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15章 明哲保身
  听完梦寻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的心情有些复杂,她对梦寻是有些敬佩,凭着一缕孤魂能够战胜妖物,并将之吞噬,最后转妖重生。可夜摇光不得不说一句话:“你现在是妖。”

  梦寻长翘的睫毛颤了颤,她面目表情的点头道:“是,我现在是妖。可这并非我所愿,难道我想要活下去,抓住唯一活下去的办法也错了么?”

  “你没有错。”夜摇光轻声叹了一口气,“你甚至是一个受害者,可这世间有些事追究不了对错和公平。”

  “所以,夜姑娘是要替天行道,将我收了么?”梦寻抬眼平静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坦然回视:“你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说完,夜摇光就站起身离开了辜府。她现在有点不愉,甚至负面的情绪让她有些责备老天为何偏偏让她遇上梦寻的事情。她的原则不允许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梦寻收服诛灭,可梦寻和辜濛很明显也不打算离开他们的故乡,隐居深山。而且深山正如梦寻所言,恐怕还不如长青县安全,而且辜濛一介凡人,深山之中多少危机,总不能让他整日窝在屋里无所事事,一旦出去很多危险根本不是凡人可以应付。

  还有就是她想到了辜濛的面相,善恶只在一线之间,恐怕这一线就是梦寻,若是梦寻被诛灭,两度失去挚爱的辜濛会变成这样,她完全无法估计,因此让辜濛变成一个杀魔,所有的罪孽她也分担。

  等到夜摇光回到府衙之时,秦敦和唐氏都在焦急的等待,夜摇光才喝了一口水,他们都就迫不及待的问:“小枢,嫂夫人她……”

  “她是妖,毋庸置疑。”夜摇光平淡的说道,“只不过……”

  夜摇光将梦寻的事情一一道来,听得有些多愁善感的唐氏抹了眼泪:“嫂夫人可真是个可怜的女子。”

  “嫂夫人倒是和阮思思有些相似。”秦敦不由叹道。

  “完全不一样。”夜摇光摇头,“思思是被妖物强迫妖化,且手上沾了人命,我纵使再怜惜她,也无法救了她,她自己也知晓她有罪孽,才会为我挡下一击,来减轻罪孽。梁成蹊心胸豁达,思思的魂飞魄散没有让他入魔,反而让他放下心中的牵挂,愿长伴青灯来为思思祈福。而梦寻则不然,她虽则是妖身,却是树妖之身,这树妖应该是在化形期遇雷劫化形没有渡过,就遇上了梦寻。花树之妖与动物之妖不同,它们在化形之前都不能离开生长之地,一般能够修炼的花树都长在深山老林,偶有几个凡人会到达,也不太可能主动攻击它们,所以那树妖在遇上梦寻之前都不曾沾染杀孽,后来被梦寻吞噬,梦寻更是爱惜羽毛,不但没有为恶而且一心向善,我无法昧着良心收了她,还有辜濛若是失去了梦寻,恐怕会变成一个恨世之人……”

  夜摇光的眼底透着剧烈的挣扎,活了两辈子她都没有遇上这么棘手的事情,她完全没有任何着手的地方。她倒是可以帮助梦寻剔除妖骨,成为一个凡人,可梦寻的修为并没有达到百里绮梦的高度,也是堪堪化形,还没有淬体,若是强制性的剔除妖骨,梦寻要去了半条命,活也活不了几年,这和杀了她也没有区别。

  “小枢,那你便当做没有见过嫂夫人吧。”最后秦敦忍了半晌才小心翼翼道。

  见此,夜摇光摇头苦笑:“也许我真的要明哲保身一次。”

  既然梦寻不为恶,那么就算夜摇光放过了梦寻,梦寻没有沾染罪孽,她自然也没有影响。而以后梦寻会不会碰上其他修炼者,是个什么样的结局,那都与她无关了。

  秦敦闻言松了一口气,而唐氏总是细心一些,她轻声问道:“灼华姐姐,你可否帮一帮嫂夫人。”见夜摇光扬眉,唐氏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让嫂夫人日后不容易被人发现……”

  “梦寻遇上的第一个修炼者不是我。”夜摇光淡声道,“她身上定然有之前遇上的人相赠的宝物,所以那日才能够躲过我的追寻,只不过这个宝物非凡,她轻易不会催动,应当会耗费巨大的修为。”

  既然已经有前人做了,她也未必做的比前人做的好,纵观她身上能够镇住妖气的就只有紫灵珠,梦寻与她非亲非故,便是她同情梦寻的遭遇,却没有善良的将紫灵珠相赠,紫灵珠是她用生命和温亭湛三年的自由换来,这世间值得她交出紫灵珠的人只有温亭湛。

  唐氏这一提醒,倒是让秦敦反应过来:“小枢,你不是说人与妖朝夕相对,会被妖气所伤,那长宇呢?你可有法子……”

  “每个人都要为每个人所选择付出代价。”不等秦敦说完,夜摇光就否定道,“虽则我这样说有些冷血,毕竟辜濛若是嫌弃梦寻或是害怕梦寻影响他的寿数都抛弃梦寻是个薄情人,他如今所作所为乃是真男人的表现,可并不能因为他重情重义,就值得我为他担上逆天改命之罪。”

  “逆天改命?”秦敦和唐氏对视了一眼,呐呐道,“罪名这般大……”

  “敦子,我说过梦寻遇上的第一个修炼者不是我,既然对方也选择放过了梦寻且还以宝物相赠,说明对方不论是修为或者德行都在我之上,这样的人如何会不知辜濛和梦寻在一起的后果?又如何会不提醒他们?若是可以,已经帮了梦寻连宝物都舍了,为何不相助辜濛呢?”夜摇光反问,她倒是不责怪秦敦,毕竟秦敦并不明白其中的轻重,也是出于一份朋友之谊,所以很耐心的解释,“我知晓你心里难过,他们是你的朋友,你为他们遭受的不公而愤,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彼此相依却又因为相依而相伤自己却无能为力而恼。可敦子,这世间真的是很多事很多人,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因为我们亦是凡人,而不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