些歇息。”

  虽然嘴上安慰着温亭湛,但是夜摇光心里还是格外的谨慎,甚至传信到了缘生观,让长延师兄帮忙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范围锁定。

  然后就没有多纠结这件事,开开心心的筹备起幼离和叶辅沿的婚事。并且亲自为幼离和叶辅沿算了一个好日子,正好是六月二日。

  五月末,距离幼离和叶辅沿成婚还有三日,夜摇光将幼离单独留下来,将一个打开的匣子递给她:“这是我这个做主子的一番心意。”

  夜摇光给的很实在,一千两的银票,一个一进的宅院,毕竟幼离跟了她已经快十年,对她付出良多,自然要比其他人丰厚一些。

  “姑娘……”幼离看着上面的宅契不由眼眶一红。

  “我和阿湛商量过了,叶辅沿的弟弟要想在帝都入学,就得拥有帝都的户籍,这个宅子你可以落在叶辅渝的名下,算是你这个嫂子给小叔子还有小姑子的入门礼,叶辅渝和妹妹也都大了,总不能让他们住在我们府邸,我和阿湛倒是没什么,就怕他们因此受不了闲言碎语。”夜摇光亲手扶起幼离,“至于你和叶辅沿婚后,是要和他们住在一块,还是继续住在府里,都由你们自个儿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