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28章 对阵练虚期
  就这样,易天任和乾阳兄弟二人迅速的缠住了双方,就算乾阳受了极重的伤,可拖着化形期的蛇妖还是不在话下。

  夜摇光赶到凤翔府之后,就直接去了单久辞位于郊外的私宅,在宅子里发现了很多人尸体和死了的毒蛇,又没有发现乾阳和单久辞的踪迹,心里不由咯噔一声,她立刻拍了拍金子:“快,找到小阳。”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乾阳此刻只怕陷入了危险之中。金子的修为越高深,感知力就越发的强,很快就感应到了乾阳的方向,迅速的蹿了过去,夜摇光连忙驾着天麟飞了过去跟着。

  当夜摇光赶到之时,恰好看到数不尽的蛇,不同的种类,估摸着将这山野之中正值初夏苏醒的蛇都给召唤来了,形成了一个蠕动的天然的蛇窟,这些蛇很明显被控制,一波一波不要命的朝着乾阳给卷去,最后竟然形成了一条由无数蛇扭成的龙卷风。

  夜摇光的眼眸一冷,她手臂一挥,天麟划出一道灵光悬浮在了她的上空,她指尖掐诀翻转,五行之气萦绕而起,衣袍在风中翻飞。

  寒冷的光从天麟的刀柄如交织的闪电蔓延攀爬而上,迅速的凝到了刀尖,天麟的身躯顿时放大十倍,在虚空之中寒芒闪烁。夜摇光一个旋身,蕴含着雄厚五行之气的手握住刀柄,朝着虚空那一股龙卷风般的蛇群挥去。

  那一刀,在光明的白日之下,也划出了刺目的冷光,仿佛斩断了空气,刀光蕴含着浓郁的五行之气,将四周的草木震飞。一刀下去,整个蛇群被腰斩,断开的蛇在半空之中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旋即被荡开的刀光击得粉碎,不留一丁点痕迹,空气之中哪怕连一点血腥之味都没有。

  施法的蛇妖因为这一击被击飞了出去,夜摇光看了瘫在地上,满身血雾的乾阳一眼,看着那傻孩子对她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洁白的皓齿在阳光下衬着他嘴边的血迹有些刺目。

  夜摇光浑身爆发了一股戾气,她旋身而起,腰间的神丝披帛飞射而出,将被击飞的蛇妖给捆住,一手抓住神丝披帛的另一端,指尖一抬,五道细小的寒光顺着神丝披帛飞射而去,她手一抖,将被束缚想要挣扎的蛇妖狠狠的撞在旁边的山石之上,那蛇妖被这一撞还没有缓过神,顺着披帛飞射而来的针就没入了它的体内,顿时它身子一震僵直。

  夜摇光手腕一收,就将披帛给收了回来,就在披帛入手的一瞬间,那蛇妖眼中赤红色的光芒大盛,很快就显出原形,一条只有成年男子胳膊粗细,大约有十丈长的黑色,它的身体仿佛被钉在了山壁之上,它嘶吼着挣扎着,却没有任何作用,它张嘴想要喷出毒液,却弱弱的吐出了一口口水。

  五行太乙神针,可活人救妖,亦可杀人诛妖。从在陌钦那里得到了五行太乙神针的心法,夜摇光就一直在揣摩,如何用它来对付妖物。妖物同样有穴位,只不过她前世对动植物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细致的研究,这一辈子也是,但这只妖物化了行。那么致命的穴位就应该一一对应,这是夜摇光第一次实战用五行太乙神针诛妖。效果差强人意,并没有将蛇妖一下子诛灭,倒是将它给控制住。

  夜摇光先奔上前,从怀里取出了一颗丹药,给还没有昏过去的乾阳服下,然后用五行之气替他修复了一下内伤,乾阳终于喘过气来,抓住夜摇光道:“师傅、师傅表哥他追着妖道去了……”

  “别说话。”夜摇光沉声将乾阳搀扶到一棵大树下,随手捡了几块石头,用几张符纸布置了一个阵法,“你在这里自行疗伤,我把金子留在这里。”

  “是。”乾阳赶紧盘膝而坐,夜摇光把金子拎过来,“守好小阳。”

  “喔喔喔。”金子如同猩猩一般,捶捶它挺起的胸脯。

  夜摇光转身,五指成爪,凝聚的五行之气朝着被钉在山壁的蛇妖一挥,但闻轰然一声爆破声,那蛇妖便肢体横飞。夜摇光已经纵身朝着五行之气交织波动的方向而去。

  易天任追着掳走单久辞的妖道已经到了山顶,夜摇光追过去之时,易天任已经处于下风,从四周的痕迹来看,两人很明显是恶战了许久,并且易天任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而妖道却毫发无损。

  易天任的法器被震碎,吐了一口血,被震飞出去,夜摇光顾不得埋伏,一个纵身而起,运气将易天任拖住,放落到地面。

  “咳咳咳……”易天任受了内伤,咳出了几口血,看到夜摇光连忙道,“夜姑娘,你要当心,那妖道乃是练虚期的修为。”

  夜摇光目光一凝:“你只管疗伤,无需多想。”

  她的修为距离练虚期也只是临门一脚,如果修为再高一点,或许她会掂量掂量,拖上一拖,可修为差不多,而她身上还有法宝,顿时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战意,修炼实战也是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之一。

  夜摇光浑身萦绕着五行之气缓步走进,那妖道面色也开始凝重,他虽然没有受伤,可是被乾阳和易天任先后消耗不少修为。眼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修为明显在之前那二人之上,甚至他虽然没有感觉到压制,但却也探不到对方的深浅,很显然这个女子的修为与他在伯仲之间。

  没有给他太多的喘息之机,夜摇光握着天麟,飞身横臂就是一划,那细长的冷光蕴含着浓郁的五行之气,朝着妖道飞去。

  妖道脚下一定,一股罡气如盾牌一般飞升而起,将夜摇光的刀锋挡下,而此时夜摇光已经逼至近前,锋利的刀尖刺破长空,直抵他的喉头,他脚步瞬移,偏身躲过,同时双掌犹如蛇形弯曲缠绕,缠过刀刃,罡气将之挥开,手掌瞬间舒展,反扣向夜摇光的喉咙。

  夜摇光的头迅速往后一仰,同一时间她的一脚迅猛的朝着妖道横扫过去,妖道落空的手扭转回来抓住夜摇光的腿,夜摇光唇瓣冷冷一勾,旋身而起,那一双腿踢出无数的虚影,倒立着将妖道逼的节节后退,就在妖道被逼至悬崖之际,夜摇光身子一旋,腰间的神丝披帛飞出,手腕接着神丝披帛的遮挡,一刀狠狠在妖道的身上划出一道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