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52章 试喜服
  “莫急,你慢慢说。”夜摇光引着萧士睿入座,将温热的茶水递给他。

  萧士睿接过去就端在手上,也没有喝就道:“我是想请允禾做我的迎亲使。”

  迎亲使是本朝独特的说法,实则就是新郎最要好最信得过的人一道去迎亲,专门应对各种女方出的刁钻难题,闻游成婚的时候,温亭湛就做了一次,按理说温亭湛没有拒绝闻游,就不应该拒绝萧士睿,给皇长孙做迎亲使,他与萧士睿的关系有多亲密不言而喻,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挤不上去,不说荣耀凭着对萧士睿的情分,温亭湛都不应该拒绝。

  “你怎么得罪了阿湛?”夜摇光问道。

  “我哪儿有得罪允禾,我哪儿敢啊……”萧士睿好冤枉,苦着一张脸,“今儿皇爷爷宣允禾随驾,正好召我入宫问我大婚事宜,后来我们聊着聊着,皇爷爷看着我的腰带甚是奇特,我当时就一高兴在皇爷爷面前炫耀了一番,说是摇姐姐为我缝制,给我生辰礼,一下子还把头几年的给补上,可见摇姐姐带我多好,然后允禾就……”

  “我大概明白了……”夜摇光想到了雷婷婷的事儿,于是道,“你回去吧,我帮你搞定他,保管你大婚的时候他高高兴兴的去。”

  “果然是摇姐姐待我最好。”萧士睿一脸喜色的走了。

  夜摇光也没有送他,而是回了房,将她早就已经做好的喜服取出来,分离近四年,夜摇光只有时间给温亭湛做这一身喜服,因为时间有限,而且这一身喜服她花了不少的功夫,但到现在都没有拿去给温亭湛看。恐怕温小别扭,又觉着她对萧士睿比对他好,才会在萧士睿炫耀腰带的时候吃味,等到萧士睿去邀请他做迎亲使的时候,就一口拒绝。

  想到这里,夜摇光真是哭笑不得。捧着那一套喜服,夜摇光就去了书房,进房门时夜摇光故意将放着喜服的托盘交给了幼离,让她等在门外,听她的信号。

  一见夜摇光进书房,温亭湛就略带不自在的拿起为了案件而收集起来的资料翻看着。

  看着他这故作沉着的模样,夜摇光正是觉得可爱极了,一脸深意的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手中的东西抽走:“你说你是在生士睿的气呢,还是在生我的气。”

  “我哪儿有生气。”温亭湛不承认。

  “不生气啊?”夜摇光拖长了声音,“哎呀呀,我原本还在想好久没有为阿湛做衣裳内疚自责呢,原来阿湛觉着我做不做都无所谓。那好吧,我日后就可以省点力……”说着就对外扬声,“幼离,明儿把我们家的布料都清算出来,上乘的都卖了,姑娘我日后都不做衣裳,其他的都分给下面的人,算是姑娘我提前发四季衣裳。”

  “是,姑娘……”

  “不准!”还不等幼离应下,温亭湛就站起身道。

  “扑哧!”夜摇光见此乐出了声,而又挪揄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也不装了,酸溜溜的说了一句:“摇摇对士睿可真是上心。”

  “我以前也对他这样上心,也没见你以往心里不舒服。”夜摇光反问。

  那能一样么?以往他都是全套在身,他会计较萧士睿的一条腰带?自从回来之后,以往的衣裳都已经不合身,他到现在穿的都是府中丫鬟赶至的,贴身的衣衫还是去订做的,想想就觉得自己好委屈。

  见温亭湛不说话,夜摇光都快绷不住捧腹大笑,为了防止某男炸毛,夜摇光还是忍住了:“还说不是生我气?不就是给士睿做了几条腰带,值得你这么吃味?活像个没有吃到糖的小孩子。”见温亭湛脸色一变,夜摇光适可而止,对外喊道,“幼离,快把你们少爷的‘糖果’给送进来,脸都成苦瓜了。”

  幼离也是忍着笑,忍得好辛苦,低着头不让少爷看到她的笑容,将大红色的喜服给端了进来。

  温亭湛一看到托盘之中在灯光下仿佛闪着光芒一般的艳红色,顿时心中一动,迅速的绕过案几走了上来,夜摇光也上前,将外袍取出来斗开:“还没有去蓬莱之前,我就开始做我们的喜服,你的是我过年的那段时日才开始做,我也不知你到底又长了多少个子,就按照心中所想做了,你试试看合不合身,若是不合身还来得及重做。”

  骨节分明的手抚摸上那颜色的衣裳,从小穿着夜摇光做的衣裳长大,温亭湛自然是能够一眼看出一针一线都是出自她的手,他的目光幽亮的看着夜摇光:“摇摇做的,一定合身。”

  “试了才知道。”于是夜摇光就将衣裳捧给他,快去试试给我看看。

  本朝在服饰上女子偏向于唐风,可男子上秦汉风格,夜摇光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这种风气,但她还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加以改制。

  她选择了一种非常明艳的红色,在两臂上犹豫白色在喜事上不吉利,因此用了一种非常浅淡黄色丝线绣了仙鹤团花纹路,右衽上用金色一点点的勾勒复古的纹路,腰带上就更加细致绣了两只火麒麟吐珠,上方缀着两颗光润的珍珠,蔽膝也是奔腾的麒麟,又在外面做了一件透明的橘红色纱袍压一压喜服的艳丽,既不妨碍喜服的华贵,又多了一丝内敛。

  所以,当温亭湛走出屏风,大小竟然完全合身,穿在身上趁着他白皙如玉雕般精致绝色的容颜,夜摇光都看呆了。

  “我便说,只要是摇摇做的,定然是极其合身的。”夜摇光温亭湛笑着展开双臂站到夜摇光的面前,让她看。

  他的笑容在烛光打在喜服上晕染的红色光芒之中格外勾人心魂,这副模样指不定要勾引多少小姑娘的魂儿。

  被温亭湛璀璨的笑容晃回了神,夜摇光默了默才道:“我觉得有些地方还需要改改。”

  然后就把温亭湛推回去,迅速的扒了他外袍,吩咐他早点休息之后,就抱着喜服走了,留下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温亭湛。聪明如温亭湛也想不到,他家摇摇是觉着他这样太妖孽勾魂,所以快速回去琢磨如何将之改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