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22章 单久辞及时雨
  也就说在县级,澳门赌博网站:税银可以动手脚的只有主簿和县丞,而能够揭发秦敦,也只能是他们其中一人,本朝虽则没有民告官得先滚钉板这样变态的规矩,但民告官的流程没有这么快。这么大的事情,不论是知府还是高浒都得按照规矩来办,才能够防止秦敦抓住漏洞撕开逃脱的口子。而且除了这二人,就只有府州军才知道每年各县各府上缴的税银。府州军没有必要费这个心思来对付一个小小的知县。

  “县丞胡受益乃是与我同期同进士出身,我升任知县之时,上头派了他来此为县丞,这两年他虽没有大功也无大过,凡是我吩咐之事,他办的也是妥帖。”秦敦皱眉道,“我对他不曾推心置腹,但也不曾不防备,且赋税虽然经过他之手,他也就只有核实督查之权,记账都是主簿,贾主簿与我还有些拐着弯的亲戚,为人小心谨慎,我对他……倒是多有信任。可每年的税收,我都不曾懈怠,亲自一一核实,绝无可以动手脚之处。”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夜摇光摇了摇头,“若无确凿的证据,他们不会贸然行动,你好歹也是朝廷指派的知县。是谁,现在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尽快知晓他们手中到底掌握了什么样的证据。”

  “可我真的想不出何处出了纰漏,如何来推断他们在何处做了手脚?”秦敦苦恼,做县丞的那一年,肯定是没有问题,因为一县的赋税都是知县盖印定额,然后请了府州军来押运,那么只能是前年和去年,今年的税收还早,可就算只有两个可能,秦敦都想不出何处出了问题。

  “我已经让金子去盯着高浒。”夜摇光安慰秦敦道,“阿湛不是将高浒的罪证给了一份,你可有行动?”

  只要高浒自己成了戴罪之身,那么高浒就没有资格来监察秦敦,到时候换了一个人,绝对比高浒好应付。

  “恐怕没用了。”秦敦苦笑,“我这两日一直在整理,昨夜就递给了知府。一直以来都在传言知府大人对高浒诸多不满,可经历了方才之事我才知晓外面传言有误,也或许这就是高浒聪明之处,故意让他的靠山知府大人在外人眼中与他有隔阂,所有举报他的罪证都会流入知府的手中。若是知府没有与他串通一气,要审查我之事哪能这般快的送到布政使大人手中,还如此快的批阅下来?”

  夜摇光也不得不承认秦敦所言有理,而且这些证据既然送到了知府的手中,那么知府定然会通知高浒,极快的将秦敦所言及的事情抹平,就算秦敦现在再送一份到布政使手中,等到布政使来查只怕也已经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棋差一招,故而现在秦敦落入了一个很不利的境地。

  “小乖乖还没有回去,我传信给阿湛。”夜摇光对这些头疼,让她对付妖魔鬼怪不在话下,对付这些为官之道,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显然不是她的强项,好在小乖乖送了高家的信息来之后,夜摇光就没有将它放回去,于是她即刻转身,去书案之后写了一封信。最后,将小乖乖放飞,才安慰秦敦道,“你别急,以小乖乖的速度,晚间阿湛就会回信。”

  “先不说我之事,小枢你不是去了高府,高浒应该是昨日白日就启程,否则今早不可能赶来,你怎不趁着高浒不在之时,将那妖物给收了?”秦敦疑惑的问道。

  “我也想将那只妖物给收了。”夜摇光叹了一口气,“可我遇上了一件更棘手之时。高浒之父也许已经死了很多年,如今在高家的老爷极有可能是个冒牌货……”夜摇光将在高家的所见所闻说出来,“我也很纳闷,将高老爷封印在井里的明显是一个懂行之人,这人所图为何?若是功德光环,他不会将高老爷给封印在枯井之中。若不是为了功德光环,他又为何要助纣为虐对一个大善之人下手。要知道这是极大的业障。但无论如何,我觉着这个人和高浒或者高浒那个冒牌爹有很深的牵扯,我怕我一动手将之给引了出来,我一人未必是那妖物再加上一个修炼者的对手。不过,现在小阳来了,倒是让我有了把握。我原本打算今夜再去一趟高家……”

  可是遇上了秦敦这档子事情,她有一点不放心离开。怕的就是她不在,高浒对秦敦起了杀心,最后给秦敦扣上畏罪自杀的罪名,既然高浒和知府是一丘之貉,那要圆过这件事太容易。

  “师傅,有人能够把爹认错么?”一直在旁边的乾阳听了夜摇光的话不由歪着头问。

  “正常人是不会,可高浒也许不正常。”夜摇光意味深长的说道,高浒也不知道和那妖精妻子多缠绵,方才她就看到那一身被妖气熏染的气息,已经命不久矣的人却丝毫不自知,“不过,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若是高府那个冒牌老爷没有受到替他布阵之人的相帮,高浒认识妖精妻子再后,是不可能被蒙蔽双眼认错老子,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高浒也是个冒牌货。”秦敦迅速的想到这一点。

  “没错,两个都是冒牌货。”夜摇光目光晶亮,“既然之前你递上去的证据很可能被知府替高浒抹平,那么我们就抓住这一点来大做文章。”

  “可我们去哪里寻一个有能力又能够极快干涉此时之人?”秦敦并没有夜摇光那样的乐观,他现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知府又是护着高浒之人,邻县几个知县虽然交好,鞭长莫及不说,想不想管还是另外一回事,管不管的了才是首要。

  “夜姑娘,外面有一位姓单的公子来寻您。”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秦三的高喊声。

  “姓单?”夜摇光走出门皱眉,姓单的她只认识一个,而这个人应该在帝都才对。

  “是啊,是姓单,那位公子好有气度,高通判见着他就如同见主人的狗一般讨好。”秦三压低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