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59章 湛哥的难题
  “这分明是刁难。”夜摇光不满的嘀咕道。

  他们女眷距离男方本就比较远,她也是克制了声音,除了身侧的褚绯颖和卓敏妍,就连稍远点的罗沛菡和单凝绾都没有听到。

  褚绯颖和卓敏妍不由相视一笑。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站在中间,灯光下仙姿玉立的少年身上,有些人期待着,有些人幸灾乐祸着。但见那少年不慌不忙,招来了自己的随从,低声吩咐了两声,等到那随从下去之后,温亭湛温文尔雅的说道:“既然是陛下的吩咐,那微臣就献丑。”

  得到兴华帝的允许,温亭湛缓步走到莲花池中间,这时候歌舞已经撤了,褚府的下人在王一林的陪同下搬了一个桌子,安置了香炉和香料,大家都好奇不已,就见那少年洗了手,擦干以后竟然用已经成型的香开始改造,而且他的动作非常的优美,仿佛乐师在拨弄琴弦,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的动作而动,很快温亭湛就制好了两根粗糙的香。

  真的是非常的粗糙,一般的香都是从头到尾都是非常的均匀,可温亭湛这两根香,是一样的不均匀,上头粗下头细,有些地方竟然还有些弯曲,一时间就连夜摇光都不知道温亭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香便是温某的题。”温亭湛将一根香点燃,摆在了案几之上,亲手将案几上多余的东西收拾好递给褚府的下人,然后从新洗了手。

  这时所有人都嗅到一股令人非常宁和的香气,这香气非常的浅淡,但是人一接触到就忍不住深吸,仿佛可以让紧绷的大脑松弛。但是香很快就点完,直到香气扩散完了,众人才如梦初醒。

  只见温亭湛面朝兴华帝:“回禀陛下,微臣方才烧了一根香,时间不长不短正好是两刻钟,那微臣想问一问,可有谁知晓如何让这只香记录一刻钟的时间?”

  一下子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如果温亭湛这根香是均匀的,那么燃到一半自然就是一刻钟,可关键是温亭湛这根香不均匀,细的地方烧得快,粗的地方烧的慢,要用此来记录一刻钟……

  “有趣。”就连兴华帝,一时间也是没有想明白。

  众人都想着兴华帝的扇子,‘源恩大师’的扇坠,于是挖空心思的在思考,一时间还真的把许多人给难道。

  “爱卿,你这道题看来并不简单,似乎无人作答。”冥思苦想了一刻钟之后,兴华帝开口。

  “陛下,此题并不难,微臣相信在座定然有人能够解答。”温亭湛很是笃定。

  见此,澳门赌博网站:兴华帝便扬声道:“哪位爱卿能够作答?若是知而不答,朕可是要算其欺君。”

  这话一出,果然有人站了起身,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单久辞。

  兴华帝见此很高兴:“朕还以为朕的九州第一公子也不知晓答案,快说说如何解答此题。”

  单久辞走上前对兴华帝行了一个礼,才走到莲花池的中间,从温亭湛的手中接过那一根香,当着温亭湛的面将香下端的木棍折断,然后从一旁的侍从手中取过两个引火,将香横架在香炉之上,两只手几乎是同时从两端将香给点燃。

  “无论此香如何不匀,待到头尾相燃之处碰到之时,便是一刻钟。”单久辞解释道。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于是都是一片赞叹之声。

  “妙!”兴华帝当即拍手,“好,彩头归单家三公子所有。”

  兴华帝大手一挥,就有人将彩头端到单久辞的面前,离得远除了温亭湛,没有人看到单久辞伸手先拿的是温亭湛的玉佩,至于送彩头上来的下人,就算是看到了也不敢说什么,只会聪明的当做什么也没看到。那一块可谓质地粗糙的玉佩,被单久辞握在指尖摩挲:“多谢温大人的彩头。”

  “平常之物,三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温亭湛淡淡一笑,压低声音,只有他们两才能听得见,“真正的宝贝都是藏在心间,怎会随手相赠?”

  说着,温亭湛弹了弹袖袍,故意借着这个机会看向不远处的夜摇光,单久辞的目光随着望去,不由目光一闪,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温亭湛的衣裳和夜摇光的衣裙是如出一辙,同样的布料,同样的绣纹,同样的颜色,只不过是一个女装,一个男装。

  紧了紧手中的玉佩,单久辞对温亭湛拱了拱手:“温大人,你今日在玩火,就不怕引火**?”

  温亭湛知晓他安排,出入或许能够瞒得过别人,但绝对瞒不过住在他的隔壁,对他一举一动都倍加留心,且同样聪慧过人的单久辞。故而,今日之事,单久辞肯定知道,可他依然云淡风轻:“温某早就知晓单公子住在隔壁,亦知晓单公子今日会来。”

  言外之意,我早就知道瞒不过你,自然是不惧你使坏。

  “温大人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单久辞唇角一勾。

  “棋逢对手,乃是人生一大幸事,温某很期待三公子的赐教。”温亭湛唇角的笑意加深,“三年前的我尚且可以扼住三公子的咽喉,三年后的我,三公子可否要领教一下温某是否有长进?”

  “你们两再说什么悄悄话呢?”这时候褚帝师扬声问道。

  两人分开,温亭湛浅笑文雅,单久辞笑容得体。

  单久辞道:“帝师有所不知,三年前温大人去过应天府,小子有幸与温大人相交,故而就多聊了两句。”

  “原来你们早已相识,你们站一块,朕倒觉着如同一对宝剑。”兴华帝道,“颇有些英雄惜英雄之态。”

  “陛下廖赞。”两人同时谦虚的回道。

  “哈哈哈哈,今日朕愉悦至极。”说着兴华帝就站了起来,“不过天色已不早……”

  “砰!”兴华帝的话音未落,一声炸响,众人脸色一变,就看到了厨房的方向浓烟滚滚升起,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咻咻咻的声音划破长空,有人弯弓射来一捆捆烟雾弥漫的迷香,几乎是几个眨眼之间,宴会就仿佛散开了烟雾弹一般,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