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60章 擒拿
  一时间整个宴会陷入了一片惊慌之中,温亭湛和萧士睿迅速的纵身到褚帝师和兴华帝的面前,褚府原本被引到厨房那边的下人和护卫也纷纷掉头朝着这边跑来,夜摇光伸出手将四个丫头往后面一拦,直接贴上了院子的墙壁。

  她的视线完全不受这些烟雾所遮拦,就看到两道身影,一个穿着褚府下人,一个穿着褚府丫鬟衣裳顺着慌乱奔跑的丫鬟小厮朝着宾客逼近。他们的脸上蒙着布,是防止吸入迷烟。

  看着因为情绪恐慌而大量吸入迷烟一个个倒下的人,夜摇光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瓷瓶,侧身对着褚绯颖和卓敏妍道:“这里面的药可解迷药,一人一粒,切勿多服用。你们两看着她二人,就站在此处别动。”

  淡薄的烟雾之中看到两人颔首,夜摇光才一个旋身而起,跃到身后的围墙之上,足尖在围墙之上轻轻一点,她就飞跃到正中间院子的屋顶之上,当即盘膝而坐。指尖运气,手诀飞速的变化,腰间的罗盘飞出,在她的掌心萦绕的五行之气中间旋转,射出一道道淡金色的光芒。

  随着罗盘的转动,好似无形之间形成了一股风,这风甚是奇特,竟然是从两边包围而来,所有的迷烟都朝着正中间聚拢,渐渐的形成了一股,如一根粗大的白绳,又好似一条壮硕的白蛇朝着夜摇光飞过去。却在碰到了夜摇光面前的罗盘四射出来的金光之后,被全部搅碎。

  有那些知道是迷烟机灵的人,赶紧将酒水浸湿衣袍或是手帕捂住口鼻,并没有昏迷的人,恰好抬起头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看着那仿佛是被灯火与月光笼罩而明亮的罗盘散出浅淡的金光,沐浴在那沉着冷静的少女的身上,那一股股迷药仿佛听从她的支配一般,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吸收的一干二净,若非还有那么多昏迷过去的人,以及那样狼狈乱哄哄的场面,他们都怀疑方才是他们的错觉。

  都惊愕非常的看着那少女两手一翻,他们仿佛感觉到有什么无色无味无形的东西在四周一荡,忽而空气就变得清新起来。他们的震惊,是被激烈的打斗声给打破,顺着声音望过去,就见两个身着褚帝师府下人丫鬟衣裳的人,一个孔武有力正在和已经受了重伤的九门提督闵大人搏斗,而丫鬟则在被闵大人打飞出去之后,翻身越过莲花池塘,去捉拿昏迷了的闵夫人,这些人心里纳闷不已,这……貌似不是冲着陛下而来,而是冲着闵大人夫妇而来。

  夜摇光收回罗盘,就一跃而下,她凌厉的一掌为了不伤及女扮男装全跃的性命完全没有运气,但是她的速度快得惊人,在全跃才刚刚抓住闵夫人的肩膀,就被她一掌击中,饶是如此全跃也是一口鲜血尽数喷在了闵夫人的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鲜血的缘故,亦或是闵夫人并未吸走多少迷烟,她竟然幽幽的睁开了眼,就对上了全跃的目光,全跃满是血的嘴咧开,那一口的血让甫一睁开眼的闵夫人吓了一跳,几乎是本能的她从怀里拔出防身的匕首,胡乱的凶狠的刺入全跃的肩膀。

  匕首刺入,拔出。带出飞溅的血液,见害怕的闵夫人还要疯狂的动手,夜摇光连忙制止她,伸手扣住了闵夫人的手腕,将她往后面一推,推到了幼离的怀里。

  与此同时,一声惨烈的叫声,重伤了九门提督的铁志也被萧士睿重伤,卸了胳膊跪在地上。这时候,大量的护卫已经冲了进来,包括陛下的亲兵,认出全跃的虎贲军大将军段革脸色惊变的跪在兴华帝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兴华帝只是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就和褚帝师去了正院的大堂,这里自然有些人来收拾残局,而兴华帝直接坐在主位上,沉着一张脸,等着全跃和铁志被押上来。

  “你们是何人,意欲何为?”作为兴华帝的大总管,葫芦厉声问道。

  两人面无表情,不发一言,微微低垂着头颅。

  “帝师,可识得这二人?”兴华帝见此便问了褚帝师。

  褚帝师连忙躬身回道:“回禀陛下,老臣不曾见过这二人。”

  “可这二人身着的乃是褚府下人的衣裳。”同样已经卸下中书令大权的聂老,和褚帝师一样的白发苍苍,但是他的脑子依然灵活。

  褚帝师侧首问自己府中的大管家:“可知缘由?”

  “回禀陛下,府中也是适才才发现有两名下人被人打晕。”褚府的管家连忙回道。

  “是老臣的疏忽。”褚帝师对兴华帝躬身认错。

  “帝师这一疏忽,让陛下受惊,险些酿成弑君大罪!”这时候,迅速从方才险境之中冷静下来的政敌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俱佳的机会。

  “回禀陛下,适才这二人即便是浓烟之中,亦是果决的攻击闵大人,甚至于数十人中准确的寻到闵夫人,微臣以为这二人是与闵大人有私人恩怨。”作为褚帝师的第一心腹,澳门赌博网站:户部尚书傅大人自然也是第一个站出来为褚帝师开脱,“且,今日虽则是帝师一时兴起设宴,可帝师并未想过劳动陛下出宫,所谓弑君之罪,纯属无稽之谈。”

  “傅大人言下之意,是在责难陛下对帝师的恩宠?”对方自然是知晓硬要给褚帝师扣上一个大罪名有些牵强,可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把柄,他们岂能够这么轻易的放过,于是只能在字面上做文章,就是嫌事儿不够大。皇帝能够百忙之中抽空来给你的宴会撑场子,这不是无上的荣宠是什么?合着陛下来给你脸面,受了惊吓就是陛下自找罪受么?

  “陛下明鉴,微臣绝无此意。”

  “傅大人若非此意,又是何意?”

  “你……”

  “行了,朕在你们眼中就是那受不得惊的无能之人?”兴华帝很明显是偏袒褚帝师,“按你们的意思,今日褚府出了祸事,是帝师之罪?若是哪日,宫里出了祸事,岂不是第一个要拿朕来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