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34章 收功德光环
  于是,夜摇光就这样将单久辞给扔下,拖着乾阳就走了。前世给她留下的阴影太重,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消弭。她非常讨厌凑上来对她说情啊爱啊的男人。如果对方再殷勤一点,很可能勾出她的心魔,她会在前世的痛苦之中迷失自己,控制不住的染上杀孽。

  其实,她现在想想,如果和温亭湛不是年少相遇。她占了人家未婚妻的身子,不能也不忍心撇下他,这样朝夕相处的从亲情自然转换成为爱情,她也许连温亭湛都未必能够接受。

  “师傅,我们去高府作何?”乾阳好想睡觉,师傅的伤痊愈了,可他还没有啊,他还很脆弱好么?师傅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她。

  “去收功德光环。”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高府,两日的功夫高府已经被查封,外面还有官兵在把守,夜摇光拉着乾阳带着金子从侧门潜入进去,直奔那荒废的小院。

  高府的下人都已经被驱散,也不知道那假的高老爷被带到何处,高府人不多,但都是看守的官兵,好在这个废弃上锁的院子未被人砸开。

  “咦,这是八卦镇魂阵!”乾阳一落地,就看出了这个阵法。

  “不错,看来外出历练这一年,没有把师傅教给你的东西荒废。”夜摇光点了点头,其实阵法变化无穷,随便动一个方位,换个布阵的东西,或者在天时之上选取不同,都是不同的阵法,有些阵法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外形看着相似的阵法不胜枚举。

  “谢谢师傅夸奖。”乾阳立马心花怒放。

  “先别得意,可知这个阵法如何破解?”夜摇光甩了一个眼神,示意让乾阳动手。

  徒弟领进门,虽则修行在个人。但该教的,能够教的,必不可少一定得教。

  乾阳连忙取出了罗盘,罗盘的指针却不受控制的转动,没有形成任何一卦,旋即他收起罗盘,伸出手掌,围绕着井走了两圈,不时是掐指,好一会儿才眉飞色舞的走到夜摇光的面前:“师傅,这是一个阴八卦。”

  夜摇光颔首。

  八卦也是分阴八卦和阳八卦,所谓阴八卦值得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得到夜摇光的肯定,乾阳顿时信心倍增:“今日是壬子年丙午月癸酉日,生门在离位正南方,休门在艮位东北方,开门在兑位正西方。破八卦阵则是从生门杀入,休门杀出,再由开门杀入。”

  “既然知道怎么破阵,还不快动手?”夜摇光推开。

  乾阳立刻跃跃欲试,他双手掐诀,指尖萦绕着气,随着他手诀的转换,那一股起越发的强盛,最后凝聚成为一股,手腕翻转,手一划间气流飞击而出,沿着那八卦井盖的边缘绕了一圈,最后从正南方撞入进去。

  就看到那一股气流在八卦井盖之上,燃烧起无数的火花,仿佛一个披荆斩棘的将军,扛着烈焰的大刀一路厮杀,将八卦井盖之上的气息全部撕裂,震碎。势不可挡的由东北方杀出。乾阳的手腕翻转,他的气半空之中划了一个圈,又从正西方擦了过去,火花飞溅。

  “哐!”的一声巨响,井盖从中间裂开,而后下方一股阴风冲天而起,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为何让乾阳破阵,一则是为了教导他,二就是为了这个,这下方的怨气已经凝聚到了顶点,一旦释放若是没有十足的准备,还真的未必压制的下去。

  但见夜摇光飞身而起,无数张萦绕着淡蓝色之光的符纸飞出,迅速的在井上如同封条一般打了一个叉叉,那浓烈的阴气顿时被压制在井底。夜摇光对着沾沾自喜的乾阳道:“你在上方守好。”

  言罢,她一个纵身从符篆交叉的地方飞跃进去。井底已经干渴,夜摇光飘然落地之时,一股阴风从她的身边擦过来,她只是指尖一划,一张符纸燃烧起火焰,将整个井底照亮。

  这个光并不含阳气,所以夜摇光清晰的看到了缩在角落,头发蓬松,额头上有着一大个鲜血淋漓疤痕的中年男子,约莫三十多岁。高老爷如今都已经五十有余,看来他已经死了近二十年。生前是大善人,即便是含冤而死也不会化作厉鬼,尤其是他身上还有功德光环,方才那一股怨气,是横死的怨气,而不是来自于高老爷的主观意识。

  “高老爷,你别怕,我是来送你入轮回之人,你可还有心愿?”夜摇光的声音亲和,还有对老人家的尊重。

  高老爷这才抬起头看向夜摇光,感受到夜摇光浑身柔和的五行之气,才松了防备,他目露渴求:“我可否见一见我的孩子?”

  “高老爷,您的儿子恐怕已经先您一步遇难……”夜摇光将外间的她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高老爷。

  “作孽,是我作孽啊!”高老爷悔恨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是我害了他,是我不配为父……”

  内疚自责了许久,也许是憋得太久,高老爷絮絮叨叨的将自己的事儿讲来。高老爷出生在富裕之家,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凤翔府有名的大善人,家庭虽然优渥,可却不复杂,故而高老爷不但一心向善,心思还特别的单纯。他少年娶妻,次年得了一子,儿子三岁之时凤翔府闹了瘟疫,他的妻子死在了那一场瘟疫之中。很多人劝他续弦,就当是为了孩子也好,于是他就真的遇上了一个寡妇,这个寡妇因为死了丈夫,家中有个和高老爷差不多大的孩子,就抛头露面卖包子,高老爷很喜欢吃她家的包子,认为这个寡妇为人不错,好几次看到路过乞丐,她都会给一个,于是高老爷就娶了这个寡妇,却完全不知道这个寡妇每每都是在他的面前做戏,就是想要嫁入高府。

  等到成婚之后,高老爷还将寡妇的孩子也接入了高府,改了高姓。寡妇进门第二年,他的儿子就开始体弱多病,可这个寡妇很会来事,高老爷一回家就能够看到她衣不解带的照顾自己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