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57章 剥瓜子的人
  褚大奶奶的话很有技术含量,澳门赌博网站: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褚绯颖不应该和客人争执,完全没有呵斥褚绯颖的言辞,傻子都能够听出来褚大奶奶也觉得褚绯颖说的没错。

  这都是古代三妻四妾形成的分派,没有做妻子的不讨厌妾室,上一代影响下一代,基本没有几个家里嫡出不讨厌庶出,庶出不嫉妒嫡出,那些相亲相爱的大多都是做给外人看,关起门来在家里只怕斗得你死我活,褚绯颖的母亲能够嫁给褚帝师的嫡长孙,自然是大家族嫡出。很明显褚绯颖的母亲和越郡王妃交情还不错,而越郡王妃估摸着对萧又姝的生母很厌恶,否则也不会众目睽睽之下连郡王府的脸面都不想维持,也要给萧又姝难堪。

  “母亲的话,你没有听到么?”越郡王妃冷着脸。

  萧又姝眼眶都红了,可迫于嫡母的威压,也不得不先向褚绯颖行礼:“郡主赎罪,是我言辞莽撞。”

  “姨母恕罪,是颖姐儿无状。”褚绯颖直接不理会萧又姝,而是向越郡王妃行礼,夜摇光这才知道越郡王妃竟然是褚绯颖的嫡亲姨母,也就是说褚大奶奶和越郡王妃乃是嫡亲姐妹。

  “你说的没错,姨娘能够带出什么教养,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开口闭口就是狐狸精,也不知是从何处听来。”越郡王妃显然对褚绯颖是喜欢的,所以直接拉了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萧又姝这下子就真的沦为了整个院子里的笑柄,所有人都看着她,她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显得很无助,但却没有人伸一把手。

  不过褚大奶奶到底是主人家,也不想局面太难看,或许也不想自己的亲姐姐为了一个庶女回去又被越郡王数落,便打圆场:“都站着作甚,难道是我把位置给安排漏了?快快入座吧,今儿祖父可是寻了不少好物件摆出来和大伙儿分享,得赶紧寻个好位置。”

  说是这么说,但是什么身份,坐在什么位置其实早就已经安排好,褚大奶奶伸手点了点褚绯颖的额头,脸上尽是宠溺,而后引着各家的当家主母入座,褚绯颖也不管事儿,完全不去招待其他女孩们,就拉着夜摇光他们去他们的位置先坐下,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点心,褚绯颖也不管他们这一座还没有坐满,伸手就抓了一把葵花籽。

  “我啊,最喜欢吃葵花籽,我娘不准我嗑,说是吃多了牙齿不好看。”褚绯颖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姑娘。”这时候幼离的声音响起,夜摇光侧首就看到幼离将一盘剥好的葵花籽递给她,“方才一林端过来递给奴婢。”

  除了卓敏妍,褚绯颖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在了夜摇光的脸上,眼中的震惊不能掩饰,见她们如此,卓敏妍抓起一块糕点,对着三人道:“你们没有想错,这啊就是我们的状元郎,淇奧公子亲手剥好送来。灼华姐姐也喜欢吃葵花籽,但我们淇奧公子说了,葵瓜子嗑多了,伤牙齿又费力,故而每次都给灼华姐姐剥好。”

  “何时能有个人给我剥!”褚绯颖两眼羡慕的看着摆在夜摇光面前的盘子。

  单凝绾往后一仰,看着褚绯颖的贴身丫鬟:“听见了没,你们家姑娘要人剥葵花籽。”

  “你这个坏丫头,你明知我是指……”褚绯颖伸手去掐单凝绾。

  “指什么?”卓敏妍坏心的追问。

  “灼华姐姐,他们都欺负我。”褚绯颖鼓着脸,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夜摇光。

  “姐姐请你吃葵花籽。”夜摇光将一盘剥好的葵花籽推到她面前。

  “还是灼华姐姐好。”褚绯颖笑眯眯的也不客气。

  夜摇光似有所感的抬起头,目光越过正中央的水池看过去,即便中间隔了几个脑袋,也能够恰好对上温亭湛的目光。换来温亭湛春风一笑,夜摇光也回了一个笑容,温亭湛虽然迁就她,可是什么都有度,这么大一盘葵花籽,绝对不是给她一个人,是看到了她身边人不少,所以顾虑周全。

  “咦,灼华姐姐,你和温大人的衣裳……”两人隔这么远对视一眼,还是被坐在夜摇光旁边的褚绯颖给逮到,褚绯颖顺着夜摇光的目光看过去,恰好温亭湛和人寒暄站起了身,他一袭杏色的长袍,肩膀上绣着团花图案,而夜摇光的肩膀上则是用绢花堆出来的一样的花。

  “夫妻装,没听说过?”夜摇光也不含蓄。

  “没。”褚绯颖呆呆的摇头。

  “我自创。”夜摇光对褚绯颖笑。

  “好看,我也要!”褚绯颖当即道。

  其他几人:……

  “颖姐儿,你要,你和谁要?”卓敏妍挪揄的问道。

  “我和……”褚绯颖立刻反应过来又被她给耍了,“好啊,你又陷害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丫头就坐在桌子上闹了起来,这时候已经有丫鬟陆陆续续的上了菜,卓敏妍为了躲避褚绯颖的偷袭,向一侧撞过去,夜摇光余光眼角已经看到有人靠近,当即一把将卓敏妍给拉了一把,卓敏妍明明没有撞上那丫鬟,可惜那丫鬟手上的东西还是被打翻。

  夜摇光眉头一皱,迅速的看向那丫鬟,那丫鬟已经在迅速站起身,围上来的卓敏妍和罗沛菡还有褚绯颖的目光下跪在了地上,身子微微的颤抖,好似被吓到。

  “可有伤到?”褚绯颖连忙看向卓敏妍。

  “没有,我没有碰……”

  “发生何事?”卓敏妍的话没有说出口,褚大奶奶走了过来,跟着她走过来的还有一位她刚刚准备引着入座的贵妇,这个贵妇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青烟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娘,是我和妍妍闹着玩,才撞到了这个丫头。”褚绯颖连忙解释道。

  “你丫,也不看看今儿是什么场合!就知道由着性子闹。”褚大奶奶低声斥责了两句,然后连忙让其他下人收拾,对着跪在地上的丫鬟道,“快下去干活,既然是姐儿们的错,褚家素来奖罚分明,也不会苛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