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71章 扑朔迷离
  邑德公主的目光含着冰冷的泪光,澳门赌博网站:看了岳书意一眼,就转身跑了。

  岳书意追了两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无力的垂下手,在湖泊边站了许久,许久。

  “邑德公主的话,可信吗?”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府中,耳边一直还萦绕着邑德公主的话,她当时隐在暗处,没有看到邑德公主的表情,也不知邑德公主是否说了谎。

  “你如何看?”温亭湛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被夜摇光放出来的阴珠之上。

  月九襄沉默,很异常的沉默,就在温亭湛和夜摇光以为她不会开口之后,月九襄才开口:“当年,是岳书意派人查到我和孩子的落脚之处,让人送了钱财来,我将银票原封不动的让来人带回去,后来……”

  月九襄将事情从她的角度,不添加任何情绪很平静的复述。按照月九襄的复述,那就只能是岳书意被拒绝回去的银票被邑德公主知晓,所以邑德公主才对岳书意还上心他们母子三人而心生恨意,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否则为何要月九襄写断绝书?又为何要对月九襄和月九襄的孩子这样的残忍。

  “你方才说,来人直言过他们是公主所派?”温亭湛皱眉。

  “来人自称是公主府管事。”月九襄回答。

  温亭湛沉思了一会儿才又问了一遍:“你可信邑德公主所言?”

  月九襄再度沉默。

  夜摇光瞬间反应过来,月九襄竟然是相信邑德公主所言,若非如此,她不会选择沉默,她一定会激烈的辩驳,她就不明白邑德公主哪里值得月九襄相信?难道不可以是邑德公主强词夺理?要知道这世间,多少人可以把自己的罪过面色坦然的说着不是自己所为。

  似乎是明白了夜摇光的疑惑,好久之后,月九襄才道:“我也爱过他,我能听出她对他的爱意不做假。”

  “就算邑德公主对岳书意的爱意不做假,可越是如此,不越发能够解释她对你的恨意吗?”夜摇光不理解。

  “我也不愿信她,如果她所言是真的,那我的仇人是谁?我这么多年的恨,我杀了那么多负心的男人,都成了一场笑话。”阴珠开始摇晃,夜摇光看着里面的月九襄,她无措而又痛苦的摇着头,“可我作为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所言……”月九襄停了许久,似乎花了所有的力气和勇气才说出这三个字,“是真的。”

  夜摇光的心不可谓不震惊,连她都不曾相信邑德公主,可月九襄却信了,看着说完这句话就驾着阴珠飞奔离开了月九襄,夜摇光并没有追上去,她知道月九襄需要独自冷静。

  “她为何就这么容易的信了呢?”

  “受你影响。”温亭湛低声解释,“若是她不曾跟在你身侧这么久,磨砺了戾气,看了这么多人情世故,她不会这么冷静理智的去对待自己所承受的痛苦,还有刚刚经历了全跃的事情,虽然邑德公主不像雷副将对全跃有恩一样对他们母子有恩,可她也不想出现同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可若不是邑德公主,月九襄那样的生长环境,哪里有人对她有那样的仇怨,且还要盗用公主的名义?”夜摇光陷入了沉思。

  “故而,凶手知晓月九襄、岳书意、邑德公主之间的关系。”温亭湛分析道。

  “凶手的目的又是什么?”夜摇光摇着头,她依然觉得除了邑德公主,没有旁的可能,“若是凶手是为了邑德公主,那就不会把她的名讳报出来;若不是为了邑德公主,为何又要让九襄写决绝书?如果凶手是为了陷害邑德公主,让岳书意与其反目成仇,那么十九年过去了,为何到现在还不行动?不将证据交给岳书意。”

  一直沉思的温亭湛霍然抬起头:“摇摇,你方才说什么?”

  夜摇光莫名:“我说若是凶手是为了邑德公主……”

  “不,最后一句话。”

  “如果凶手是为了陷害邑德公主,让岳书意与其反目成仇,那么十九年过去了,为何到现在还不行动?不将证据交给岳书意……”

  夜摇光的话还不曾复述完毕,温亭湛霍然站起身,对着夜摇光道:“摇摇,你早些歇息,我有事需要去核实。”

  说完,温亭湛就急冲冲的走了。

  夜摇光被这一两个闹得一头雾水,甩了甩脑袋,将这些伤脑筋的事情扔到一边,洗漱翻身上榻休息。天将将要亮的时候,月九襄就回来,夜摇光也没有再提这件事,一切还按照往常一般进行。

  当日温亭湛散值回来之后,拿了一叠画像,递到月九襄的面前:“这是从二十年前到如今,所有邑德公主府明面上的管事,和暗地里邑德公主重用之人,你看看可有当日对你们行凶之人?”

  温亭湛一张张的翻阅,只剩倒数第二张的时候,月九襄充满戾气,仿佛要撑爆阴珠一般指着这个人:“是他,是他,就是他!”

  而后利剑一般将那一张纸给冲破,来来回回的对穿,仿佛仇人就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邑德公主奶娘的丈夫,深的邑德公主信任,且十九年前,他确实去过汉阳。”温亭湛脸色有些凝重的告诉夜摇光。

  汉阳正是月九襄带着一双儿女离开咸宁后的落脚之地,也是夜摇光路过遇上月九襄的地界,夜摇光挑眉看着温亭湛:“这不就是证据?”

  “不,摇摇,我也信邑德公主对岳书意是情深义重,便她真的心思歹毒,她身为一朝公主,信任之人何其多?这等事自然是要寻一个可靠信任之人,可她断不会让自己奶娘之夫去。”温亭湛的语气很笃定。

  “为何?”就连发泄一通的月九襄也看着温亭湛。

  “因为邑德公主的奶娘,正是在寇府保护她而受辱而亡,死因与九襄大同小异。”温亭湛从很早开始就已经调查邑德公主,他素来行事知己知彼,所以这一点他很清楚。

  大同小异,岂不也是被……

  如果真的是这样,邑德公主但凡有点良知,就不会对自己的奶娘之夫下这样的命令,这不是挖他的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