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08章 千里送红绳
  原来秦珩的奶娘是个年轻的寡妇,孩子才刚刚出生没有几个月就死了丈夫,留下她和孩子还有不良于行的公公和勤奋的婆婆,由于丈夫是独子,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没有进项,她才想找个大户人家的奶娘活路,给家里省下一人的口粮也可以赚点月钱。唐氏选择奶娘的时候,一是她各方面都符合唐氏的要求,二是唐氏怜悯她的遭遇。巧合的是她的家也在青山村,昨天晚上她接到同村的人报信,说她的孩子不好,才连夜出府回家去看看,原来孩子是染了风寒,高热不退,她守了一整晚,直到早晨孩子的热退了,才急忙赶回来害怕秦珩饿着……

  “为何它会知晓徐氏是我府中的奶娘?”不得不说,秦敦为官近四年,很多东西他已经驾轻就熟,看事情也开始一针见血。

  “是啊,我也想知晓。”夜摇光也一时想不明白,这只蜈蚣精明显道行很低,它能够害了唐氏不奇怪,因为唐氏和秦敦是夫妻,身上有了秦敦的气息,这种气息人肯定闻不到,动物尤其是成了精的动物就是它们的天性,可奶娘却不可能有秦敦的气息,它还这么聪明的拐了弯?

  要知道这只蜈蚣精是潜入不到秦敦的府邸,就更不可能知晓秦敦府里有什么人。这不是妖精,尤其是低等妖精的思维,而是人的思维,那么就只能说有人和蜈蚣精勾结了。可一条连形都没有化的蜈蚣精。正常人都不可能知晓这是一条蜈蚣精,更不可能与之沟通交流。妖精没有化形,都是不会通人语,同样的人也不可能能够明白蜈蚣的交流方式,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他们这些修炼之人也不行。可若是非一般的人,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破不开她的一些符篆,让蜈蚣精直接潜入府邸呢?这岂不是更加的省事儿。就算是不想引起大阵仗,那也可以借个不引人怀疑的时机亲自将一条蜈蚣精带入府衙,一下子将秦敦一家不着痕迹的毒死岂不是一了百了?到时候杀人的也是蜈蚣精,他也不用担上风险。

  总有一个环节说不通,夜摇光和秦敦都陷入了思维的死胡同。

  最后夜摇光问道:“你可有得罪什么人?在长青县亦或是凤翔府。”

  要对付秦敦的人肯定不会没有缘故,定然是有冲突,既然从蜈蚣精那里想不明白,那就换一个角度来想。有什么人是会利用到这件事来对付秦敦。

  秦敦仔细的想了想,却是摇头:“三年前我被派遣到长青县为县丞,许多事情根本插不上手,并无与人结怨,虽则去年升任了县令因为政策的缘故,与县内不少商户有了些利益摩擦,可也不至于此。”

  “这一年你插手的案件,可有牵扯到大人物?”夜摇光又问。

  虽然知晓可能性比较低,毕竟若真的扯到了大人物,萧士睿他们不可能不知晓,既然萧士睿没有提到过,秦敦这几年应该还算顺逐。

  秦敦依然摇头,长青县算是偏远贫瘠之地,这里要遇上大人物不容易,偶有那么几个也是来去匆匆,哪里来得及结下梁子?

  “你先去休息吧,养足精神。”夜摇光轻叹一口气道,“明日你若是有公务在身,就派一个人带我去青山村便是,我总觉得背后一双手要你自乱阵脚,从而出大纰漏,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是不要随我一道,以免被人按上了因私忘公的罪名。”

  秦敦仔细想了想点头,他也隐约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而后,亲自送了夜摇光去客房。夜摇光洗漱之后并没有立刻入睡,而是躺在床上好生想了想其中想不明白的地方,想着想着差一点就进入梦乡却听到了小乖乖的声音,于是她又翻身而起,迅速到了窗边,推开窗子,小乖乖就扑棱着翅膀飞了进来。

  “咯~~~”小乖乖的叫声格外的奇怪,有点像鸽子又不像。

  夜摇光将它抱在怀里,从它的身上取出一个小锦囊,锦囊里面有一个小纸卷,还有一根红绳,夜摇光看着编织得有些粗糙的红绳绽开了纸卷,月光洒落,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

  山谷满雨笋,荫筠修竹恩;

  心空为谁痴,千里送红绳。

  夜摇光顿时脸一红,如果温亭湛就在他面前她非啐他不可,人家竹子空心一直被赞誉为虚怀若谷,是谦虚不媚世俗之态,这会儿他竟然用来做情诗,竟然以竹子自喻,说自己的心空是因为相思,所以寄来红绳以表达心中的思恋。

  “真是肉麻死里!”夜摇光将信纸往桌子上一扔,然后握着仿佛着了火一般红有些烫人的红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把玩观看,又不由嫌弃的哼了一声,“真丑。”

  不用想,这肯定不是外面买的,买的哪里是这样歪歪扭扭的造型,肯定是出自做什么事都力求完美的温公子之手,不过他应该是今日才接触这玩意儿,所以时间有限,就编织了一条拿得出手的给她送来。

  夜摇光还是将之戴在了手腕之上,摸着有些粗糙的绳子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随后又起身,将扔在梳妆台上的信纸拿起来,叠好之后放在身上,才转身去了隔间,点灯研磨给温亭湛回信。

  开篇第一局就是不知爱竹之人见到这首诗会是这样的表情之类的话语,刺了温亭湛几句,就转入了正题,将秦敦的事情告诉了温亭湛,以及她和秦敦一时间想不透之处,还有就是她担心这背后有推手等等所有烦恼一股脑的倾诉了给温亭湛,写完才发现竟然写了厚厚的五张纸。将之密封好,房间里正好有信封。

  “小家伙,别休息了,我有急事,你快点回去吧。”夜摇光渡了一点五行之气进入小乖乖的身体里,在小乖乖歪着头蹭着她之际,将她推了出去,看着小乖乖飞向天空,消失在夜色之中,才折回身睡下。这一下子,仿佛心中的石头都放下了,澳门赌博网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