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805章 暂别
  “是陌大哥送来的信?”因为除了她和温亭湛,就只有陌钦才能够指挥得动小乖乖。

  “是戈姑娘亲笔所书,寄到了帝都,士睿让小乖乖送过来。”温亭湛解释道,为了以防万一,他把小乖乖留在帝都,所以他解下信和请柬,就将小乖乖放飞,方向自然是帝都,而后将戈无音的信递给夜摇光。

  夜摇光接过来一看,戈无音的信中提到今年年后云非离就出关了,他的修为大有精益,将云夫人以往给他灌得那些东西都给彻底吸收,少了一个后患,还提到去年云夫人便因云垣而死,缥邈仙宗如今可谓一片愁云,云非离寻她商议过,希望他们的大婚能够让缥邈仙宗恢复一些朝气。

  他们世外之人,并没有守孝三年的规定,一般都是至亲去世半年内不能办喜事,以示对至亲的尊重。按照戈无音所言,云夫人到了六月就已经去世了大半年。

  “缥邈仙宗倒是厄运连连。”夜摇光叹道,她想到了缥邈仙宗的宗主和云笠大长老都是无妄之灾。

  对此,温亭湛保持沉默,转而道:“我们接下来可有的忙,但愿不要再有麻烦事。”

  夜摇光耸了耸肩,无奈的对温亭湛:“我天生下来就是麻烦缠身,你啊,摊上了我,可别想多清闲独善其身。”

  从前世到现在,夜摇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职业的特殊性,她总是摊上一大堆事儿,当然前世也有她想要用忙碌来麻痹自己的缘由,那时候一心只想让自己没有空闲的事情,修炼一到了瓶颈,她就会去寻很多事儿,却在不经意间断了很多人的财源,遭了不少人记恨。从而,养成了她闲不下来的习惯,今生倒好就算她不去找事儿,事儿也会寻上她。

  “能为摇摇排忧解难,我之幸。”温亭湛眼眸之中散开温柔的光。

  这倒不是温亭湛最甜哄夜摇光开心的甜言蜜语,而是发自肺腑,他是真的很享受并且乐意做这些事情,因为这样才能够一点点的在夜摇光的心中将他的形象拔高。

  夜摇光可不知道温亭湛心中的想法,唇角一扬,高兴的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早些歇息。”

  “好。”温亭湛点了点。

  两人隔着一道门槛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明明就是在同一个地方,可就是生出了不舍,但这是佛门圣地,处于对源恩大师的尊重,温亭湛也不会厚着脸皮去挤夜摇光的被窝,即便他什么也不会做。

  最后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夜摇光先关上了房门,温亭湛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一夜,两人都是好眠。第二日,他们就寻了源恩大师辞行,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杜家村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带了三日,转眼就是四月下旬,温亭湛还有六七日的假日,两人正准备启程回帝都,可温亭湛又接到了小乖乖从帝都传来的信件,这次看过之后,温亭湛的面色沉凝。

  “发什么了何事?”夜摇光连忙问道,“是蚊子他们出事了?”

  夜摇光极少看到温亭湛这样的凝重的脸色。

  “不是。”温亭湛将信递给夜摇光,“是秦敦的妻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命在旦夕。”

  信中提到了前因后果,秦敦的妻子唐氏一个月前突然出现了夜难安寝,初识大夫都说这是唐氏生了孩子留下的病根,让唐氏不要多思多虑,开了一些安神的汤药,可却完全没有药效,唐氏依然睡不好觉,半月前开始夜夜惊梦,几天前夜中惊起眼中竟然突发幽绿之光,光芒犹如两蹙灯笼一般在黑夜之中格外的醒目,险些没有将秦敦给吓到,秦敦连忙去摇晃唐氏,结果唐氏竟然伸出双手去掐秦敦,最后秦敦一刀将之劈晕,可从此之后唐氏就再也没有醒来……

  “恐怕不是正常的疾病。”夜摇光看完了秦敦的信后,眉头一皱,秦敦是抱希望于温亭湛的医术,可这并不是正常的病症,若是没有前头的夜不能入眠,倒是有点类似夜游症,“你回去帝都,我去吧。”

  还有几日温亭湛就要开始上朝,秦敦在凤翔府长青县为县令,从他们这里到凤翔府就有两千里路,而凤翔府到帝都夜有两千里路,就算是骑上绝驰,这样绕了一圈,再到帝都恐怕夜游六七日,温亭湛完全来不及。

  “我随你一道去看一看。”温亭湛想了想才道:“你带我去。”

  夜摇光御剑而行,从这里到长青县一日即可。

  “湛哥儿,你听我的先去帝都,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分开,可这件事并不是一两日就能够解决,要耽搁多少时日,我也不知,你才刚刚入朝,万不能因此而落人话柄,我先去长青县看一看,若是非我所想,我再传信给陌大哥。”夜摇光解释道,“你就放心吧,我定然会早些回帝都。”

  温亭湛没有说话,漆黑如同珍珠一般内敛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夜摇光,伸手将夜摇光垂下的头发撩至耳后,指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摇摇,我已经有三年不曾为你庆生。”

  夜摇光才想到五月初是她的生辰,也就十日的功夫,原来温亭湛是因为这个不愿和她分开,他果然将她的事情无时无刻的记挂在心里。

  心头一暖,夜摇光双手捧着温亭湛的脸,将他的头往下拉,用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我原是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可我却不能不把你的心意放在心上,这不是还有十日的时间?这十****就好好去费些心思给我办生辰宴,备上我喜爱的礼物,一定要让我惊喜,五月初四我一定排除万难赶回去可好。”

  温亭湛的双手覆盖她的手上,内敛的眼眸幽静的看着她,抿着唇好一会儿才道:“好,我在帝都等你。”

  夜摇光立马在温亭湛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真乖。”

  为了解除温亭湛的相思之苦,也是放心不下,夜摇光驾驭着天麟用了一天的时间将温亭湛送到了帝都,在已经归置好的状元府歇息了一晚。