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54章 当年的因果
  直到看到书房的灯要熄灭,夜摇光才先一步熄灭了自己房里的灯,搁好针线翻身上榻入眠,她感觉到温亭湛的脚步声走到了她这边,应该是在她房门外的屋檐下站了一小会儿,确定她是否已经入眠,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夜摇光唇角轻扬,一夜恬然无梦。

  第二日,一切按部就班的过着,但是当天下午,温亭湛回来之际,夜摇光一靠近就问道他身上的血腥味,定眼一看,在他的袍角上发现了血迹,血渍将深色的朝服染出一抹深痕。

  “你可有受伤?”夜摇光连忙关切的问道。

  “没有,这是别人的血迹。”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低声道。

  “先去沐浴。”既然没有受伤,有什么事等温亭湛换了衣裳之后再问。

  于是拉着温亭湛进了屋子,早就已经给他备好了热水,还有她上午做好,中午洗过,刚刚干了的崭新贴身衣物放在他换洗的衣衫旁边。所以,洗完澡穿衣裳的温亭湛看着崭新的衣服,唇角也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穿戴一新的温亭湛到了饭堂,就看到夜摇光在给他盛着汤,当他坐下时就递到他的面前:“就猜到你也快了,快尝尝我用骨头顿的绿豆汤。这天气渐热,绿豆可消暑气。”

  温亭湛自然是不客气,端起碗就痛痛快快的吃了起来,带着雷婷婷温馨的用完晚膳,夜摇光照旧将雷婷婷交给了刘姑姑,一边和温亭湛散步消食一边问道:“你终究还是惊动了他们。”

  “全跃,是个足够聪明和机警之人。”全跃便是那被关昭的狐朋狗友供出来的检校官,“应该是从我将雷姑娘带回府中,他就已经开始暗中观察我,今日我去了一趟刑部和大理寺,他便按耐不住。”

  “你去刑部和大理寺做什么?”夜摇光好奇,为何这就让全跃害怕了?

  “去查十多年前的旧案。”温亭湛对夜摇光从来不藏着掖着,“你记不记得昨日叶辅沿的信中提到,雷副将生在贫寒之乡,父亲是个猎户,他的一身功夫乃是跟着父亲的一个至交好友所学,我打听过雷副将的功夫,绝对是有门有派的正统功夫,叶辅沿去前我就吩咐他仔细查一查雷副将的父亲,我担心是上一辈的恩怨。可叶辅沿说雷副将之父乃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猎户,且其性格老实憨厚,他不可能结识到这样的朋友,故而我昨夜让叶辅沿在查一查雷副将之父的平生……”顿了顿,温亭湛拉着夜摇光在荷塘边坐下,“故而我怀疑雷副将之父可能救了什么人,这个人是为了报答恩情,才传授雷副将功夫。我今日特意去大理寺查了查三十年前甘肃的案件,发现雷副将家所在之处,乃是山贼猖獗之地。”

  “你的意思是雷副将救了一个土匪,这个土匪还是个有义气的土匪,他之所以私底下教雷副将功夫,是因为他的身份不能露出来。”夜摇光立刻反应过来。

  温亭湛颔首:“我是这般推测,是与否等一等便知道。”

  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日的午间,小乖乖飞回来,夜摇光用五行之气给看起来累坏了的小乖乖梳理身体,并没有拆开信封,而是等到温亭湛散值回来。

  叶辅沿这一次的来信,里面很多信息都证实了温亭湛的猜测。而结合温亭湛在大理寺翻到的案底,他几乎已经将整件事情给蹿联了起来。当即,写信给叶辅沿,让他务必按照他的指示去寻一个人。

  “事情到底是如何?”夜摇光并没有想通个中关节。

  “亲者痛,仇者快。”温亭湛给了夜摇光六个字,旋即将事情的真相还原。

  原来三十年前甘肃兰县老狼山一带是出了名的土匪窝子,土匪山贼遍地,且还不止一窝,但后来被一个老狼寨给统一了。雷副将的父亲的确如同温亭湛所料想的那样救了一个土匪,还不是一般的土匪,而是老狼寨的二当家,这位二当家虽然身手不好,但是脑子好使。就是因为他,老狼寨才崛起,可是把其他被降服的土匪窝都惹毛,没有人不想弄死他。他也就是全跃的父亲。

  这位二当家被人给救了,寨子里都是穷的无法了才去当土匪,自然是没有金钱报答,随便打发一点那就是自己轻贱自己的性命,后来是老狼寨的大当家看上了雷副将,就亲自传授武艺给雷副将。大当家祖上是干镖局,最后被官匪相帮逼的家破人亡,索性也做了土匪,自然是有家学渊源。但为了不打扰雷家的生活,他们都不知道雷副将的师傅是他们口中谈之色变的土匪头子。雷副将的父亲在他十岁的时候在山上打猎,不幸被狼群围攻而死,家里一下子拮据起来,他的师傅表明了身份,要接他们孤儿寡母去寨子上生活,可谁知雷母知晓对方是土匪头子,不但不同意,还当即和对方断了往来。并且不准儿子接受他们的救济,雷副将人小力气小,虽然苦练功夫,但是由于母亲想到父亲的去世,死活不让他进深山打猎,母子两日子过得紧巴巴。

  直到雷副将十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终于在过重的劳务和艰苦长期营养不良的生活中病倒,他当时负担不起高额昂贵的医疗费,于是厚颜去了老狼寨求助,澳门赌博网站:哪知他到的那日,他的师傅和二当家都不在,只有尖嘴猴腮的三当家,知道他的来意可是好一顿羞辱。雷副将不堪受辱就自行离开,就在雷副将离开的第三日,老狼寨被甘肃的地方军给剿灭了。

  “应该不会是雷副将告的密吧……”夜摇光觉得一个不慕富贵,不奉权贵的血性男儿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对方怎么说也是他的恩师。

  “应该不是,不过我现在在查证。”温亭湛叹了一口气,旋即摇头问道,“摇摇,你可知当初在甘肃挥军剿灭老狼寨的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