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18章 将计就计
  第二日,澳门赌博网站:正逢温亭湛为官之后的第一个休沐日,为了表示对国子监的重视,温亭湛定在了这一日去国子监。作为国子祭酒之女的岳湘龄自然是有方便之门,以探望父亲为由,出入国子监无人阻拦。

  当温亭湛和一众学子们谈笑风生,对所有学子或刁难或恭维或求解的问题都一一态度温和的作答,有一个小厮上来续茶,明显将茶杯打翻时,温亭湛明明看到了,不但没有躲,反而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成全了他,似乎说道兴处而忘了旁边之人,一抬手就将茶杯给打翻。

  茶水泼满了温亭湛的衣袖,浅白色的广袖被茶水这么一泼都有些半透明,那斟茶的下人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说。

  见此,温亭湛轻声道:“是我不慎打翻,与你无关。”

  岳书意皱了皱眉,看着温亭湛的面色如常,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才点了点头:“快让人来收拾一番。”

  “失陪片刻。”温亭湛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大堂,王木和王一林,一人跟着温亭湛,一人迅速的往外小跑而去。大家族的人,无论是男女,出门做客总是会穿一套,再带上一套衣裳,为的就是以防万一失了礼。

  温亭湛和王木走到半路,被岳书意派来陪同温亭湛的书生突然有急事被叫走,温亭湛非常善解人意的放人。

  这个人才放行,方才给温亭湛斟茶的小厮就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跪在温亭湛的面前:“温大人,求求您为小人求求情,管事要将小人驱逐,小人不能丢了这份差事,求求您!”

  小厮额头磕在地面上砰砰砰直响,温亭湛自然是面露不忍,却略显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又看了看一脸哀求的小厮,最后只能对王木道:“你陪他去见见管事,便说这事本官不追究。”

  “是,少爷。”王木自然是对温亭湛唯命是从。

  于是温亭湛就这样落单,没走几步就遇上特意等待他,却还在装模作样扫着院子的一个人,他便上前问道:“不知书院落脚阁在何处?”

  落脚阁是俗语,也就是特定场合办宴会,遇到类似突然状况,有客人需要换衣,又没有所谓的客房,或者说客房太远,就会专门去这里。

  “公子请随小人来。”那小厮立刻就将温亭湛引入到了一间屋子,这屋子并不偏僻隐蔽,堂堂正正的距离正堂也不远,想让人怀疑都不可能。

  小厮将温亭湛引到了房间内,很快就端上了茶水和糕点。这些糕点都没有问题,茶水也无,屋子里缭绕的香气却有淡淡的迷迭香之气,这是迷香,温亭湛只需要闻一闻便知,竟然用香料来对付他。

  掐着时间,温亭湛倒下,很快房间就被推开,有轻盈的脚步靠近。

  “慧琴姐姐,我……”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要放手?”一个冷沉的女音响起,“我可告诉你,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温亭湛这个人你若不用此法,你永远休想得到。我已经帮你到了这一步,余下的就看你自己如何把握。”

  言罢,慧琴郡主便转身离开。岳湘龄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一咬牙走了进去,将房门关上,她走近看着趴在桌上,闭着眼睛依然如是俊美无人能及的温亭湛,那他是比她幻想之中还要完美的夫君,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世间还有比她所想的更完美的男子,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深深的爱上了他,她是金枝玉叶,可为何在他眼中她却比不上一个父不详的童养媳。

  越想越不甘的岳湘龄完全不知道,她已经渐渐的被自己的心魔所控制,在她俯下身想要轻吻温亭湛之际,一股异香划过鼻息。她砰然倒在了地上,温亭湛站起身,看都不曾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岳湘龄,就走到房间的香炉边,这是剑走偏锋,世人皆知他是一个调香能手,几人能够相信他会中招?只怕等到撞破了他和岳湘龄的私情,这反倒成了证据,证明他们两是两情相悦的私会。

  在国子监这个最高学府,当着天下文人的面,违背了之前言之凿凿的视线,温亭湛这三个字将会臭不可闻,这一招不可谓不狠,也不可谓不聪明,温亭湛随手投了一点东西在香炉里面,他将阳珠留在了香炉的旁边,听到敲门声,就亲自去打开了门。王一林拿着他的衣衫,背上扛着一个男人。

  温亭湛换衣裳期间,王一林已经将昏迷的岳湘龄和他扛进来的男子放在了罗汉床上,温亭湛迅速的换了衣裳,这时候岳湘龄已经开始有点意识,温亭湛看着香炉飘出的一缕缕白烟,面色平淡的带着王一林离开。

  等到温亭湛一走,魔君就从阳珠飘出来附着在了被王一林扛进来的男子身上,这么鲜美的金枝玉叶他还没有尝过呢……

  “另外一边安排的如何?”温亭湛淡声的问道。

  “少爷放心,早已经安排妥当。”王一林面色如常,跟在温亭湛的身后,“伸家已经有人将慧琴郡主红杏出墙的证据递到其夫手中,想必很快伸家二少爷就会亲自带着人到国子监捉—奸。”

  “莫留痕迹。”温亭湛已经回到了大堂,他放下这四个字就一步迈进大堂,依然与所有人谈笑风生。

  直到不和谐的声音响彻整个书院,当因为担忧而齐齐涌过去的人捉到了两对野鸳鸯,脑子里都是嗡嗡直响,他们眼中最神圣的地方,竟然成了皇室两位郡主苟合之地,一众学子义愤填膺,这件事看到的人太多,完全压制不住,很快就直达天听。刚刚感受到自己老来子胎动的陛下,还没有高兴多久,就险些被气晕过去,当即下令拿了岳书意问罪。

  在国子监发生这样的事情,其中一个当事人还是岳书意的亲生女儿,于公于私这件事责任最大的莫过于岳书意!一时间,岳书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指责,晚节便这样毁在了自己的女儿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