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49章 论湛哥吃醋
  也是,正要论起纨绔子弟,何定远可比关昭他们高级多了,还有谁能够比何定远将关昭他们查得更详细?只怕关昭这群人的爹娘都不行。同是混的,自然知道混的该用什么方法挖掘**。

  夜摇光去了温亭湛的书房,将之仔细的阅览,真的是非常详尽,何定远这个人还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至少他把这一群人私下有些小摩擦,包括他们的性格都揣摩了一下,有恩怨的都写的非常详尽。

  夜摇光想这应该是温亭湛大胆猜测,小心求证,不放过任何一个怀疑的方向,未必这一群人当中没有凶手,看完寻思还没有寻思完,温亭湛就回来,没有爱妻在门口等,温亭湛自然回家就问夜摇光的去向,知道她在书房,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走了过来。

  “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跑。”看着温亭湛一身朝服,夜摇光不由翻白眼。

  “若不能第一眼见到你,我心里不踏实。”温亭湛笑着说道。

  “整天都不离甜言蜜语。”夜摇光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澳门赌博网站:“难道不知道说多了,就没有新鲜感了么?”

  “夫人这是已经开始嫌弃为夫了么?”温亭湛走到夜摇光的身边,一脸受伤,那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明明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将光华全部收敛褪去,足以让人懊恼不已,不由责备自己怎能让这样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失去了活力和光彩……

  夜摇光伸手扶额:“别给我装,你要的东西。”

  说完,就把何定远送来的递给他。

  温亭湛接过,随意的翻了一下,就放下:“我先去沐浴。”

  看着温亭湛走出书房,夜摇光心里暖融融的,温亭湛进门就没有靠近她,她知道是因为温亭湛从外面回来,如今已经入夏,天气炎热,他身上有暑气和汗渍,才克制自己不靠近她。倒不是怕她嫌弃,而是不想她也再去沐浴,因为他们两都有洁癖,只不过夜摇光没有温亭湛严重。

  趁着温亭湛去沐浴换衣,夜摇光就去了厨房,看了看今日厨房布置的菜色,就随手做了几道家常的菜,然后洗了手去了饭堂。饭堂内,温亭湛和雷婷婷都在,雷婷婷躲温亭湛躲得远远的,看都不看他那个方向。

  夜摇光倒是纳闷:“咦,你怎么吓着她了?”

  雷婷婷这样失了魂的人,对善恶异常敏感,就连不苟言笑的刘姑姑她都不怕。怎么会怕从来待人虽然疏离却极其温和的温亭湛?

  “那丫头感受得到我的存在。”温亭湛正准备开口之际,魔君的声音传到温亭湛的脑海,“昨日她不惧你,是因为她尚且迟钝,你夫人昨日到现在用五行之气为她梳理了数次身子,她的感官更加的敏锐。”

  “我亦不知,她先到,我一来她便如此。”温亭湛不急不缓的说道,“或许我今日的衣着吓到了她,昨日她尚且还不惧我。”

  夜摇光想了想也对,昨天可是温亭湛将她带回来,如果她这样惧怕温亭湛,是不会乖乖的跟着温亭湛回来,又看了看温亭湛今日穿了一袭青色衣衫,温亭湛极少穿深色的衣衫,也许雷婷婷那一日看到的人穿着黑衣之类的深色衣衫,夜摇光也就释怀。

  “婷姐儿不怕,我们要用膳。”夜摇光亲自上前握住她的手,身上都萦绕着五行之气,将雷婷婷牵到饭桌前,并且坐在了温亭湛的旁边,让雷婷婷坐在了她的身侧,将温亭湛和她隔开。

  感受到夜摇光身上的五行之气,雷婷婷也就安抚了下来。一顿晚膳,夜摇光大部分精力都顾及着雷婷婷,这让以前只有他们两吃饭,夜摇光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温亭湛分外不悦。时不时闹出一点动静吸引夜摇光的目光,若非有这么多下人还有刘姑姑这个外人在,夜摇光真的想要训人,但终究还是忍住,每每某个幼稚的男人闹情绪,也好脾气的安抚。

  真是受够了,还真和一个傻子吃起醋来。

  在某男闹了半晌,夜摇光暗含警告的扫了他一眼后,他终于安生下来。然后心里在想,日后绝不能让第三个人来插足他们用膳,孩子什么的要从小培养独立意识,要学会和长辈分桌……

  直到很多年之后,才几岁,口齿和思维刚刚清晰的温小姐儿和温小哥儿坐在为他们小身板量身打造的小桌子前,温小姐儿一脸幸福,星星眼看着自己远处和娘亲用膳的爹爹:“爹爹真是这世间最好的爹爹,给我们做了这么可爱的小桌子。”

  温小哥儿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心里嫌弃:这只小傻妞,一定不是和他一个爹娘,他们狡猾的爹爹用一个烂木桌换走了他们的娘亲,她还感恩戴德。

  当然,这是后话。

  夜摇光也绝对还没意识到,她今日的举动,让旁边这头腹黑狼心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以至于日后成了名副其实的后爹。

  照顾完雷婷婷,夜摇光带着她消食,其实她就是心里怜惜这个小姑娘,然而原本只属于两个人专有的饭后消食又多了一个人,温亭湛心里的阴影面积又在扩大,只不过面上不显。

  好不容易等到消完食,好在夜摇光没有要亲自陪着雷婷婷洗漱,并且哄她睡觉,不然温亭湛发誓他明日一定把她扔回宫里。此刻,温亭湛也在想,等到案子破了之后,他家摇摇不会因为心里的怜惜就把雷婷婷接到家中来照顾吧……

  “你在想什么?”看着沉思的温亭湛,夜摇光问道。

  温亭湛自然不能吐露心事,于是一本正经的撒谎:“看了何定远送来的信,想些问题。”

  提起这茬,夜摇光就问道:“你是否怀疑凶手有可能是关昭那一伙人的其中一个?”

  “有这个可能,但可能并不大。”温亭湛摇头,“我让何定远查这些人,就是等着赵贿第二次口供,从中看一看可有人在说谎。”

  “你的意思他们可能会包庇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