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07章 蜈蚣毒
  “竟然是蜈蚣精。”夜摇光惊讶道,旋即皱眉,“蜈蚣喜阴,出现在灶头的可能不大。”

  而且已经修炼成精的蜈蚣,怎么会选择在一个普通农户家中盘旋?

  “当真是那两条蜈蚣之故?”秦敦当时一刀砍断一条蜈蚣,心里就咯噔一下,背脊都莫名其妙渗出冷汗,他只当自己是从未见过这样大的蜈蚣,所以一时惊住,就没有往深处想,现在回味过来才懊恼的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袋,“是我大意了!”

  “这东西你如何防备?”夜摇光宽慰道,“你若都能够识别出妖精,还要我们这些人作何?索性这两条蜈蚣精的修为不高,你夫人中的妖气已经被我驱散,可她体内还有毒,应当是蜈蚣毒无疑,索性中毒并不深,你之前寻得大夫开的药内应当有可以缓解蜈蚣毒之药,所以才误打误撞保住了你夫人的性命,但你夫人中毒已久,我晚点试一试行针可否为她解毒,若是不行,那就不得不寻到这只蜈蚣精的老巢。”

  万物相生相克,毒物十步以内必有与之相克的解药。

  “它为何要对我夫人下手?”秦敦心里很愧疚,夫人这是受了他的牵连遭了无妄之灾。

  “这两条蜈蚣精修为还很低,否则凭你能够杀死?”夜摇光解释道,“你身上戴着我送的符篆,没有形体的妖物都无法靠近你,它心中不甘,自然只能寻你夫人下手,更遑论你让它丧偶,它估摸着也想让你感同身受它的痛苦和恨意。”

  好在这两只蜈蚣精的修为还太低,否则秦敦一家恐怕都遭了毒手。秦敦大婚的时候,她送了一整套的镇宅之物,进来之时发现秦敦都用了,庆幸她当时的明智之举,不然蜈蚣精防不胜防,虽然钻入秦敦家的厨房,在水里分泌一些毒液,后果不堪设想。

  秦敦没有再说话,夜摇光看着他自责的模样摇了摇头,也不搭理他,自己开始用膳,用完膳秦敦也草草的吃了几口,就随着夜摇光去给唐氏施针,虽然将毒素给逼到了一处压制住,但到底无法根除,她用五行之气也只能修复唐氏被毒素侵害的五脏六腑。

  “只能去寻蜈蚣精。”夜摇光凝眉道。

  “我要从何处下手?”秦敦全无头绪,这蜈蚣精又不是人,需要户籍路引,它愿意随时可以翻山越岭。

  “我明日先随你去蜈蚣精出现的那户人家。”夜摇光伸手拍了拍秦敦的肩膀,“你好生歇息,白日里要去衙门,这一县的大小事务都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别把身子拖垮,你的夫人交给我。”

  “有劳小枢。”秦敦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老爷,老爷,您快去看看少爷!”夜摇光才刚刚走到门口,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妇人就慌乱的冲了进来,抓着秦敦的衣袍哭泣道。

  “珩哥儿怎么了?”秦敦顿时面色一变,然后就急冲冲的朝着房间的另一个方向跑去。

  秦珩乃是秦敦和唐氏的长子,虚岁才刚刚两岁,原本是跟着母亲住,可后来唐氏生了病,怕小孩子身子弱被过了病气,就另辟了一间屋子。

  夜摇光也跟着过去,屋子距离唐氏也就隔了两间,在回廊上转个弯就到,一踏进屋子就听到方才那妇人哭喊道:“老奴今儿一直陪着少爷,他不哭不闹,就没有多想,到了晚间少爷怎么叫也叫不醒。”

  “请大夫没有!”秦敦焦急的压抑着怒吼。

  “老奴已经让人去请大夫……”

  “让我看看。”夜摇光走到近前沉声道。

  “小枢,你快看看。”秦敦似乎这才想起夜摇光就在这里。

  小孩子独特的小床上,一个面色莹白如玉的小肉团安安静静的睡着,他眉目也是舒展开,完全没有一丁点不适和不舒服之处,难怪照顾他的人也没有察觉他的异样。

  夜摇光掌心运气,悬浮在秦珩的上方从头到尾走了一遍,秦珩身上没有妖气,不是妖物所为,她的手才贴在了秦珩的身上,五行之气蹿入小小的身体,才发现秦珩是中了毒!她解开了秦珩的襁褓,身上没有任何被咬或者刮破的痕迹,目光一沉她侧首看向那哭着的妇人:“你是珩哥儿的奶娘?”

  “她不是,她是露儿的陪房,露儿的奶娘,露儿病后,珩哥儿一直让她照料。”秦敦解释着,然后环视了一周,才低喝道,“奶娘去哪儿了?”

  “她今儿下午身子不适,老奴就做主让她去歇息……”唐氏的奶娘喃喃道。

  “不适?”夜摇光连忙问道,“可是头痛、呕吐、发热?”

  唐氏的奶娘连连点头:“是,她说头疼的厉害。”

  “这是中了蜈蚣毒的症状。”夜摇光侧首看向秦敦,“她应该是被蜈蚣所咬之后给珩哥儿喂了奶,所以她身体里的毒素顺着奶而进入了珩哥儿的身体里,珩哥儿还小,自然承受不了才会出现昏迷。”

  唐氏的奶娘吓得脸色煞白,她跪在地上抓着夜摇光的衣摆:“公子,公子,您快救救少爷,没了他夫人会活不了……”

  “珩哥儿还有救,他应该并没有吃多少奶水。”否则就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早就已经休克。

  “今儿奶娘奶哥儿之时,哥儿便不愿吃,当时奴婢们还说哥儿是知晓夫人不好,心里也难过,晌午的时候奶娘就不适,厨房里也就解暑的绿豆汤,奴婢见哥儿哭闹饿的厉害,就做主给哥儿喂了些绿豆汤。”这时候一个丫鬟上前说道。

  “绿豆汤有清热解毒之效,你的无心之举救了珩哥儿一命。”夜摇光了然的点了点头。

  而后取出银针,给秦珩行针,她刚刚行完针大夫就来了。大夫也说,幸得老天保佑,不然这样小小的一个人儿,只怕是熬不住这么剧烈的毒,而秦敦派人去寻奶娘,奶娘已经高热不退,人事不省,只能先让大夫救治,只能从旁人打听奶娘为何出府,来推测她是在什么地方被蜈蚣所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