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06章 是妖作祟
  为了避免分别的伤神与不舍,澳门赌博网站:第二日一大早,夜摇光天还没有亮就动身去了凤翔府长青县。然而,她离开之时,恰好一夜忙碌回来的单久辞看到了她的背影,立刻就去寻人打听了夜摇光的去向。因着这件事,只有萧士睿和温亭湛知晓,单久辞自然是没有打听出来。

  “公子,属下无能,没有打听出夜姑娘的去向。”单久辞的得力下属垂首回报。

  “去查一查,与夜姑娘有交情之人可有陷入困境者。”单久辞用着早膳道。

  “你这是何苦?”住在单久辞府中的好友苗鸣看着退下去的人摇头叹息道,“那位夜姑娘,身份非常,她所结交之人还包含我们伸手不及之处,便是她真的是因朋友之故,你也未必查得到。”

  “她与温允禾才重逢不久,若非是交情颇深,不可能让她此时撇下温允禾离去。”单久辞道,“若当真是非世俗之人,我去寻月大师卜上一卦便是。”

  苗鸣皱眉:“阿辞,你已经越陷越深。你须知若真是因世外人之故,你就是知晓她的去因也无用,为何还要去劳动月大师?”

  单久辞的手顿了顿:“温允禾这个人极难对付,夜摇光是他唯一的弱点。”

  “你心中当真如此作想?”苗鸣目光犀利的看着单久辞。

  单久辞唇角一扬:“否则呢?”

  苗鸣悠然的说道:“但愿,她永远是温允禾的弱点。”

  永远是温允禾的弱点,而不会同样也成为你的弱点。

  当天下午,单久辞就知晓了秦敦之事,他在书案上圈出了凤翔府,指尖敲击着桌面,好一会儿对外喊道:“备行程,去长青县。”

  而此时,夜摇光已经进入了凤翔府,天将擦黑的时候,到达了长青县的府衙,恰好碰到了从外面乘轿回来的秦敦。

  “小枢!”眼下青黑,眼神黯淡的秦敦看到夜摇光,顿时明亮了起来,连忙大步上前,上阶梯的时候都险些因为激动而被绊倒。

  “你也不嫌丢人。”夜摇光伸手扶住秦敦。

  秦敦憨厚一笑:“快,我们进屋去。”

  于是一边连忙引着夜摇光进府衙,一边吩咐管家快去准备吃食和房间。

  “先别忙了,带我去看看你夫人。”夜摇光一把拉住秦敦。

  “好。”秦敦心里也急切,夜摇光也不是外人,他也不客套,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带着夜摇光直接去了他们的主屋。

  一进主屋,夜摇光就看到了凡人看不到的一层浅绿色的光芒在屋顶之上浮动,这是妖气!她迅速的破门而入,也不顾里面的丫鬟,掀袍就坐在床榻前,看着唐氏的脸,有一种人之将死的金色,而她却看到两条细长的绿线沿着她的鼻子两侧在浮动。

  夜摇光指尖凝气,迅速掐出一个手诀,点在了唐氏的眉心,五行之气一圈圈的在以夜摇光指尖为中心在唐氏的额头之上荡开。

  被夜摇光拂开的唐氏的丫鬟这会儿醒过神,想要上前制止,却被晚到一步的秦敦给拉开:“让开。”

  “老爷,您怎么能让外男近夫人的身……”唐氏的丫鬟惊慌道。

  秦敦目光一冷:“来人,袖心不知规矩,冒犯贵客,将她拖下去,重责十杖,关入柴房,任何人不得去探视。”

  这时候将唐氏体内妖气驱除的夜摇光收回手,看着气势凌然的秦敦,果然是在官场上打滚了几年的人。看着被拖下去的丫鬟,夜摇光皱了皱眉,这个丫鬟真的太没有规矩,既然是秦敦亲自拦住了她,她心中纵然有着千般担忧,万般不赞同,也不能这样直接嚷嚷出来,若是有外人听到了,他们夫人的名节还要不要?恐怕这个丫鬟的背后有人撑腰,才敢这么大胆,好在她的丫鬟都是自己培养的,应该说好在温亭湛没一堆可以牵制他的莫名其妙的长辈。

  秦敦看了看唐氏的面色,连忙问道:“小枢,露儿她如何了?”

  “你先去换身衣裳,我也有些饿了,我们边吃边说。”夜摇光没有立刻回答,看着还穿着官服的秦敦道。

  秦敦纵然急切,但也不能不顾及夜摇光的胃,于是依言去洗漱更衣,夜摇光在宅子里四处走了走,没有发现不干净的东西和妖物的痕迹,眉头又皱了起来。一边沉思着,一边去了饭堂,等着秦敦。

  很快秦敦就赶来,下人一边上着菜,夜摇光一边道:“你夫人是中了妖气,可你们府邸除了你夫人身上没有任何妖物的痕迹,你夫人佩戴也没有,由此可见你夫人是在外染了妖气。你想一想一个月前你夫人去了何处,这妖物对你夫人应该无所图,既然如此它要么是误伤了你夫人,要么就是报复你夫人。”

  妖怪可不是神经病,没事就找人发泄。如果不是利益冲突,那就是恨意,夜摇光想不明白一个内宅妇人怎么就招惹了妖物。

  “我问过,露儿并没有去过特别之处。”早在唐氏病倒之际,秦敦就查了所有可能染病的病源,“露儿极少出门,她不可能和妖物有牵扯。”

  “如果不是她之故,就是你之因,你想一想,最近你可有遇上奇特的事情。”夜摇光又道。

  “奇特之事……”秦敦皱眉苦思了一会儿才道,“到真有一桩……”

  那是三个月前,衙门接到了一场杀夫案,说是长青县下青山村有个妇人毒杀了丈夫,死者是个货郎,外出贩卖归家用了家中的饭菜,第二日就面色发黑,身体僵硬的死在床上。因为查不到证据,秦敦觉得另有隐情,于是仔细问了犯妇经过,犯妇说她没有下毒,饭菜的的确确是她亲手所做,而她和婆婆早一步用了同样的晚膳,但婆媳二人并没有事情,丈夫因为归家晚,用的是预留的等到他回来再热的饭菜却中了毒,勤奋的妇人又将碗筷都洗干净,完全找不到毒药的痕迹。

  在犯妇的描述中,做饭菜和热饭菜之间的差异就是热饭菜的时候她听到了噼啪声从锅底传来,她只竹片的竹节,秦敦却抓住了这一点,于是他去犯妇的家中,专门研究了炉灶,最后在锅底发现了两条长一尺的大蜈蚣盘在锅的边缘!秦敦眼疾手快的砍断了一条,另外一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