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63章 嫌宅子太安宁
  全跃在闵夫人的怀里断了气,可他的眼睛始终睁着看着她。那目光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任何温度,闵夫人的喉头发出一种极致的嘶吼声,声音仿佛又被卡在了喉头爆发不出来,她似乎负担不起全跃的体重,抱着全跃跌坐在地上,手里依然握着插入全跃心脏的匕首刀刃。她的手和她的唇剧烈的颤抖,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温亭湛微微抬首,闭了闭眼,才对身后的侍卫点了点头,而后转身离开,走远之后依然听得到闵夫人的哀求:“别……别带走他,求……求你们,把他还给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是夜摇光知道整个事件经过后的第一反应,看着在花园里面追着蝴蝶的雷婷婷,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夜摇光的心里更加的同情她,还有她的爹娘。

  轰动朝野,甚至牵扯无数大臣子孙的副将碎尸案就这样告一段落,任谁也没有想到口口声声要为自己的人查询真凶的九门提督,不,现在已经被革职的闵钊竟然才是真正那个害死雷副将的人。

  碎尸案落下帷幕,闵钊因为身受重伤,而主动卸任九门提督。陛下也没有挽留,其实站在陛下的角度,若非闵钊主动卸任,陛下定然不会撸去闵钊的职位,闵钊杀的是贼匪,又不是无辜。即便陛下知晓对方乃是仁义匪徒,可这种先河不能开,否则日后会掣肘朝廷之人。要是谁都不守法纪,认为自己是仁义之师就去烧杀抢掠,这个天下还不大乱?不过,闵钊确实被铁志伤的很重,就连陛下给他另派差事他也拒绝,他态度很坚定的辞了官,这倒是让夜摇光有些诧异。

  “闵钊为何这么干脆的就辞官?”夜摇光有点想不通,闵钊一看就是一个很有魄力和手腕且权欲熏心的人。

  “两个可能。”温亭湛将西瓜的子跳出来,用小的水果刀,就着盘子里面将西瓜一块块的切出来,然后用签子插上递到夜摇光的嘴里,“其一,暂避锋芒。他的事儿,虽然许多大臣觉得并没有多大的罪过,不过是用了些手段搅了一窝贼匪,至于和闵夫人私通,男人逢场作戏也是有的,且闵钊并没有玩弄闵夫人,比起闵夫人,闵钊受到的谴责并不大,可到底传了出去,他现如今留在帝都也是一个笑柄,且他缺了一只耳朵,他想彻底的离开帝都,等到事情的风波平息之后,再做打算。他竟然能够爬到今时今日的地步,想要从新让陛下想起他的能干,很容易。”

  夜摇光吃着甜甜的西瓜,眯着一双桃花眼成了月牙:“第二个可能呢?”

  温亭湛将所有的西瓜都切好之后,用湿的帕子擦了擦手,才挨着夜摇光坐下,正好夜摇光戳了一块西瓜递到他的嘴边,他也毫不客气的张开嘴吃了,对着夜摇光笑的心满意足,吃下去才开口:“第二是为了闵夫人。”

  “为了不让闵夫人受闲言碎语?”夜摇光皱眉,不太说的清楚,闵夫人乃是内宅妇人,极难见到,若非如此,温亭湛也不会连褚帝师都下进去,就是为了在没有完全掌握确凿证据之前让凶手暴露,揭开事情的真相,所以闵夫人就是在帝都也不影响,她只要拒绝所有的邀请,不参加任何宴会,以闵钊的手段自然听不到闲言碎语。

  “闵夫人前天夜里自缢,绳子断了,人甩下来,脑袋恰好撞在了她踢掉的凳脚上,已经瘫了。”温亭湛对夜摇光道,“她的余生都要活在想死却不能死的痛苦之中。”

  “这是报应。”夜摇光冷声道,好好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就撞到了小脑细胞,有些人整个头砸下去也不见得会瘫,且不说她内心遭受的折磨,就说她还是一个医者,能医不自医,更添一份煎熬和痛苦,“她才是造成这个悲剧的始作俑者。”

  “哈哈哈哈,摇摇似乎猜到了什么。”温亭湛笑道。

  “别把我想得那么笨!”夜摇光瞪了温亭湛一眼,“当初怎么好好的两个孩子就能够逃过一劫?只怕就是她放走,其实她不如不放,反而让两个孩子遭受了这样大的痛苦,背负着仇恨与折磨活着,最终还将自己的恩人碎尸,她为了彰显一下她没有灭绝人性,却完全没有想过两个孩子逃出来该怎么生活,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好受一点,把别人推向更绝望的悬崖,而她则以来宽慰自己,理所应当的享受着荣华富贵。还有雷副将,只怕也是她在闵钊的耳边吹了枕头风,因为她心里愧疚,她知晓自己利用了雷副将,给她背了这么多年的锅,又假仁假义的弥补。可若是没有她这份自私的弥补,哪里会让全跃二人认定雷副将是告密者?”

  “好了好了,别气了,这世间便是如此,千奇百怪的不同人才会营造出这个人世间。”温亭湛看着义愤填膺的夜摇光,连忙抚着她的背。

  “比起大恶之人,我更厌恶为恶却不自知,还要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其实是个良善之辈的人。”夜摇光忍不住又吐槽一句。

  温亭湛只能顺着她点头。

  见此,夜摇光蓦地想起一件事儿,便问道:“你怎么把帝师给拉进去,这事儿到底发生在帝师府,明眼人怕是都看出来你是早就查出了事情的始末,却让帝师做筏子,将闵夫人诱出来与全跃相见,今儿早没有御史弹劾你品行不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何止啊。”温亭湛唇角的笑意加深,“不但有御史弹劾我品行不端,侍讲掌为陛下进读书史,讲解经义,备顾问应对。说我如此品行,他们都担心陛下重用我被我蛊惑,扰乱圣听。还有人则说,我明知恩师深受陛下恩宠,恩师大宴陛下极有可能亲临,却依然出此下策,置陛下于险境,其心当诛。”

  “卧槽,谁说的,嫌他的宅子太安宁了是么?”夜摇光听得火冒三丈,气势汹汹的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