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10章 两妖物耳
  很快,金子就在河滩边寻到了一只白琵鹭。

  这只白琵鹭体型非常的大,全长约莫有一米三,全身羽毛白色,眼先、眼周、颏、上喉裸皮黄色;嘴长直、扁阔似琵琶;胸及头部冠羽黄色;颈、腿均长,腿下部裸露呈黑色。眼睛非常的犀利,夜摇光追过去的时候,芦苇直飞,东倒西歪,而金子正威风凛凛的骑在白琵鹭的脖子上,白琵鹭被压着趴在地上喘息着,两者很明显大干了一场,四周没有动物的气息。

  “行了,欺负一只没有化形的动物,还嘚瑟。”看着扬着脖子求表扬臭屁的金子,夜摇光一巴掌拍在它的脑袋上,“快问问它,知不知道蜈蚣精的下路。”

  “呜呜……”金子觉得堂堂一只六道之外的神猴过得最悲催的就是它,做事情不但没有奖励还要被暴力,猴子的小心脏都已经碎了一地,但是在夜摇光淫威之下,它只能和白琵鹭开始交流。

  白琵鹭已经被金子给打怕了,它完全不敢反抗,对于金子要知道的事情,它还真的知道,那一对蜈蚣精年纪比它可小多了,而且就是在它的地盘出生。

  “快带我去它的老窝。”夜摇光觉得这只蜈蚣精肯定不会蠢得留在老窝,可只能通过它的老窝寻到解毒之物,一般的蜈蚣毒大夫自然可以解,但是成精的蜈蚣那就是妖毒,可不是大夫可以解开,她虽然说有什么就寻陌钦,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无时无刻的麻烦陌钦。

  夜摇光果然没有在蜈蚣精的老窝寻到那一只漏网的蜈蚣精,为了节约时间,夜摇光直接让金子问了白琵鹭,最后在蜈蚣精的老窝不远处寻到了一只开了灵智的复齿鼯鼠。

  这复齿鼯鼠的粪便与尿液的混合物夹以少量砂石干燥凝结而成便就是五灵脂,可用于瘀血内阻、血不归经之出血,如妇女崩漏经多,色紫多块,少腹刺痛。既可单味炒研末,温酒送服,又可与其他药物配合使用。在《本草纲目》之中列举的解蜈蚣毒的药就有五灵脂。

  无疑,这就是解药。

  夜摇光也是寻了一会儿,才寻到五灵脂。最后让金子问了问白琵鹭可知道蜈蚣精还有其他去出,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之后,夜摇光就带着极品五灵脂回去,先救人,其他的再慢慢说。

  夜摇光回到了府衙已经是晚上,也顾不上晚饭,就直接先用五灵脂下药救了唐氏,才去洗漱沐浴,然后用膳。秦敦也不好意思先吃,一直等着夜摇光,夜摇光一边吃着一边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了秦敦。

  秦敦顿住了手:“按照小枢所言,那背后的人很可能是小枢的同行。”

  若非同行,怎么可能知晓那一口锅的独特之处?又如何帮助蜈蚣精?

  “我也这样想过,但不是。”夜摇光摇了摇头,“若是与我是同道之人,他若志在那一口锅,就不会让徐氏来害珩哥儿,毕竟你们与他无冤无仇,这背后的人肯定是与你有过节而你不自知之人。如果他和你们有过节,他的修为定然不低,我给你的这些东西不可能拦下他,他完全可以将蜈蚣精带入府宅,虽则如此他也要背负杀孽,但到底大罪孽都被蜈蚣精所背负,这是他最好的办法,可他没有这般做,所以我觉得不可能是与我同道之人,若是修为不济也是不可能。”

  “我今日仔细的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这凤翔府我与何人结怨。”秦敦摇头道,“小枢,会不会是蜈蚣精寻到这人,以赵家的锅为利,与那人做了交易,那人才如此做?他之所以不敢将蜈蚣精带到我府上,应是知晓我府上有你的符篆,顾忌我背后有你,所以才迂回暗害。”

  夜摇光咬着筷子,想了想才皱眉道:“你这个说法倒是说得过去,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何处不对?”秦敦连忙问道。

  “第一,妖精和我们是天敌,与我们为谋不啻于与虎谋皮。它是妖精,我们除了它们就是功德,功德可以抵消罪孽。更遑论它害了人,这样功德就更大,这是一个大把柄,就算蜈蚣精遇上了我们这样的人也不敢公然玩火**,将自己往死路上逼。”夜摇光搁下碗筷正色道,“第二,就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这个蜈蚣精它还没有化形,修为不高,它无法与人交流,如何将它的想法表达给要暗害你的人?”

  她要找蜈蚣精的老巢,还得让金子寻一只白琵鹭,那白琵鹭也是没有化形,她都听不懂白琵鹭的话,没有金子她遇上蜈蚣精都是枉然,这世间的确有通动物兽语之人,但这类人得天独厚,一般不会为恶,否则下场比灵修更惨。

  “难道神识也不可交流?”秦敦在夜摇光这里听说过神识交流,当初在书院让温亭湛画郭媛的时候,夜摇光当着他们的面示范过。

  “神识交流也得语言相通啊。”夜摇光哭笑不得,“别说不可以,就算可以,任何一个修行者都不可能让一个妖物与自己神识相通,这是在玩命!有些妖精是会侵蚀神识,澳门赌博网站:从而大量吸收修炼者的修为提高自己的修为。”

  一时间秦敦也陷入了苦恼之中,夜摇光吃饱了也趴在桌子上沉思,这时候小乖乖又飞来了,夜摇光打起了精神,伸手接下温亭湛寄来的信,将信展开,上面只有一句话:两妖物耳。

  电光火石,夜摇光一拍自己的大脑:“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她因着给秦敦下套的明显是人,就一直往人去想,钻入了死胡同。如果是蜈蚣精认识一个已经化了行的妖物,这个妖物正在某一个人的身边,而蜈蚣精求到了这个妖物的门前,这个妖物甭管是用了什么办法,比如枕头风吹动了给秦敦下套的人,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么?这个人其实也许真的和秦敦没有仇怨,纯属被蛊惑比如博美人一笑。而这也恰好解释得通为何蜈蚣精没有入宅,因为帮它的也是一个妖物,也不敢闯秦敦的府宅!

  果然还是她家阿湛聪明绝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