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37章 进一步取悦你
  夜摇光也不忘将在凤翔府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似乎已经成了他们彼此的习惯,任何事互相坦白,包括单久辞的事情,夜摇光也没有一丝丝的隐瞒,并且表明她的言辞拒绝和警告。

  末了,夜摇光一扬下巴:“你看,就算阿湛不在身侧,我也是如此的坚贞不渝。”

  “嗯,故而你我是这世间最相配的一对。”温亭湛听了很是舒心,他原本还以为夜摇光没有发现单久辞的心思,还想着要如何来解决单久辞,没有想到单久辞自己跑到凤翔府暴露,估摸着单久辞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被自己给阴了。

  夜摇光笑着,靠在温亭湛的肩膀上,看着明亮的夜空,璀璨的繁星萦绕着皎洁的月亮,忽然一阵清浅的芬芳划过鼻息,她赶忙侧首,果然看到昙花轻轻的、缓缓的、怯怯的几乎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在不断的舒展,仿佛一个朦胧的新嫁娘,一点点的被掀开了盖头。等到花蕾舒展到一定的程度,一束花心偷偷的绕着闪闪荧光娇羞的探出了头。

  洁白盈透的花首,是象牙都雕琢不出来的精致细腻,是白玉都诠释不了的温润剔透。阵阵的幽香轻拂,这真的是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体验,夜摇光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去观察一朵花如何开放。

  那一片片相叠相扣、密切偎依的花瓣,犹如蝴蝶展翅,看似怯生生娇柔无力,轻俏俏半启犹阖,盈盈绽放时,真是冰肌雪肤,粉妆玉塑,光华四射。

  “好美。”夜摇光的目光落在昙花之上,不由轻叹。

  而温亭湛的目光却落在了她的身上,那容颜艳丽的少女蹲在花坛前,她的面前是与她气质截然相反的一朵冰清玉洁的纯白昙花,极致的艳丽与绝对的清雅交映成辉,她轻纱的白衣在风中飘拂,握在手中的花灯,散开的光芒将她整个人由下至上笼罩,仿佛是她自身散发的光芒一般令人不可逼视,美得令万物生灵都窒息。

  “嗯,好美。”

  她目光一错不错的看花,他目不转睛的直直看着她。

  这一刻时光静谧,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摇光才惊呼一声:“哎呀,花要谢了。”

  夜阑人静,仿佛一个粉嫩纯净的新生儿的双眸,灵动的打量完好奇的世界,终究抵不住困意的疲倦,澳门赌博网站:开始合上了眼。

  这时候,一只细长白玉般的手生来,掐住了花茎,似欲将正要凋零的花朵折下,夜摇光连忙按住温亭湛的手:“阿湛,你要做什么?”

  “将它采摘,用药水浸泡,可永不凋零。”温亭湛含笑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摇头:“放过它吧,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一生,让它自由的来,自由的去,它带给了我一生无法忘记的美好记忆,我对此已经很感激。既然这是它的生存规律,我们何必去强行破坏,若是喜欢来年我们再看便是。而且,永不凋谢的就不是真正的它,失去了生命的活力,它就不再那般的令人神往。”

  温亭湛目光温柔的看着夜摇光,松开了掐住花茎的手,反手包裹着夜摇光的手,牵着她回了房,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那一朵独自绽放的昙花悄然飘逝,轻柔跌落的花瓣,却没有一丁点悲伤之感,反而给夜色增添了一份独特的美。

  温亭湛将夜摇光送回房间,夜摇光正要和上门时问道:“今夜不是士睿生辰,陛下在宫中设宴,钦点你赴宴,你没去?”

  幼离说的那么自然,夜摇光相信这并不是谎言。

  “去了。”温亭湛唇角噙着一丝浅笑,在夜摇光疑惑的目光下道,“唔,我中途不适,陛下素来体恤百官,自然就放了我回来。”

  夜摇光闻言,皱了皱鼻子,明亮的眼眸看着他:“哼,你竟然装病欺君。”

  “怎么,摇摇要去大义灭亲,揭发为夫么?”温亭湛也陪着夜摇光玩,语气还带着一丝紧张。

  “哼,看在你今日取悦了我的份儿上,我就饶你一回。”夜摇光扬了扬眉毛,一副我宽容大度的模样。

  温亭湛的目光变得有些幽深:“摇摇要我更进一步取悦你么?”

  夜摇光脸蛋一热,松开了搭着房门的手,主动扑上去,双手环着温亭湛的脖子,气吐如兰,眼神也变得格外的魅惑:“好啊,让我试一试阿湛要如何彻底的取悦我。”

  温亭湛的喉结动了动,手臂强势一揽,就将夜摇光禁锢,俯身就把唇压上去,含住了他渴望已久的娇嫩粉唇,似惩罚一般,重重的在她的唇瓣上咬了一口,在夜摇光皱眉准备呼痛启齿的一瞬间,霸道的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坚定的卷起她的与之共舞。

  清凉的夜风徐徐吹拂着,羞敛的月儿也悄悄的移到屋檐的后方。初夏的夜晚,似乎开始浮动一丝燥热的气息。

  缠绵的吻在彼此气息交换之中变得越发深刻,犹如荒野的星星之火,似乎要整个草原燃起。他们从房门口一路吻到了房间内,不知何事后背抵在了熟悉的被褥上,那一只原本摩挲她背部的手伸到腰间,轻轻一挑就将腰间的襟带解开,光滑的衣衫滑落肩头,密密麻麻的吻也从唇瓣移开之后,由她细长的颈部一路往下,最后啃咬着她精致细腻的锁骨。

  直到挂在脖子上的肚兜绳子被解开,胸前柔软挣脱,越到冰冷的空气,夜摇光才从意乱情迷之中醒过神来,按住了已经抚上她胸前柔软的大掌,气息不稳的夜摇光,对上停下动作,黑眸浓得仿佛可以滴出墨汁的温亭湛,她满是愧疚的说道:“阿湛,现在是月初。”

  她的亲戚还没有走……

  温亭湛顿时心领神会,他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紧紧盯着目光闪躲的夜摇光:“你是故意撩拨我,嗯?”

  夜摇光咬着唇猛烈的摇头,打死不能承认,她就是故意要撩拨温亭湛,让他看得到吃不到,结果没有想到一下子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