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65章 聪明人之间无声的约定
  “你肯定没有给他好果子吃,阴了他吧。”夜摇光兴致来了,拉着温亭湛道,“说说,你怎么阴了他一把?”

  “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温亭湛笑道,“单久辞现在还不能暴露福王的势力,以防陛下有所警觉,所以他请的这些人都得给好处。我就等着他许了好处让人来弹劾我,他们越是弹劾我,吃的亏就越发大。”

  “为何?”

  “因为啊……”温亭湛故意拖着声音,然后将脸蛋凑近夜摇光。

  夜摇光瞪了他一眼,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催促:“快说!”

  “因为早在老师设宴的头一天,我便私下见了陛下,将我所有的推测告诉了陛下,并且将全跃二人企图破坏士睿的大婚,老师为了打乱他们的计划,不得不在苦无证据的情况下设宴,给他们营造一个机会。”温亭湛笑的犹如一只狡猾的狐狸。

  “难怪,难怪那夜陛下对攀咬帝师之人如此厌恶。”夜摇光总算是恍然大悟了,陛下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对于明明是为了萧士睿而隐忍的褚帝师被其他人揪着这个错处,才会心里怒火。

  同样的道理,温亭湛做了的事情早已经知会了褚帝师,并不是为了功劳而连恩师都可以利用的人,且这个计划是他们师徒二人商量好了之后,奏请了陛下的许可才实施。这些人在不知内情下,对一个刚刚立下大功的人这样群起而攻之,别说这件事温亭湛没有一丁点错处。便是温亭湛真的没有提前和褚帝师通气,纯属利用了褚帝师,那也不过是急功近利了些,哪里值得他们就这样恨不能凭着这点小错就将温亭湛打入泥潭里,甚至丝毫不提温亭湛的功劳,这落在陛下的眼里不是妒贤嫉能是什么?

  想明白了这些的夜摇光不由看向温亭湛:“陛下不但奖赏了你,还至少训斥了弹劾你的人。”

  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单久辞赔了夫人又折兵。单久辞现在用的不是自己的人,自己的人自然不敢对他心生埋怨。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不是单久辞和福王的人才会被陛下训斥之后,对单久辞心里生了嫌隙。单久辞许下的好处还得给,因为他们确实做到了弹劾温亭湛,可拿了好处他们不但不感激,还会怨恨。

  吃力不讨好啊,夜摇光眉开眼笑的看着温亭湛:“你是故意的吧?”

  温亭湛笑而不语,那意思很明显:“我可没有去陷害他,他若不对我使坏心,何至于踏入我的圈套?我都告诉他,我很自信了,可他偏不信。”

  单久辞那么聪明的人,会栽个跟头,完全是因为单久辞还没有将他给看懂摸透,因着这件事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单久辞不会想到他会这么大胆的,在全凭猜测的情况下,就上报君前。要知道,若是事情没有顺利的进行,或者说温亭湛的揣测有所偏差,让皇帝陪着他玩了这么大一局,那可是有欺君之嫌。虽然没有过明路,陛下未必会当众发作他,可私底下也会厌恶他。他才刚刚进入仕途,更应该爱惜羽毛。以他今时今日的圣宠,不愁没有升官发财展露本事的机会。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赌一赌?

  所以,单久辞压根不会想到,他会在真相未明之前,就先到陛下面前邀功。

  “陛下就是听了你的猜测,就配合你?”会不会太容易?没有一点有说服力的证据,牵扯到的还是一个正二品的九门提督,就算是帝师作保,那也太过于儿戏。

  “自古财帛动人心,便是富有天下的帝王也会为财宝所动。”温亭湛笑意加深。

  “你竟然直接对陛下言及到了贼赃!”夜摇光惊愕不已的看着温亭湛,“你的胆子真是太大了。”这玩意,若不是全跃主动交待出来,她都没有想到还有这东西,“你就不怕玩过火了,要是没有,亦或是全跃不愿意交代呢?”

  “必然是有,我才会说。”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我翻阅了当年的旧案宗卷,又去了一趟户部,当时傅尚书已经是户部侍郎,户部没有当时甘肃上来的大量赋税,我又仔细的详查过当时的知府,非常确定他没有缴获这一笔财宝,而闵钊是一个重权而不重钱的人。当时,他若是得到这么大一笔钱财,一定会将之上缴,如此功劳会更重。我让小阳带着叶辅沿去了老狼山当时各个贼匪的窝点,虽然十多年过去,山寨都已经长了草,房屋也倾塌,但叶辅沿说过每个山寨都寻到了藏匿地窖或者山洞,里面有空了装财宝的箱子。还有从地方调来的三十年前被劫匪打劫过之人报案的案件和金额,我粗略的算了算,累计少则过百万两,这么大一笔银子,绝对不会不翼而飞。其后,我让卫荆和暗卫调查了当时所有涉案,并且这十多年来兰县上任过的官员,非常确定无一获得了这笔财宝,所以我很肯定,这笔钱财是被老狼寨给掠夺藏匿,否者全跃和铁志两个无亲无故的半大孩子,不可能这般优渥的长大,他们可是还有一身好功夫和好医术。”

  “好,澳门赌博网站:就算你说的在理,你就不怕全跃他最后也不肯说吗?”夜摇光还是觉得温亭湛这一次空手套白狼,套的太过于惊险。

  “不会。”温亭湛摇了摇头。

  “你何以这般笃定?”

  “全跃是一个绝对聪明之人。”温亭湛叹了一口气,“从他布局杀了雷副将就知晓,他也知道我同样是个聪明的人。他已经错杀了雷副将,且无可挽回,而他和铁志都是无法脱罪逃生,雷副将还有一个女儿,在我的府上,他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让我得到好处和功绩,期望我感念这一点,善待他亏欠了的雷副将遗女。”

  “所以,在你接婷姐儿入府的时候,其实很多事情你已经猜到。”那么早,他就已经在安排所有的事情。

  温亭湛摇头:“我只是觉着他们愿意冒险放过雷姑娘,定然有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